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否认(1 / 1)

用餐过后,江念给赵雪儿泡上茶,才再次提及关于餐前的那个话题。

“雪儿,喜欢不一定要拥有,还有就像你说的,一般在那么长,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而且还是我主动想要去变的。”

而且她已经变过一次了,只是在没有遇上更加喜欢的人,前面一个还留在心里罢了。

江念有这样的想法,有时她自己都会在心里唾弃自己,见一个爱一个,多情花心的样子。

没有来到这个时代,遇上凌司北,江念(慕容萱)也一度以为苏麟轩要在她心里待上一辈子了,可惜后来还是换了人。

“好吧,也对,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也不是我们生存下去的必需品。”

虽然江念这样说,但是赵雪儿知道,当她心里还有人的时候,那扇心门江念永远都不会开放,不管多优秀的人就只能成为大哥或者朋友再或者就是弟弟。

就像太子哥哥和阿夜,还有南宫瑾。

两人没有凑到赵盛谦他们那边去,轻微摇晃的船,让她们两个都感到听舒服的,在房间里休息了大半个下午。

赵雪儿比江念还能睡,江念起的时候,她还在睡,赵盛谦他们一群人在二层听曲,江念难得清净,站在船栏边上吹风。

“念念?”

江念听到声音转过头,看见傅慎知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三层,正走向她。

江念视线越过他的身体,看到了冥赵的四名侍女正和她师兄肖白在交谈。

“冥赵公主为何叫你念念?”此时傅慎知已经来到了江念的跟前了。

傅慎知刚刚的那一声不是在叫她,而是在问。

不管的赵盛谦还是她自己都没有对外讲过她的名字,也没有在外人叫过她念念,傅慎知是从哪听来的?

赵盛谦和他们说的?

江念(慕容萱)挑了挑眉,“傅大人,本宫的闺名带个念字。”

傅慎知直直的看着江念,想要在她眼神中看出点什么来,只可惜,江念非常的平静,没有任何变化。

“傅大人为何会在此?”三层是赵盛谦特地让他们留给江念和赵雪儿的。

“你......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的名字里面没有念字。

“傅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傅慎知忽如其来的询问和眼眸中夹带的关心,让江念不明所以。

傅慎知皱眉,“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些事情?”

“忘记事情?没有忘记过什么事情,傅大人为何这样问?”江念也拧着眉,还往身后退了一步。

“慕容萱,你叫慕容萱,名字你没有念字。”

江念呼吸一滞,“傅大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本宫姓江名念,叫江念。”

傅慎知上前一步,拉住江念的手臂。

“我没有认错,你就是慕容萱,曾经的战王妃!两年前在身后的那位就是冥赵的太子赵盛谦!”他不可能认错。

江念拨开傅慎知的手,表情变的严肃起来,“傅大人还请自重,本宫是冥赵的太子妃,一直都是。”

说完就喊了声“来人”让侍女“请”傅慎知和肖白离开。

肖白见江念(慕容萱)态度强硬,声音也丝毫没有降低,连忙拉着傅慎知离开。

离开了三层,肖白问道:“都聊什么了?怎么都把人给聊炸了?”

傅慎知抿着唇没有说话。

“你不会是直接将人太子妃的面纱给掀起来了吧?”

傅慎知给了一个“你觉得可能吗?”的眼神给了肖白,抬头往阶梯上看了一眼。

“那你到底把人太子妃怎么了?说句话呀?”肖白着急的跺了跺脚,绯腹道:傅慎知这个死闷葫芦,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好官的份上,老子早就懒得搭理你了。

肖白和傅慎知的结识是因为案件结识成为好友,好搭档的。

肖白虽然的苏神医的徒弟,但他更有兴趣的是仵作的工作。

所以这些年他到处游历即治活人,也“治”死人,刚好遇上在外但巡抚的傅慎知。

就这样,肖白查尸体,傅慎知查活人,两人合力破除了很多有关于人命的案件,肖白也是看到了傅慎知的刚正不阿,才选择一直跟着他的。

傅慎知一直没有搭理肖白,自顾自自地往前走,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挺了下来。

肖白着急忙慌的没来得及刹住车,直接撞到了傅慎知的背上,坚挺的鼻子恰好怼上傅慎知的后脑勺。

肖白立马摸着鼻子喊疼。

“你怎么又突然间停下来了?嘶,疼死我了。”眼泪都要留下来了。

“她不承认她就是慕容萱。”

“你不是苏神医的徒弟吗?你找办法和她相认。”傅慎知坚信,这个冥赵太子妃就是慕容萱。

“我还没有和师妹见过呢?怎么认?况且如果这个冥赵太子妃真的是师妹的话,她现在隐藏真实身份出现在风凌,肯定是有原因的,那我就更加不能上前给她添麻烦了,万一我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一个不开心把我逐出师门就不好了。”

师妹要是行事方便的话,听到他的名字之后就应该和他想认了,也不用等到傅慎知开口。

傅慎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看着肖白,片刻之后才叹了口气说:“算了。”

合作的那么久也知道肖白是什么人,傅慎知也没有勉强他,而且他说的对,慕容萱现在肯定的有什么不方便之处,所以才选择隐藏真实身份的,是他糊涂了。

还会有机会的。

***

楼上的赵雪儿在江念起床后不久就起了,赖在床上发呆。

外面傅慎知和江念的谈话她没有听到,但是肖白和侍女们唏唏嘘嘘的交谈声她是听到了的。

她还真没有看出念念的师兄看上去文绉绉的,还是个碎嘴子。

刚刚和侍女们在门口净扯些有的没的家长里短,四个侍女加起来说的话都的话都没有她一个人多。

江念推门进来就看见赵雪儿已经在床上坐起来了。

“吵醒你了?”

赵雪儿摇头,“念念,今日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江念(慕容萱):???

“你那个师兄啊,看起来是个书生的模样,没想到还是个八卦的碎嘴子啊,你是没有听见他刚刚和门口那四位侍女说的那些家长里短,啧啧,真熟悉。”

听到赵雪儿对肖白的描述,江念笑了笑。

她的师兄啊,好像一直都没有变呢;不管是在这个时代的他还是现时代的他。

工作起来的时候肖白无比的认真严肃,想要他调节气氛的时候他就变成了另一个模样了。

这么说来,师兄肖白和徐衍还有些相像。

“那个傅大人和你说什么了,喊了那么大声?”

“嗐,他看出我的身份了,只是我没有承认,还问我,你们为什么叫我念念,不用管他,经过这次他应该不会再这样了。”

这次之后,等傅慎知冷静下来,他应该就会明白她为什么不承认了,师兄肖白也会劝解傅慎知的,不然肖白知道他的怀疑之后,早就应该过来和她相认了。

但是肖白没有。

说明他心里早就有答案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