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他们早就知道她在风凌的事情(1 / 1)

而江念说的那四位老小孩就是现在的冥赵国主和冥赵国的王后,也就是赵盛谦和赵雪儿的父王和母后,还有就是沈悦的父母了。

他们四人的感情也非常好,听说他们四人也是青梅竹马。

四位家长在见到江念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江念,他们喜欢有能力的人,对于这样一个小小的姑娘家,又有一身的医术,还救下了他们的孩子,自然就更加喜欢了。

沈家还要收她做干女儿,也一直对她像女儿那样,只是江念还从未叫过他们干爹干娘。

江念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和他们说过,总感觉她不值得他们对他们那么好。

四位家长就像是叛逆期延后那样,私底下就像小孩子那样,都没有他们几个孩子那么成熟。

他们的孩子喜欢粘着江念玩,他们也是一样,整天也要待在她这里,跟着她捣鼓草药。

不过也情有可原,他们年轻的时候都吃过关于医术的亏,导致了国主现在只有赵盛谦和赵雪儿两个孩子,原本他们应该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的。

沈悦也是,差点就没了,闲杂沈家也只有她一个女儿而已。

所以江念(慕容萱)出现让国主放心了不少,也让沈家看到了希望。

今日江念和赵盛谦偷偷摸摸的进帝都,经过一整个晚上,四位家长肯定已经知道他们回来的消息,明日她这里又该热闹起来了。

果然第二天大家都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四位家长就来了。

江念他们出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叮叮当当翻看着他们带回来的行李。

一个国主,一个高官近臣,谁都没法像赵盛谦那样到处走,而且两人还要在朝堂上为赵盛谦铺路。

所以赵盛谦每次出去也会给他们四位带上一些有趣的玩意儿,也算的提前让他们体验了。

国主多多少少还有些不自在,看见江念和赵盛谦他们过来了,讪讪的开口:“都醒了?快来,寡人在宫里带了些早膳。”

其他三位也停下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两位母亲走到江念面前,上下打量着她,随后王后对着赵盛谦质问道:“赵盛谦你怎么回事?怎么把念念给饿瘦了?”

其他人也应和着说:“是瘦了。”

“冤枉啊,念念她就是吃不胖,我自己饿着也不能让她饿着呀!”

赵雪儿打了个哈欠说:“太子哥哥你就别狡辩了,昨天晚上悦姐姐见到念念的时候就这样说了,你还说没有,看,大家的眼睛才是雪亮的。”

“只是瘦了一点点而已,这次去的那个地方吃食我吃不太习惯,这样才瘦的,盛谦哥已经很照顾我了。”

“那下次这种地方念念就不要和他一起去了,让他自己去。”王后也找到赵盛谦并不是去游玩,不能随心所欲,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对呀,念念你看着帝都多好了,在家还能陪陪干娘和你悦姐姐。”沈母也跟着开口。

“好,那下次提前问清楚那里的风俗习惯我再跟着去。”江念(慕容萱)笑着应。

寒暄完毕,一行人都坐下用餐。

看着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赵国主才开口,“盛谦,这次风凌国主大寿很可能会定下太子的人选,你要亲自去一趟。”

说着他还看了眼正在用餐的江念,他们虽然没有问过江念的事情,但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他们的孩子身边,他肯定会查。

也是调查过之后,知道江念的苏神医的徒弟,加上她对医馆那些人的真情,他们四个对江念才会如此方向还很喜欢她的。

但同时也知道江念的父亲对她的恶劣,还有那个王爷对她三心二意的事情,他们四个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伴侣,所以对江念的遭遇特别的同情。

说到风凌的话题,所以有所顾忌的看向江念,江念(慕容萱)听到风凌之后也确实顿了一下。

“这次你带上雪儿一起去。”

“我?父王,你终于肯让我跟着太子哥哥一起了?”

赵国主颔首,王后也跟着嘱咐了几句。

“太好了,念念,这次我能和你们一起去玩了。”赵雪儿早就想要跟着他们一起到处走了,只是赵国主和王后一直都不同意。33�0�5qxs�0�2.�0�4�0�2m

“念念这次不去,留下来陪我们。”王后紧接着说道。

王后话落,江念看了一眼正在用餐的赵盛谦,他并没有说话,江念又看了看其他的人,赵雪儿还在问为什么,沈悦也是满脸疑问,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插手安排。

沈父和沈母一样,没有其他的表情,江念(慕容萱)就明白了,看来他们早就已经清楚她的来历了,赵盛谦也知道。

也是,一个是国主,一个是高官近臣,一个是未来的接班人,不可能查不到她的身世,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们并没有将关于她的一切告诉赵雪儿和沈悦两人。

这些年她也看出来了,他们对她是真心的,只有她自己在顾忌所有而已。

江念(慕容萱)放下手中的碗筷,“其实大家不必那么担心,那里的人没有伤害到我。”就是当时有伤害,时间也过那么久了,早就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早就已经成长了。

江念起身对着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很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谢谢你们如此相信我。”他们查到她之后并没有因为她曾经是风凌的战王妃而防着她,反而对她更加好了。

沈家还要认她为干女儿,赵国主和王后在她面前也释放了自我,她很幸运能遇上他们这么有爱的人。

沈悦见状连忙起身扶起江念(慕容萱),“念念你这是干什么呀?”

“对不起,我还一直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

“都过去了。”赵国主感叹了一声。

“对呀,都过去了。”其他三位家长也跟着安慰道。

“念念快坐下吧!”赵盛谦对江念招手。

只有赵雪儿一头雾水坐在那。

江念坐下后便和他们解释了和凌司北的协议关系,还有和太师府的关系,说明了她并不是因为受情伤才离开的风凌。

之前她只和赵盛谦说过她是在什么时候来到这个时代的,并没有提到过她和凌司北的关系。

至于最后离开时遇到的刺杀她也说了,因为里面关乎到江静佩,而冥赵国也和江母有关,她就顺势说了出来。

只是四位家长好像都没有听说过江母。

“江静佩?好像没有听说过。”

“派人去找找。”好像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也许久没有回去了,想见见还在医馆等着我的那些亲人,这次就让我一起去吧?”

听完她的解释之后,四位家长就已经不再担心她会再次受到情伤和亲人的伤害了,所以也就同意了,他们还要她这次回去,让赵盛谦帮她去太师府讨回公道。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