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发现(1 / 1)

湖上泛舟,说是泛舟,实则是和花船那般有着两三层的船只。

之前在上京城的时候江念一心扑在了医药上,没有来过这些地方。

不过到了晚上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都是那些男人喝花酒的娱乐场所。

选这么个地方游玩,大概也不是傅慎知的主意了,也还好是青天白日的,要是大晚上的话,大概傅慎知带的那批官员也不会带上江念和赵雪儿了。

选了这个地方其实也是朝中大臣和皇上商讨出来的结果,本意也是想试探一下赵盛谦,毕竟对外宣称冥赵的国君和太子身边都只有一个正妻而已。

冥赵的发展一直都很好,能和这样的国家结交或者说找到他们的缺点,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彡彡訁凊

男人无非就那么几个兴趣爱好,一试便知。

当在朝堂上众人所提出的那些场所之后,傅慎知并没有反对,因为他也想看看这个冥赵的太子,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赵盛谦一直在外游历,加上又是个现时代人的灵魂,应付起这些官场上的场面,得心应手。

纵使的傅慎知那样的人都没能真正看透他。

那群官员的出招,赵盛谦硬是一招都没有接。

对比起前些天他们伺候过的那几个国的公主王子,对这个赵盛谦风凌大有出师不利的感觉。

这样的青天白日里,湖面上的那些花船上的花娘,最是放松最是迷人的时候。

都刚起床没有多久,袒胸露乳的靠在船边上,那种慵懒的姿态最是吸引达官贵族了,他们都见惯了家里的女眷端庄的模样。

花船上的花娘此时的模样是他们都不常见的,自然是稀罕的,更是最能入心的。

这样形式的美色魅惑,风凌的官员对前来的使者屡试不爽。

只可惜他们这次遇上了赵盛谦,早就已经看过大千世界,万般姿态的赵盛谦,这些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

他依旧和那群官员谈天说地,时而关注了在船头看风景的江念和赵雪儿。

对其他的船只里面的现象,根本就不为所动。

爱玩的赵雪儿,看了没一会儿风景就跑到了后面和船上的渔夫一起垂钓了。

听说要在船上用餐,她铆足劲,势必要吃上一条自己钓到的鱼才行。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要在开饭之际,赵雪儿钓到了一条一斤左右的鲤鱼。

“哈哈,念念你看,我厉害吧?”赵雪儿拿着鱼展示给江念看。

“你快上来吧,该用餐了。”

“不不不,来人啊,帮本公主把这鱼炖了。”立马就有人上前接过赵雪儿手上的鱼。

“不,还是清蒸好了......哎,还是红烧好,红烧好吃,嗯,就红烧好,快去吧。”

这可是自己亲手钓到的,要最好吃的方式出现在餐桌上才行。

“念念,反正我们也不用和他们一起用餐,我们再等等好不好。”

吩咐人去做鱼后,赵雪儿来到江念(慕容萱)跟前询问。

江念哪有不答应的,两人相携,欢欢喜喜的进了船舱的房间内。

两人离开之后,角落里走出了两个身影。

是傅慎知和秀姑。

傅慎知也是刚发现秀姑也跟上了船,还一直在跟着冥赵的太子妃。

他早就已经默认了冥赵的太子妃就是慕容萱,怕秀姑认出慕容萱,看见秀姑的时候傅慎知马上就上前,准备阻止秀姑跟踪的行为了。

于是才有了两人偷听江念和赵雪儿的对话后,一起从角落中出来。

念念?

两人的心中都有了疑问。

傅慎知:赵雪儿为何会叫慕容萱,念念?

秀姑皱眉:念念?难道真的不是王妃?

“姑姑这样的行为被冥赵的人发现的话会引发误会的,到时关乎到两国的友好就不好了。”到时麻烦的只会是司北。

秀姑对着傅慎知点了一下头,什么话也不说就离开了。

她是伪装成船上的人员才跟上船的,傅大人明明也在怀疑,还一直劝诫她,秀姑现在不想搭理傅慎知。

傅慎知看着秀姑的背影,刚刚的态度让他知道,秀姑应该已经给司北传信了,这里的情况想必司北已经一清二楚了。

大概司北可能已经快马加鞭的在往上京城赶了。

傅慎知想的不错,凌司北确实已经了解了所有的情况,也在拼命的赶路中。

傅慎知最后看了一眼江念和赵雪儿进入的那个房间之后,才离开的。

而房间内的江念和赵雪儿已经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了。

自从在龙安寺脚下的客栈遇到秀姑之后,江念(慕容萱)就让啊夜到了暗处。

秀姑和傅慎知两人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江念身上,那种急切的心理,让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阿夜的存在。

不过啊夜的功夫也确实了得,躲过他们的眼睛,轻而易举。

“她要跟就让她跟,只要不会出现在我露脸的时候出现就可以了。”冥赵国的势力不容小觑,再怎么样他们都顾忌她冥赵太子妃这个名衔。

“现在一切也只是他们的猜测而已。”

“不过,念念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查清楚你就是慕容萱呢?”

江念一愣,对啊,他们为什么要知道她的身份呢?真就是上次欧阳晴说的那样,只为了让欧阳晴安心嫁给凌司北?

“上次......”

“怎么觉得好像没有上次那女的说的那么简单呢?”

江念本来是想说上次在龙安寺听到欧阳晴的那番话的,赵雪儿的呢喃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雪儿为何这样认为?”

“你想啊,他们要是只是为了找到你让那个欧阳晴安心嫁给战王的话,怀疑你的身份可以直接说呀,反正你和战王已经和离了,战王对你没有情完全不用顾忌那么多。”直接找上门就得了。

赵雪儿的话让江念(慕容萱)陷入了沉思。

是这样吗?

因为江念对凌司北有情,她陷入了一个怪圈,一个不能跳出去的看全面问题的圈。

江念没有发现从四年前就开始,一旦关于凌司北、欧阳晴还有她的,她就没法清楚的思考,分析了。

“念念,你心里的那个人是......”

接下来的话赵雪儿没有继续说,江念只看到她的口型中说出了“战王”两个字。

江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赵雪儿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秘密被发现的不自然。

赵雪儿看见了,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完了,被她说中了。

四年前念念离开的事情她现在一清二楚,不管现在战王的人这般动作是为了什么,但他四年前就已经和那个欧阳晴不清不楚了,能让那个欧阳晴在龙安寺说出那番话,恐怕也是半真半假。

想到这些赵雪儿暗自摇了摇头,这个战王爷还不如南宫瑾呢。

“念念......”换个人喜欢吧,男人多的是。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膳食端上来了。

“先用餐吧,我饿了。”

赵雪儿点了点头,她应该相信念念的。

念念是个很有大智慧的女子,她不会对那个战王执迷不悟的,她四年前的离开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