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赵雪儿:他挺有意思的(1 / 1)

这天,傅慎知带着几个无关紧要的官员和赵盛谦他们,准备上街游玩。

坐在马车上的赵雪儿对外面的景象十分有兴趣,刚上马车就将马车上的窗帘子给掀了起来,整个头都搭在窗案上。

看着外面热闹的上京街市,赵雪儿心思雀跃,想要下去走走。

江念(慕容萱)好说歹说才把她给劝住了。

傅慎知今日要带他们去泛舟,路过了上京街,越走四周的房屋就变的越来越大,赵雪儿想,多半是上京城达官贵族的住宅了。

刚好他们选择的路线是要经过太师府,到太师府门前的时候,赵雪儿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看着门匾上写着太师府三个大字。

念念曾经的家,没跑了!

“念念,那个女子是谁?”太师府的门前刚好有个身着华服的女子出门。

江念顺着赵雪儿指着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到太师府了!

大门口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还是那样的宏伟,根据查到的信息来看,内里好像早已经腐败不堪了。

“慕容婉。”赵雪儿问的那人正是在皇宫中没有讨着好处而回家的慕容婉。

“南宫瑾的侧妃?长得也没有很出众啊。”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更别说赵雪儿还已经知道了慕容婉之前对江念做的事情了。

慕容婉还未上马车,还在太师府门口站着,江念不由多看了几眼。

很久都没有见过慕容婉了,之前还在太师府的时候觉得她这个第一才女的姐姐,长得很好看,和那个第一美人李兰嫣是可以媲美的那种了。

刚刚听到赵雪儿的那句“长得没有很出众”之后,再仔细看看,好像真如赵雪儿所说,慕容婉的容貌也并没有很出众。

这几年在外面,什么样的人都见过,或许是“见多识广”的原因,也或许是相由心生,慕容婉已经改变的原因吧。

以前还在太师府的时候,慕容婉虽然说对她没有很好,但也没有很差,起码在外面也会紧张她。

自从大婚算计的事情发生之后,接下来又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便让江念(慕容萱)对慕容婉的印象慢慢的改变了。

这些年慕容婉没有跟着南宫瑾到外面去,一直待在上京城,有时间就进宫,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也看得多,也学习了很多。

现在的慕容婉看上去比以前好像真的是丑了一些了。

初秋的风吹拂在江念的脸上,她敛了敛已经飘远的思绪。

“她还未出阁的时候在这上京城有个称号叫:第一才女。”

“啊,很厉害吗?”怎么最近打探到的,那些关于慕容婉的资料里没有提到过她的才学了?

“嗯,以前很厉害,上京城的公子哥都抢着要娶的女子。”现在天天都在学习后院的那些尔虞我诈,也不知道还是不是当年的才女了。

赵雪儿再次往后看了一眼正在上马车的慕容婉,放下了窗帘子。

江念感觉到了赵雪儿没有之前那么欢喜了,开口问道:“怎么了?”

赵雪儿踌躇了片刻才开口,“她和南宫瑾为什么没有一起?”

江念微微一顿,看向赵雪儿的眼神中多了一抹了然和探究。

“你应该查到了我们之前的事情了,南宫瑾他......对慕容婉无意,她那样算计得来的婚事,只会让南宫瑾对她厌恶。”

江念没有再提后面慕容婉对她的那些算计,还有南宫瑾离开的原由,看现在赵雪儿的神情和状态,她好像发现了什么。

真和她想的那般的话,好像也不错。

“念念......”

“嗯?”

“你......你心里的那个人......真不是南宫瑾?”

面纱下的江念笑了笑,“不是,以前还小,不懂这些,长大之后就发现我对他的感情纯粹就是哥哥和妹妹那样。”

起码现在的她是这样觉得的。

曾经的那些悸动和爱慕大概是真的,也可能大概和她现在说的那样,只是她不是原来的慕容萱,她也不知道。

“雪儿你对南宫瑾......”

“他挺有意思的。”

赵雪儿没有说对南宫瑾是否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只是说他有意思。

这也确实是赵雪儿此时的想法,她知道什么是喜欢,但是对南宫瑾,目前也确实觉得有意思而已。

一朝皇子不满自己的婚事,在外到处游历,现在还捡了个儿子回来。

这段时间的相处,南宫瑾离开上京的那些曲曲绕绕,赵雪儿也能猜出七七八八来。

毕竟南宫瑾看念念的眼神和一路上所做的事情都太明显了。

不过她也能看出,南宫瑾对念念也只是她看到的那样而已,并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了,除非......

除非念念主动走向他。

所以赵雪儿刚刚才和江念确认她心里的那个人。

听完赵雪儿的回答,江念(慕容萱)开始犹豫了,她刚刚还觉得挺好的,只是现在......

雪儿那么好的姑娘值得最好的人,只是南宫瑾真的能给雪儿幸福吗?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南宫瑾现在对慕容萱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有了南宫冀之后,她也看到了在南宫瑾身上不一样的东西。

南宫瑾看她的眼神中的爱意已经没有那么深了,但终究还是有啊。

其实也怪她,明明两个人在那次分别之后就不应该再有任何的联系的,好巧不巧辗转了两年之后,两人还是遇上了。

当时她就应该决绝一些,两个人不应该再做朋友的。

江念有些懊恼,看着赵雪儿的目光中带着些愧疚。

“念念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她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要是我真看上南宫瑾的话,我不会在意他的过去,也不在意他心里有谁,一辈子的时间那么长,谁又能保证他不会爱上另一个人呢?”

其实赵雪儿才是活得最通透,最恣意的那个,敢爱敢恨,还很有谋略。

是啊,没有人能保证,人心都是肉做的,哪有真正的铁石心肠,就是江念自己,不也是已经“三心二意”了吗?

没有来到这个时代,没有遇上凌司北之前,她在现时代也一直等着苏麟轩,也一度认为自己对苏麟轩的情意不会改变。

但结果呢?

江念还是在这个异世代里,对另一个人动了心。

爱意也许不会那么快消散,但终会消散;因为另一个更加深的爱意而慢慢淡去,最终消散在回忆的长廊里。

这才是真实的人心啊!

现实的生活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人心呢?

江念会心一笑,“雪儿你会幸福的。”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