第194章 皇叔公(1 / 1)

话说南宫瑾那边,自从他带着南宫冀回来之后,容妃就隔三差五的让他带着南宫冀进宫。

慕容婉在太师府求助无果之后,也将重心放在了南宫冀身上,还真像个母亲那样对南宫冀呵护备至。

南宫瑾并没有搭理她这般献殷勤,左右他们能待在上京城也不过是这小段时间而已。

只要慕容婉安安分分,这上京城的景王府,她一直都可以住下去。

而慕容婉却是不可能安安分分的了,南宫瑾离开了那么久,从来都没有给她来过一封书信,就连皇上和皇后都没有给她特别的照顾。

她好不容易把南宫瑾盼回来了,结果还带了个拖油瓶,她都还没有为南宫瑾生下一儿半女,居然被其他女人捷足先登了。

没有想到没了她的那个好妹妹慕容萱,南宫瑾居然还能接受别人。

既然是这样,于是慕容婉又心生一计,南宫瑾说南宫冀的生母已经去世了,现在整个景王府只有她一位女主子。

南宫瑾那么疼爱南宫冀,如果能得到南宫冀的承认,那她景王妃的位置就能坐稳了。

慕容婉现在也是一样很有野心,但她见识了那么多之后也有些认命了,她终究越不过身后的那个贵人。

但当个闲散的景王妃,在贵人的庇护下,她以后的生活也能过的非常滋润。

至于孩子,她会有属于她自己的孩子的,将来景王府的一切都只能是从她慕容婉肚子里出来的孩子的。

南宫冀毕竟只是个两岁的孩子,对于慕容婉带有目的的靠近,毫无察觉,但南宫瑾却是一清二楚的。

曾经还是待嫁姑娘的时候就能算计自己的妹妹了,经过这么些年跟在父皇那群只会尔虞我诈的后宫娘娘身边,南宫瑾不相信慕容婉能变好。

所以只要他在的时候,南宫冀的身边是绝对不允许慕容婉靠近的。

“爹爹,母亲就是娘亲吗?”

南宫瑾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南宫冀会问关于母亲的话题。

自从南宫冀能记事说话以来,南宫瑾都没有和他提到过任何关于母亲的话题。

南宫冀的身世南宫瑾不好和他明说,怕他受到伤害,再者是南宫瑾相信他一个人也能照顾好南宫冀。

“是的,母亲就是娘亲。”

“那,那为何母亲不和我们一起住,一起吃饭?”

南宫瑾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听明白南宫冀口中说的母亲是谁了,原以为南宫冀只是问母亲和娘亲是否是同一个人,没想到.....

“是谁告诉你那个人是你母亲的?”南宫瑾的语气不是很好,南宫冀还是第一次看见冷脸的爹爹,小朋友有些害怕,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南宫冀也不敢抽泣,只是流泪。

看见南宫冀眼泪流下来的那一刻南宫瑾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问题了。

温柔的替南宫冀擦去脸颊的泪水,轻声道:“府上的那位并不是冀儿的母亲,冀儿的娘亲不得已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留在冀儿的身边;

但她让爹爹告诉冀儿,她很爱你,她希望你能和爹爹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

南宫冀紧紧抿着唇,没有开口,双眼中还有水雾,小脑袋点了点,表示他知道了,他不敢张口,怕开口就会抽泣出声。

爹爹和他说过,男孩子要坚强不能随便哭喊的。

南宫瑾见状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将他抱在怀里。

“爹爹我们去找姑姑吧,冀儿好久都没有见过姑姑了。”平静后的南宫冀,想起了待他很好的江念和赵雪儿。

“好,回去爹爹就给你姑姑写拜帖。”说话的时候,南宫瑾望向远处,他这几天都带着南宫冀往返宫中,已经很少时间会想起江念(慕容萱)了。

自从江念和他说开了之后,南宫瑾并没有就此对江念没有了任何的想法,他对江念情感还是一样。

只是在外面游历的这些年,让他学会了压抑对江念的思念,收敛他的情感,直到现在有了南宫冀在他身边也分散了许多精神,想起江念的时间就变少了。

虽然知道已经没有可能了,但还是会想念。

南宫瑾带着南宫冀刚到景王府门口,就看到了正找来的江念和赵雪儿还有后面跟着的大批人。

“爹爹,是姑姑。”南宫冀眼尖,刚下马车就看见了江念他们了。

南宫瑾将人放在地上,南宫冀就往江念他们的方向小跑过去了。

南宫瑾把他教的很好,虽然那么多人都不认识,当跑到他们跟前的时候,平稳的停下脚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才移步到江念和赵雪儿的身边。

那么多人在,南宫冀没有要抱抱,一手牵着一个。

“姑姑,冀儿想你们了,你们想冀儿了吗?”

