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相视一笑(1 / 1)

赵盛谦在南宫冀开口叫姑姑的时候就在注意其他人的状态,秀姑的所有的动作都被他看在了眼里。

他适时的拥过江念(慕容萱),看向赵雪儿和南宫冀,低声问道:“喜欢孩子吗?”

江念抬起头看着他,感受到赵盛谦抱住她肩膀的手在收紧,带着笑意回答:“喜欢。”

“等这次回去咱们也要个孩子吧,生个女儿,长得像你的女儿。”

江念闻言微顿了一下,笑了笑,“好。”盛谦哥和悦姐姐也应该要个孩子了,等盛谦哥这次回去,悦姐姐的身体调养的也差不多了。

一群人站的并没有多远,即使是赵盛谦已经降低了声音,其他人还是听到了。

秀姑和傅慎知内心皆是一紧。

秀姑心想要赶紧让王爷回来,不然他们的王妃就要跑了,此时的她完全没有了这个时代嫁夫从一的想法。

只是觉得要是他们王妃真的有小孩的话,和他们王爷就真的没有什么可能了。

这些年他们王爷对王妃的思念,战王府上的人都一清二楚,秀姑知道,只要有机会能再次见到王妃,他们王爷一定会想方设法将王妃接回王府的。

而傅慎知则是内心多了一抹心酸,虽然到现在为止,慕容萱都没有和他相认,表现的和陌生人没有区别,但是他知道,这个冥赵的太子妃就是慕容萱。

听着慕容萱和赵盛谦两人在讨论孩子的问题,他的心好像一下子空了。

其实傅慎知心里想的是,如果最后陪在慕容萱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他,他更加愿意看到慕容萱和司北在一起。

起码这样他们的距离不远,还能时常看见她。

傅慎知自知没有凌司北对慕容萱的那样的执念,只是想要看见她幸福罢了。

冥赵国,还是太远了点啊!

可是慕容萱羞涩的模样刺痛了他的眼,现在的她看上去真的挺幸福的。

傅慎知有了纠结。

在和赵盛谦对完话之后,江念(慕容萱)才发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看着她和赵盛谦。

想到和赵盛谦刚刚的对话,即使是假的,被那么多人听见了,她还是羞涩的低下了头,有些不自在。

赵盛谦也发现了大家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看着江念低下的头,放声笑了起来,随后揽着江念就先回客栈了。

回到客栈只有他们自己的人的时候,赵盛谦就松开了江念。

“念念,刚刚在龙安寺的时候傅大人提起了你,还有那个女侍卫和那个婢女中途都出去了一趟,我猜是去找你了,没有被发现什么吧?”

江念思索了一下才开口:“没有,我和雪儿去后山了,没有看见她们两个。”

“那个傅大人......”

江念疑惑的看着赵盛谦,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两年前遇上过他,当时你们相认了,看的出你对他也是和景王那样信任的,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要将你的真实身份告诉他吗?”

多一个人知道江念的身份就会多一份危险,但傅慎知对江念来说是可信的,值得信任的话,等他们进城之后,对掩盖江念的身份来说又是有帮助的。

“再说吧。”因为欧阳晴和凌司北的事情,江念(慕容萱)现在挺不想和凌司北的人有联系的。

“行,你有什么计划可以先告诉我和雪儿,我们配合你。”

“谢谢盛谦哥。”有这么一个哥哥还挺好的,当然弟弟也很好。

赵盛谦扬起笑脸,抬手揉了揉江念的头。

这时赵雪儿回来了,“好啊太子哥哥,有了念念妹妹,就把雪儿妹妹给忘记了是吧?”

赵雪儿刚刚一直在逗南宫冀,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太子哥哥和念念都跑没影了。

“你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整天黏在身边,我就是想忘也忘不掉。”赵盛谦嫌弃的拉下扒在他手臂上的手。

“我是狗皮膏药,那太子哥哥是什么?”一个娘胎里出来的,谁也别嫌弃谁,哼!

“说不过你,赶紧想想还有什么地方想要去的,趁还有点时间,哥哥都满足你。”

赵雪儿闻言,认真想了一下,之后嘟着嘴,摇了摇头。

她又没有来过风凌,怎么会知道什么地方好玩?

念念太闷,问她哪个山头草药比较多,哪个村疑难杂症多,她可能知道,好玩的地方,就和她讲过一个上京街和上京夜市,还都是同一条街。

看着赵雪儿有些失落的模样,江念(慕容萱)想起了徐衍,他是个商人,还是个表面上的纨绔子弟,上京城好玩的地方他肯定都知道。

只是现在不能再去找他帮忙了。

不过医馆那边蓉烟是个好动的,应该也知道。

想着,江念上前拉住赵雪儿的手,“那就直接进城,让好玩的朋友给你介绍好玩的。”

赵雪儿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真的吗?”

“真的,上京城里很多人都很爱玩的,好玩,有趣的地方他们肯定都知晓。”天子脚下,达官贵人众多,纨绔子弟自然不少。

以赵雪儿和赵盛谦的身份随便一问都能问出来,届时可能都不需要他们主动问,风凌皇上就会交代人带着他们到处逛。

这个时候江念也不是没有想到南宫瑾,只是她想南宫瑾也有那么多年没有回来了,已然忘记了南宫瑾是在上京城长大的了。

三人说说笑笑,也就决定了明天一早就准备出发进上京城了,赵盛谦去找了南宫瑾。

“太子殿下和萱.......念念......”南宫瑾想了很久,看着江念(慕容萱)和赵盛谦越来越亲密的举动,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听到南宫瑾没有说完全的话语,赵盛谦滞了一下,他知道南宫瑾要问什么,“念念她......一直都把孤当哥哥。”

话说出口,内心还是忍不住酸涩了一下,毕竟江念给了他初恋那般的悸动,他在这个时代第一次感觉到心脏是热情跳动的。

一阵沉默过后,两个大男人互相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两个人彼此都很清楚,在江念那里只要不是伴侣的身份,其他的身份,他们都能一直和她好好相处下去。

江念对他们两个都没有男女之情。

两人的这一笑,好像都彼此看开了,不再纠结于让江念成为枕边人,而是往后,只要她幸福开心就好。

要是江念知道他们此时的想法的话,肯定会诽腹一句:早就应该这样的,他们两个都值得更好的人。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