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一拳(1 / 1)

凌司北那边回到战王府后,直接去了书房,他刚刚的先走一步,但他知道傅慎知肯定会跟过来。

秀姑已经将她怀疑冥赵太子妃是萱儿的事情都已经告诉她了,包括傅慎知遇上那个所谓的冥赵太子妃之后的异样。

按照秀姑的话来说,傅慎知也肯定已经怀疑冥赵太子妃的身份了,但是凌司北却没有收到傅慎知的任何传信。

傅慎知和徐衍两人和他可以说的过命交情的兄弟,凌司北也早就告诉过两人,慕容萱对于他来说的重要性。

这几年他到处寻找,他们都看在眼里,但这次的这个冥赵太子妃明明就已经那么明显了,他一眼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的萱儿,但傅慎知却没有通知他。

虽然说皇帝这次的寿宴他绝对不会缺席,总会回到上京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总觉得傅慎知还有事情隐瞒了起来,没有和他讲。

并且就是关于萱儿的!

所以现在凌司北在等着傅慎知过来,等他给他一个解释。

两人都是聪明人,凌司北回来了,傅慎知就知道他要给司北一个交代了。

“今日在游船的时候找机会和她私下聊过了,她说......她叫江念。”

凌司北沉着脸,俊眉微蹙。

江念?江老爷子的江?

“不管她叫什么,她都是我的战王妃!”只能是他的王妃。

“在驿站门前,司北你太冲动了。”

“冲动?慎知,我找了她四年了!”在凌司北的声音中可以听出那被隐藏的隐忍和悲痛。

他还没来得及和萱儿好好生活,还未告诉她,她对他的重要,她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

好不容易她真的再次出现了,他怎么能不冲动?

凌司北对慕容萱(江念)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没遇上就是谁都可以是战王妃,遇上了之后,就只能是她。

傅慎知有些无奈叹息,他如何不明白好友的隐忍?他自己的内心又何尝没有那份冲动?

“那明明她可以直接回来的,为何要更名换姓,隐藏身份回到上京城呢?”

傅慎知将肖白和他说的那一套说给了凌司北。

而听到傅慎知话的凌司北,黑着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缓和,只是一闪而过后,又沉了下去。

改名换姓的回来,肯定是有事情要办,那为何萱儿不直接找他呢?

萱儿应该知道,他凌司北在风凌权力,就没有他不能解决的事,为何要找上冥赵的太子呢?

“查过了吗?”

傅慎知摇头,没有查到,也没有从江念(慕容萱)口中听出什么。

“萱儿那边......”

“没有,冥赵公主一直和她在一起,他们也带了很多高手,四周把守精密,近不了身。”刚遇上,怀疑的时候,不管是傅慎知还是秀姑都已经在夜里前去打探过了。

凌司北沉默了片刻,“明日我也一起去。”

不管萱儿现在是因为什么事情要隐藏身份,他都要守着她。

凌司北在想着如何接近江念(慕容萱)和她说上话,傅慎知皱着眉在想江念改名换姓的另一个可能。

“司北.....”在心里纠结了很久,傅慎知最终还是开口了。

凌司北看了一眼傅慎知,示意他继续往下说,他不知道傅慎知要说什么,但他这个样子,明显是有话要说了。

傅慎知对上凌司北深邃的双眸,深吸了一口气。

“她进上京城之后也没有联系过医馆那边......”

“然后呢?”既然是隐藏了身份,必然不能随意联系医馆那边的人,毕竟他们是萱儿最在意的人。

“她和冥赵太子很早就认识了。”还是说出来了。

“早就认识是什么意思?慎知你为何会知道?”凌司北周身的寒气慢慢开始释放。

“两年前在蜀地,那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人就是冥赵太子。”

傅慎知话落,凌司北一个箭步来到了他的跟前,揪住了他的衣领。

“两年前?你两年前就已经找到萱儿了?”凌司北带着咬牙切齿的语气,严声质问。

傅慎知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意。

两年前,江念(慕容萱)刚失踪不久,凌司北最崩溃的时期,他们花费了很大的物力和财力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那个时候的司北每日只休息一两个时辰,醒来后又继续到处去寻找,也是那时候开始司北喜欢上了酒,开始酗酒,变的更加的阴郁。

傅慎知和徐衍都知道,凌司北“病”了,中了一种只有慕容萱(江念)才能解的毒。

但是他却在两年前遇到江念(慕容萱)之后,选择了隐瞒,没有告诉凌司北,让他们两个直至今日才再次遇见。

傅慎知有愧。

“两年前出发巡查,在蜀地偶遇过她,分开之后我跟踪了她,也看到了和她一起的冥赵太子。”

也就是知道了冥赵太子的身份,傅慎知才打消了通知凌司北念头。

毕竟当时慕容萱,不,江念说她现在过得很好,他和她提了司北和大家都在找她的事情,也说了她和司北之间是有误会。

至于什么误会,傅慎知没有多说,他一直认为这些事情应该由他们两个当事人来解决,当面说最好。

但是当时的江念也只是笑了笑,说了句会有机会的,让他回去和其他人说,不要再找她了,她已经找到她一直向往的生活了。

当傅慎知跟踪着江念看到了赵盛谦之后,他就以为她说的向往的生活,就是和冥赵太子的生活。

傅慎知仔仔细细的回想了江念的变化,他发现江念真的变了,她更加开心了。

傅慎知是对江念存了心思,但他也愿意看到江念能开心的过活,干坐了一整个晚上,最终才决定隐瞒遇上江念的事。

“嘭!”傅慎知被凌司北一拳打倒在地。

凌司北继续上前揪住傅慎知的衣领,红着眼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两年前,两年前!他和她又错过了两年。

两年的时间能发生很多事情,他还能把萱儿抢回来吗?他还能留住她吗?

“她当时说她找到她向往的生活了,很幸福,我......之后劝过你的。”傅慎知抬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凌司北这一拳真是完全没有留情,真疼!

幸福?可是他凌司北不幸福。

没有慕容萱(江念)在身边的日子比死还难受。

凌司北松开傅慎知,脚步小小踉跄了一下,要离开书房,他想去把萱儿绑回来!

“司北,再找个机会和她聊一下,搞清楚所有的事情,要是.....要是她......”要是她真的很幸福,就放手吧!

傅慎知对着凌司北背影喊道,最后的话他怎么呀说不出口了,眼前好友的样子是他没有见到过的。

傅慎知终究还是低估了江念(慕容萱)对凌司北来说的重要性。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