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也许是误会(1 / 1)

“念念,刚刚那个就是战王爷呀?”虽然身上风尘仆仆的,长得还挺不错的。

江念有些失神,听见赵雪儿的话,点了点头。

“你还戴着面纱,他怎么就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也许并没有认出来。”赵盛谦淡淡的开口,虽然他知道很大可能就是凌司北一眼就认出了江念。

他最先到达江念那边,江念看见凌司北之后眼眸中闪过的那一抹心疼,不容他忽视,那一刻赵盛谦就知道,风凌的战王凌司北就是江念心中的那个人。

但赵盛谦不是很想承认。

而且他和凌司北对视的时候,看到了凌司北眼神中对他的敌视,还有凌司北眼里对江念的那种深情,他都看见了。

但同时他也知道,凌司北直接到江念的跟前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傅慎知或者是之前遇见的那个女侍卫。

他们两个大概是对念念很熟悉,都已经对念念的身份存疑了,不能保证他们之间有人和凌司北通风报信。

“太子哥哥的意思是?”

江念(慕容萱)也看着赵盛谦,想听他继续说。

“那个傅大人和之前在龙安寺遇到的那个侍女,他们和战王的关系很好吧?”刚刚在门口的时候他都听见了,傅慎知是直接叫战王的名讳的。

江念颔首,她懂赵盛谦说的了,大概就是秀姑通知了凌司北吧。

只是江念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凌司北会是那样的表现。

虽然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冷漠的气息,但是她明显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喜悦中带着那一丝温柔和爱意。

可是怎么会是爱意呢?

江念没觉得自己看花眼了,刚刚在门口争执了那么长时间,凌司北一直盯着她看,她已经和他对视上了好几回了。

“我怎么觉得他对念念......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呢?”不像他们查到的那样,对念念没有感情。

已经自动将自己划到江念娘家人这边的赵雪儿,可没有错过观察凌司北的机会,这一观察不得了了,凌司北眼中明晃晃的深情全被她看在眼里了。

赵盛谦听赵雪儿直接将他心底里不愿承认的最大可能说了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的看了赵雪儿一眼。

赵雪儿被赵盛谦看着有点小怂,讪讪的抿了抿嘴。

随后两兄妹便将视线转向了江念。

江念还未回神,赵雪儿说出那句话之后,她想的就更多了。

只是赵盛谦两兄妹的视线太过于直白了,靠的那么近,没一会儿她就回过神了来。

“怎......怎么......了?”

“雪儿说的,你怎么看?”赵盛谦内心叹了口气,一脸正色的问。

江念这次沉默了许久,赵盛谦他们也没有着急,三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待着。

“其实,之前和他合作了那么久,他,还挺明辨是非的,而且我们合作的也挺愉快的......关于身份的事情顺其自然吧。”

江念并没有直面回答赵盛谦,这样的回答意思也是让赵盛谦和赵雪儿不用太过担忧,看在以前的份上,想必凌司北也不会拆穿她。

而且不是她不想正面回答,而是她现在已经乱了。

是在凌司北眼中看到的情,亦是跟随着凌司北身后出现的欧阳晴,无一不搅乱了江念(慕容萱)的心。

当初走的决然也是为了成全,两人为伴,三人不欢,何况当时的江念和凌司北也只是一纸协议的关系罢了。

见江念不愿意多说,赵盛谦只是内心感到有些无奈,并没有多说,就离开了。

赵盛谦离开之后,赵雪儿凑上前,念念在太子哥哥的面前可能不会说出来的话,但是在小姐妹面前就不一样了。

“念念......”

江念动赵雪儿的意思,叹了口气回答道:“再次见面其实挺乱的.....”尤其是凌司北给她的感觉。

明明之前离开的时候那样的不闻不问,现在却又让她有这样的错觉。

赵雪儿若有所思的点头,她也知道,这个战王对念念的感觉好像是不一样的。

“总觉得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有机会的话念念和他好好聊聊吧!”或许都是误会也不一定。

不得不说,赵雪儿真相了。

驿站门口插曲,在凌司北离去的时候就已经散了,原本因为凌司北的原因,那群带着赵盛谦他们胡吃海喝的大臣,愣在原地根本不敢挪动。

凌司北离开之后,他们感觉灵魂都得到了特赦,继傅慎知追随着凌司北的身后离开之后,大臣们也都纷纷离开了。

欧阳晴本来就不是和凌司北一块过来的,根本没有人带上她一起离开,她是最后自己驾着马离开的。

离开的时候欧阳晴看着驿站的大门,心事重重。

欧阳晴去城门口等凌司北也不过是为了给打击传递八卦,她想一步步发让舆论来逼迫凌司北就范。

没有想到在见到凌司北之后,凌司北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她,她骑着马跟在了凌司北他们身后。

更没有想到的是,凌司北居然第一时间不是回战王府而是来到了冥赵国使团下榻的驿站。

欧阳晴落后了凌司北一小段距离,当她来到驿站门前的时候就看到了凌司北和冥赵太子还有那位太子妃在门口的纠缠。

出于女人的直觉,欧阳晴认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

于是她快步的走到了凌司北身旁,让他放手,虽然走到凌司北不可能听她的,但是在那个冥赵太子妃面前,她潜意识的觉得必须那样做。

最后,欧阳晴还在凌司北的口中听到了他喊冥赵太子妃“萱儿”,欧阳晴不可思议的愣住了。

当时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人看出她的异样。

凌司北回到上京城,第一时间来找的就是冥赵太子妃,还有那一声“萱儿”,欧阳晴不笨,想了没一会,答案就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了。

她睁大双眼,怪不得,怪不得当初在龙安寺脚下遇见遇见这个冥赵太子妃的时候,秀姑和傅慎知那么不对劲。

原来,原来这个冥赵的太子妃就是失踪了四年之久的战王妃慕容萱!

凌司北对外称慕容萱生病了,在王府养病,整整快四年了,都藏得好好的,但欧阳晴却了解的一清二楚,毕竟所有的事情她参与了其中,都是知情的。

这些年一直追随凌司北,欧阳晴也隐藏的很好,没有露过馅,上次在龙安寺也是特地说给冥赵的人听的。

毕竟当时她和金玲也在猜测。

去城门等凌司北金玲没有跟着,从驿站门口离开之后,欧阳晴就回到了住处,迫不及待地和金玲讲她刚刚发现的事情。

金玲听完之后,呢喃了一句:“原来当初我的猜测是对的。”只是主子当时没有重视。

两人商量过后,金玲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主子,一切的安排还要等她们主子来安排。

“呵,原本想着这个慕容萱四年前逃出生天,不再出现在本宫跟前,就此放过她,没想到她竟然还和冥赵的人走在了一起,那就休怪本宫不手下留情了!”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