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再遇故人(1 / 1)

江念(慕容萱)跟着南宫瑾下了马车,赵盛谦掀起门帘,看着两人的背影。

“太子哥哥,放弃吧,念念一直都只是把你当哥哥而已。”而且悦姐姐一直都挺好的。

赵盛谦有些惊讶,僵住了片刻,转过头看着赵雪儿,像是想看清为何她会看出他的心思,他自认为一直都掩饰的很好。

赵雪儿看出了他内心的话,叹了口气说道:“你是我哥哥,自从念念出现了之后,你对悦姐姐就好像不太一样了,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时间长了,也就看清了。”

“太子哥哥你虽然掩饰的很好,但还是有很多小细节方面可以看出的,大概我们女孩子家就喜欢观察这些小细节吧。”

太子哥哥总是会不自觉的将视线落在念念的身上,什么东西第一个递给的也是念念,都没有在意过悦姐姐的想法。

还好念念对太子哥哥没有那层面的意思,不然那个场面肯定非常难看,到时或许没有一个人是幸福的吧?

毕竟念念和悦姐姐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大人们对念念也是真心的疼爱。

“你想多了。”赵盛谦扔下这句话也下了马车。

赵雪儿瘪了瘪嘴,好吧!死鸭子嘴硬的太子哥哥。

***

两个队伍荡荡悠悠的又行走了三四天,来到了上京城郊外的龙安寺附近。

还未靠近,远远遥望的时候赵雪儿就非常兴奋了,主要是山太高,还未登上去就让赵雪儿感受到了刺激感。

撒着娇缠着赵盛谦要去一趟龙安寺。

眼看着就要到上京城了,赵盛谦盘算了一下时间,还有余,点头答应了。

南宫瑾遇上赵盛谦他们的事情早就让人禀报给了皇上,这个时候自然也是要跟上的。

于是两支队伍又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龙安寺的山脚下,找了家客栈安顿了下来。

赵盛谦和南宫瑾安排在龙安寺的行程为三天,赵雪儿可以疯玩一下了。

安顿好之后,赵雪儿便迫不及待的拉上江念(慕容萱)要上山。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盛夏,初秋也要跟着来到了。

江念见天色还早,亦有风吹,不至于那么热,就和她一起让赵盛谦安排上山的人。

佛门重地,不宜带那么多的侍卫上前,他们每个人仅带了一个贴身侍卫而已。

南宫冀正是好动的年纪,他的兴致和赵雪儿一样,非常高,开始的时候还不需要帮忙,自己一脚一爬的上阶梯。

终究还是个两岁左右的小朋友,很快精力就耗尽了。

别说他了,赵雪儿走上去之后也是恹恹的了。

快有四年了吧,江念再次回到这里,内心感受颇多,那种近乡情怯的情绪突然涌上心头。

登上顶峰之后,她走到旁边的观景台,朝着对面望去,摆放在小腹跟前的双手攥的紧紧的,手心还有一枚小小的令牌。

是当时在那个和她一起坠崖的刺客身上找到的令牌,是太师府的,这些年她一直带在身上。

“是那里对吗?”赵盛谦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她身旁,顺着她视线的方向问道。

“嗯,重生的地方。”江念的语气中有股淡淡的忧伤。

刚走过来的南宫瑾和赵雪儿听见了也没有开口问话,大概大家都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四个人站成一排,吹着风。

龙安寺很大,他们几个简单的拜祭过后,就开始了到处游逛,临下山之际龙安寺的主持才出来和他们寒暄。

这次上来纯属一时兴起,南宫瑾也没有叫人提前让龙安寺做安排,主持邀请他们几人明日一早来参加他们的早课。

届时给他们备好斋饭,空出时间和他们深入探讨佛经。

此时天色已晚,南宫冀还在,不能饿着小朋友,没有逗留几人匆忙下山了。

来到落脚的客栈,留在客栈的人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饭菜,只等着他们回来了。

人多口杂,江念没有和他们一起留在大厅,让人端了一份到她的房间,用完晚膳之后,她带着啊夜来到客栈的大厅找赵盛谦他们。

好巧不巧,又遇上了故人了,还不止一个。

江念下楼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想起什么,让身后的啊夜不用跟着下来,说完她自己重新抬脚下楼。

客栈已经被赵盛谦和南宫瑾包下来了,并没有其他人在,所以当江念从下楼梯开始就吸引住了全部人。33�0�5qxs�0�2.�0�4�0�2m

秀姑看见了啊夜转身上楼的背影,感觉有些熟悉,再往下看清正在下楼的少女,眼眸中迸发出一抹亮光。

等少女走近,径直越过她走到赵盛谦的身边,秀姑凝起双眉,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江念,想要看清面纱下的面孔。

这个女人给秀姑的感觉太熟悉了。

有这种熟悉感觉的不止秀姑一人,还有欧阳晴和金玲两人。

“不是说不舒服吗?怎么又下来了?”

江念走到赵盛谦身边后,他轻声细语的问道。

江念摇了摇头,示意没事,接着将目光转向前面的几人。

赵盛谦会意,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对着傅慎知开口:“这位是风凌的傅大人,其他几位......是他的好友。”

江念点头。

“这是孤的太子妃。”

话落,傅慎知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疑惑。

在客栈外看到冥赵国的标志后便怀揣着一丝希望上前打听,没想到是冥赵国的太子和太子妃还有他们的公主住在这,连南宫瑾也在。

自从两年前偶遇了慕容萱之后,他就认出了陪在她身边的那个冥赵人,只是他没敢派人到冥赵查找。

当进入客栈见到赵盛谦之后,便认出了他就是那时陪在慕容萱身边的男子,只是没有想到是冥赵的太子。

不过认出他的时候傅慎知内心也是欣喜雀跃的,因为有很大可能慕容萱也在这个客栈,只是等慕容萱下楼之后,和冥赵太子的互动,让他眉头拧紧。

再听到冥赵太子对她的介绍后,心里的那份欣喜雀跃早就消失不见了。

她怎么就成冥赵国的太子妃了呢?

还是欧阳晴开口和江念打招呼,傅慎知才回过神来。

“在下失礼了,太子妃很像在下的一位故人。”

“大千世界,千千万万的人,长得相似很正常。”江念(慕容萱)还未开口,站在傅慎知身旁的肖白开口了。

江念听到他的话,眼角染上了一丝笑意,她这个在这个时代还素未谋面的师兄,还真是能帮忙。

只是他怎么和傅慎知他们一起了呢?

“说的不错,不知道傅大人的这个故人如今何在?念念还未出过远门,第一次出远门就能遇见一个和自己长的像的人肯定是十分的有缘。”

赵盛谦说着还满怀深情的看了看江念。

“何在?在下也找不到她了。”傅慎知扯了扯嘴角。

“那还真是可惜了,不过有缘的话终会相见的,对吧,嫂嫂?”

“嗯,是,有缘自会相见。”江念(慕容萱)放低了声音。

没有办法,她没有学会伪装自己的声音,在场的都是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了,用正常的声音的话,肯定会被认出的。

说完还咳嗽了两声,以作掩饰。

“还不舒服吗?雪儿,陪你嫂嫂回房休息。”

吃饱喝足,走的有些累的赵雪儿自然是很乐意,她正想要休息呢,上前扶着江念就上楼了。

一直到江念和赵雪儿进入房间,下面几人的眼神还在往楼上看。

赵盛谦脸一沉,“各位对孤的太子妃很感兴趣?”

傅慎知他们刚刚的举动确实是太失礼了,傅慎知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又没有控制住。

南宫瑾见状,连忙上前帮忙解释。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