江念在看到南宫冀的时候眉眼就变的温柔起来,眼角带着笑。

不过在那么多人面前,她还未来得及回答,赵雪儿就替她开口了:“就是想你了才过来找你玩啊,你个小萝卜头回来之后是不是就把我们给忘了?”那么久都不来找她们玩。

“没有没有,冀儿刚刚还和爹爹说要去找姑姑的。”他早就想姑姑了,只是爹爹每日都要带他去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皇爷爷那里。

江念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南宫冀的头,而后,让身后的侍女将刚刚在街上买到的那些小吃食拿给了他。

这时南宫瑾也上前来了,看到凌司北还有些惊讶,滞了一下之后才对凌司北行礼。

“你的儿子?”

“是的,小皇叔,叫南宫冀,冀儿过来。”南宫瑾招来南宫冀。

“冀儿这是皇叔公,快给皇叔公请安。”

南宫冀看了眼没有任何表情的凌司北,心颤了一下,有些害怕,但还是听从了爹爹的话,行了个正式的跪拜礼。

“皇叔公安好,我是南宫冀。”

赵雪儿她们在一边忍俊不禁,凌司北这个年纪就成皇叔公了。

其实早就已经是皇叔公了,平王他们的那些孩子,都是叫凌司北皇叔公的,可怜的是他们的皇叔公连媳妇都还没有找回家。

凌司北看了眼边上的江念,“起来吧。”随后将身上佩戴的一枚玉佩取了下来,递给了南宫冀。

“皇叔公的见面礼。”

“小皇叔......”那个玉佩太贵重了,是南宫瑾的皇爷爷开国的时候寻来的玉石,皇爷爷自己打磨成型的,一共也才两块,他父皇一块,小皇叔一块。

“有缘。”江念对南宫冀的态度他都看在眼里了,她喜欢这个孩子,那他也会喜欢,反正都是南宫冀太爷爷的东西。

“战王也喜欢孩子?”

听到赵盛谦的话,凌司北转过头来越过赵盛谦看向江念,点了点头,江念喜欢他就喜欢。

赵盛谦也看到了凌司北看向江念的视线,他咬了咬牙,“本太子和太子妃也很喜欢,这次回去我们也准备要个孩子。”

听到赵盛谦说要和江念要个孩子,凌司北的脸立马就黑了,心绞着痛。

赵盛谦轻声一笑,走到江念的身旁,搂住江念。

一整个早上都一直盯着江念看,赵盛谦早就看不下去了,说到孩子的话题完全就是为了气凌司北的。

看着赵盛谦搂着江念的手,凌司北恨不得将那手砍掉。

南宫瑾虽然也知道江念和赵盛谦之间的关系的假的,再次听见他们谈到孩子的话题,赵盛谦那么光明正大的搂着江念,他还是忍不住心酸。

南宫冀也感觉到了大人们的不对,靠近南宫瑾,拉住他的手,仰着头对着他笑。

“去找姑姑吧。”前面的弩拔剑张,江念肯定也挺为难的。

南宫冀点点头,迈动着小短腿,重新回到了江念和赵雪儿的中间。

正好对上凌司北的怒气之后,江念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南宫冀的到来,正好为她解围了。

赵雪儿看完戏,适时开口:“太子哥哥,我和嫂嫂带小家伙去逛,你和众位大人去做你们的事情好了。”

江念也点了点头,她和赵雪儿跟着他们也没有什么用,都是她和雪儿两个人自己玩自己的,还不如和南宫冀逛街。

赵盛谦看了看江念,点头对赵雪儿说道:“也行,照顾好念念。”

“放心吧,他们会保护好我们的。”

都到景王府了,和赵盛谦商量好之后,江念和赵雪儿就准备跟着南宫瑾到景王府坐一坐。

听到江念不和使团一起游玩,凌司北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正好可以找机会单独接近江念。

他有很多话想和江念说,他也想搂搂她,和她说说话......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