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相见(1 / 1)

凌司北行踪江念和赵盛谦也打听过,知道他最近都不在上京城,江念一度以为要在皇上正式设宴的那天才能见到凌司北。

没想到再次相见来的那么的猝不及防。

赵盛谦和江念他们下船之后天色就已经晚了,一众官员建议去望京楼用晚膳,再一路逛过上京街的夜市,顺道回赵盛谦他们居住的驿站。

江念时隔四年再次来到望京楼,里面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好像翻新了一点而已。

望京楼的夜景向来都很好,很多达官贵族都会选择在望京楼用餐。

这不,刚进望京楼,就遇见了早些天到达上京的其他国的使团,他们可能早就已经到来了,没有见着人;

只在几个包间的门口看见了属于他们的自己的侍卫。

都是已经跟着风凌的官员走过一遍流程的了,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没有进入包间打招呼,几个使团之间住的距离都不远,大家也都着急结交。

反正总要等风凌的人不在之后,才会试着互相寒暄,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

冥赵国是大国,整个国家欣欣向荣,繁荣昌盛的样子,很多人都有意和赵盛谦示好,所以赵盛谦就更加不着急了。

江念他们一行人中,就只有江念和赵雪儿两位女眷,又享受了特殊待遇,两个人一个包间。

赵雪儿兴奋的趴在窗边上看不远处上京街的灯火。

“念念,这里好美啊,回去也让太子哥哥出银钱建一个这么高的楼。”夜晚灯火通明的街市太美了。

“你自己也可以建啊。”

赵雪儿是个隐形的小富婆,赵国君和王后疼她,给她置办了很多产业,就帝都来说,有大半的产业都是她的。

说起这个,江念(慕容萱)想起了徐衍给她的分成,到现在也不知道积累多少了,也不知道蓉烟他们够不够用。

这些年江念除了写了几封信,都没有给过银钱给他们了。

“我那都是给太子哥哥准备的银钱,所以还得他来建。”

江念微愣,在冥赵国,光靠赋税的话,国库开支肯定不够的,这样一来,不管是战事还是自然灾害,能挪动的钱财也只有赵雪儿手里的那些产业收入了。彡彡訁凊

“你们回去的时候我给你们写几个赚钱的法子。”离开上京城之后,江念就没有用过什么法子赚钱了。

“不用,太子哥哥有,现在赚的也不少了。”

对了,江念把赵盛谦给忘了,他也是和她一样,不愁没有项目呢。

“也不知道太子哥哥他们吃好了没有,下面好热闹啊。”

初秋,还不是很冷,正是舒服的时候,晚上不用上工或者其他的劳作,现在很多人都会选择出来逛逛闹市,打发打发时间。

“再坐一会咱们再去叫他。”一帮酒肉官员,想必此时吹的正欢呢。

江念没有想错,在隔壁赵盛谦他们的包间内,正是唾沫乱飞的时候。

好在还有使者大人帮赵盛谦挡着,不然他早就已经被唾沫掩盖了,这风凌的官员实在是太能说了!

快半个时辰之后赵盛谦他们的包间才停了下来。

刚好江念和赵雪儿派人去问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到了上京街夜市的时候,赵雪儿就像是那脱缰的野马似的,每个摊子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四个侍女手上拿满了赵雪儿买来的东西。

到处都是灯笼,到处都是亮亮的,像白天那样,赵雪儿太喜欢了。

她窜到赵盛谦和江念跟前,低声和赵盛谦说道:“太子哥哥,回去咱们也建一个像望京楼那样高的酒楼。”

赵盛谦闻言,看向一旁的江念,两人相视一笑。

“这个夜市街,真应该让南宫......咳,景王,带上南宫冀过来,他肯定很喜欢这里。”赵雪儿感叹。

“冀儿这个时辰应该要准备休息了,还太小了,熬不了夜。”

南宫瑾真心喜欢南宫冀的,想必休息的这几日他早就已经带南宫冀游玩过整个上京了。

一群人还没有喝醉的官员,陪着赵盛谦他们在上京街夜市逛到了差不多亥时才回去驿站。

期间傅慎知一直关注着江念,想看看她对上京街熟不熟悉,毕竟以前她也经常来这里。

江念他们刚走出上京街,一个摊位前,蓉烟望着江念的那个方向正在愣神。

“蓉烟姐姐,蓉烟姐姐?你怎么了?”顾芸扯了扯蓉烟的衣袖。

“我刚刚好像看见主子了。”她只是看见了一个背影,但真的很像。

“是不是看错了,上次萱儿姐姐还说没那么快回来看我们。”顾芸顺着蓉烟的视线望去,什么也没有看到。

“可能吧。”可能真的看错了,主子回来怎么会不和她们联系呢。

“那我们快回去吧,这烧鸡一会就不好吃了。”

两人完全是馋了,才出门觅食的。

***

江念他们刚到驿站门口,赵盛谦还在和那些大臣们话别,城门的方向就传来马叫声和马蹄声,听上去很赶的样子。

在这样的夜里,众人都被声音吸引了视线。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衣骑着马的人,靠近一看,认识凌司北的都发现了来者正是凌司北,风凌的战王。

此时的他正在翻身下马,快步走向正在驿站门口等候赵盛谦的江念所站的地方。

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凌司北就一个箭步跃上了阶梯。

“萱儿......”声音有些沙哑,纯属缺水了,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了。

江念(慕容萱)听到他的声音,心一颤,眼睛微微睁大,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凌司北察觉了江念往后退的动作,有些心酸,赶紧上前拉住了她。

这个时候赵盛谦已经反应过来了,立马拉住了凌司北的手,说道:“放开太子妃!”

赵盛谦的声音让凌司北和江念都清醒了一下,江念马上就开始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凌司北握的太紧了。

突然在刚刚凌司北出现的方向又来了几个人,其中有陈林还有欧阳晴。

欧阳晴快速站到凌司北身旁,说了一声:“司北快放手!”

看见欧阳晴的出现,江念在面纱下冷笑。

这时傅慎知和肖白也过来了,傅慎知握住凌司北的手臂。

“司北,赶紧放手,这是冥赵的太子妃!”傅慎知沉声提醒凌司北,这里还有很多官员,里面也有其他国的使团在。

这个时候实在不应该这样失态。

凌司北还是没有动,江念还在使劲的掰着他的手指,根本掰不动,这时她看到了凌司北身上的佩剑,直接动手拿了出来。

有点沉,一下子没拿住,连带着江念的身体掉了下去,凌司北这才紧张的松开了手。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