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离别,沈悦的建议(1 / 1)

最终沈悦还是决定留在冥赵,不跟着去风凌。

江念(慕容萱)这次回去除了要想念医馆的人,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到太师府为自己讨回公道。

当初离开的那一场追杀,那一个和她一起坠崖的黑衣人,身上有一个属于太师府的牌子,当时她在水潭起来后发现的,她顺手拿走了。

当时是没有任何势力,也不想再麻烦凌司北,她才没有回头。

现在跟着赵盛谦游走了那么多的地方,也已经结交了很多能人异士,光是赵盛谦这个太子的身份就足够她依靠的了。

虽然两年前遇见傅慎知的时候,他也和江念说了他们之后调查到的结果,是刘氏派出的人,并且刘氏和慕容睿都已经受到了惩罚。

但试问,如果不是慕容峰放权给刘氏,她怎么能调动太师府上暗卫呢?一个妇道人家真的能不通过慕容峰就能结交到那个一直藏在背后的人吗?

刘氏这些年来做的那些事情,慕容峰他真的不知道吗?

这个疑问一直都在江念(慕容萱)的心里。

所以此次回去她会去质问慕容峰,还有关于江母失踪的事情。

结合江念所了解到的,她现在在很怀疑江静佩的失踪和慕容峰还有刘氏有很大的关系。

甚至有时候她会往险恶的方面想:是不是刘氏或者慕容峰囚禁了江母?

江老爷子临终的时候还惦记着他的女儿,这件事情她一定是要查清楚的。

只是这次回去她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呢?

用慕容萱的身份回去不行个,现在风凌的人大概都已经知道她和凌司北和离了,她再去找太师府麻烦的话,毫无力量可言,可能还会被赶出来。

赵盛谦的妹妹?

可是赵雪儿也要去,众所周知,冥赵国只有一位公主,即使是养女身份,大概也不会受到真正的尊重。

江念还在想要不要找赵国主求个郡主或者县主之类的名衔,沈悦就提议了。

“要不让念念以我的身份去吧,刚好还没有人见过我,也不清楚我的身份。”就算是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吧。

这一次真能让念念也对盛谦哥哥产生爱意的话,沈悦想,她就退出。

听见沈悦的提议,赵盛谦俊眉微蹙,但却也没有反驳。

四位家长沉默着视线在沈悦和江念还有赵盛谦的身上来回看。

“其实........”

“这个主意不错!念念再戴上个面纱,这样就没有人能骚扰念念了。”

江念(慕容萱)和赵雪儿两人同时开口,赵雪儿的声音一下子就盖过了江念的声音。

赵雪儿说的挺对的,江念曾经是凌司北的战王妃,在皇室生活过,达官贵族都认识她。

以其他的身份前去,不管脸上有没有挂面纱,都会因为身份问题被人询问或者揭开,但是如果是以已经成婚的太子妃的身份的话,再怎么样,一个内宅的妇人别人都会有所顾忌。

想到这个江念似乎也被说服了,而四位家长也觉得赵雪儿说的有道理,没什么意见。

沈悦见大家都同意了她的建议,她攥了攥手,内心苦涩扬起了个僵硬的笑脸。

江念不经意看见了她攥的发白的手指,再往上看,就只看到了沈悦一如既往温柔的笑脸。

沈悦对赵盛谦的爱慕江念一直都看在眼里,她对自己的情感很迟钝,但她对别人的事看的还挺准的。

以她对赵盛谦的了解,不喜欢的话他不会娶的,所以这两个人之间最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因为出使风凌的事情吗?

在离开的最后一天晚上,在宫中和四位家长吃过晚饭之后,四位年轻人就离开了。

沈悦被赵雪儿拉着到了江念(慕容萱)的住处,三个女子躺在一张床上聊着天。

赵雪儿其实很不舍沈悦,毕竟要去半年左右的时间,加上她有她自己的计划,说不定她们很快就没有多少时间相处了。

巴拉巴拉的小嘴说个不停,但也很快就说累睡着了。

“悦姐姐,你今晚不该纵容雪儿跟着一块来的。”这个时候她应该去陪着赵盛谦,要离开小半年,此时她最应该的是陪在你赵盛谦身边。

“不碍事,我和盛谦哥哥......以后有的是时间。”他不也没有来找她不是?她没有必要再往上凑。

“你和盛谦哥.....是不是吵架了?”

黑暗中江念看不见沈悦的神情,只从声音听来,她觉得沈悦此时好像挺低落的。

两个人吵架之后又分别那么久,好像挺忌讳的,虽然她相信赵盛谦不是那样的人,但两个人这样的状态分离,也确实不好。

“没,没有吵架,我们挺好的。”她一直以为她将情绪掩饰的很好,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了。

“......”沈悦这样明显不想说。

“其实两个人相爱,还能走到一起挺不容易的。”想想她自己的那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线,不,这个时候都不能说是两段。

在现时代和苏麟轩的可能算是一段,至于为什么说可能,苏麟轩失踪了那么久,连她自己都已经产生了自我怀疑。

而在风凌和凌司北的好像顶多算是江念(慕容萱)自己一人的独角戏罢了。

“相爱?”

“嗯,你爱盛谦哥,他也爱你,不是相爱吗?”

“你觉得他爱我?”沈悦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语气中透露着求知的急切。

“爱呀,不爱的话,按照盛谦哥这个人的性子,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不会和你成婚的,悦姐姐现在是太子妃,那就说明他是爱你的。”

听到江念的话,沈悦还是失望了,只能说江念还是太不了解赵盛谦了,他虽然做事很有原则,但那都是他自己个人的事情,江念忘记了他同时还是未来的一国之君。

为了冥赵,他也会娶她的。

沈悦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江念(慕容萱)也摸不清她现在的想法,挑着她所看到赵盛谦对沈悦充满爱意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只可惜,她说的那些,在沈悦的眼中不过是寻常的事情罢了,他对赵雪儿和江念也有做过类似的事情。

“不说这些了,念念你和我讲讲你心里的那个人吧!”沈悦打断江念,她已经不想再听了。

“我......心里的......那个人?”在冥赵江念(慕容萱)从来都没有和别说起过关于她的所有过去。

“嗯,很早之前就发现了。”这大概就是女人独有的感觉吧。

江念沉默了一会,选择了和苏麟轩的恋情说了出来,只是她没发现的是,说到苏麟轩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的时候。

她没有察觉的将凌司北带入了其中。

听完之后沈悦问:“那你还在等他吗?”

会等吗?

不是一直都在等吗?

没有来到风凌的时候,时不时的打听,异常关注刑事案件和始终人口的话题,她好像一直都在等啊。

只是等到苏麟轩真的回来哪有怎么样呢?两个人还能继续像以前那样,做恋人吗?

片刻之后,江念回了个“嗯”。

想到恋人,刚刚在她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凌司北的面容,所以回答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黑暗中的沈悦得到江念的回答,她暗自松了口气,她知道,不管赵盛谦对江念是怎么样的感情,起码江念是不会回应他的。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