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又一年除夕(1 / 2)

福宁没有在观景长廊找到凌司北,他吃完宫宴就已经回到战王府了。

慕容萱只陪着他在宫里度过了一个除夕而已,但他知道她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对比起宫宴,她更喜欢和医馆的人在一起。

所以凌司北出宫后,便来到了医馆门口。

医馆已经打烊了,门口挂着两个红红的灯笼,经过后院的时候还能听见里面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

凌司北听得很认真,只可惜一直都没有听到一直留在他心里的那个声音。

萱儿不在,她没有回来。

等医馆后院的人都散去了之后,凌司北才落寞的离开。

上京城里每一处都装扮着喜气洋洋的红色,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是开心的笑颜,只有他一个人是落寞的。

这几个月来,凌司北的腿已经可以说完全康复了,但他依旧长时间坐在轮椅上,没人知道他这是为什么。

回到战王府,徐衍和傅慎知已经在他的书房等着了。

想到去年的这个时候,书房里也是三个人,只是那个人已经变成了傅慎知了。

傅家已经撤出了上京城,往年的除夕傅慎知都会回到傅家,今年他没有回去。

他和凌司北一样,早前已经去了一趟医馆,也是失落的离开的。

他留在上京城,也是有个期盼,他也以为这个时候,慕容萱很有可能会联系医馆,或者的回到医馆。

毕竟,他们都知道医馆对慕容萱来说更像是家一样,家人都在上京城,他和凌司北的侥幸的想着她应该会回来和医馆的人团聚。

只是他们都失望了。

慕容萱没有回医馆,这么几个月连封信都没有寄回来。

派出去寻找的人,也没有一点消息。

天越来越冷,凌司北的心也越来越冷。

“你们怎么在这?”凌司北语气冷漠的问道。

“我不是每年都在你这里?”徐衍还真是每年都是在徐家吃过年夜饭之后,便到战王府和凌司北一起。

凌司北看向傅慎知,“你没有回去?”

“嗯,不想回。”傅慎知一个人留在了上京城,凌司北就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了。

两人没有因为慕容萱而成为对立的敌人,他们之间的情谊和慕容萱没有关系,而且傅慎知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不适宜的事情来。

秀姑为三人温了壶酒过来,三人坐在书房里也不多话,静静的喝着酒。

子时过了之后,三人才从书房出来,徐衍和傅慎知被安排在了客院,凌司北则回到了清北院。

走进清北院门口,想起了上次在门口待了一个晚上的时候秀姑和他说起的事情。

清北,晴北。

哼,凌司北冷哼一声,拿起凌一的佩剑,大手一挥,直接将清北院的门匾劈成了两半。

回到屋内的小书房,拿出长条宣纸,提笔写下几个字,之后将宣纸交给了秀姑。

“做成门匾挂在院门口。”

秀姑接过宣纸就去办了,从此清北院就改成了落萱院,慕容萱在太师府的院子就是这个名字。

其实在慕容萱和凌司北要了这个院子之后,她也想过要不要将院名改成落萱院,她还挺喜欢落萱这两个字的。

但想想毕竟这里是战王府,并不是她的家,也就没有提出,没想到现在凌司北亲手将院名给改掉了,还是她想要改的名字。

只可惜这一切她都没有看到。

深夜的皇宫内。

“主子,今日安王那边的人来报,福宁公主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福宁?”指甲涂染着鲜红颜色的柔荑,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敲打着。

“主子,上次望月楼的事情,慕容萱就是福宁公主叫走的。”

“巧合而已。”福宁公主什么人?后宫长大的都是人精,战王府现在可以说的他们这些皇子公主最大的依仗。

福宁不像她的母妃那样无脑,她想要接近战王府的心思早就不止一次表现出来了。

“主子......”

黑暗中那双好看的手微微一抬,正在说话的男子就没有继续说话了。

“小喽啰而已,这火总归烧不到皇儿身上,还能提前帮皇儿解决一个竞争。”最终继承大统的是她的皇儿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

“是......”

翌日一大早,卢管家就到了落萱院,走进院门的时候,看着光秃秃门匾的位置,卢管家脚步顿了一下。

凌司北早就已经醒过来了,自从慕容萱离开之后,凌司北的睡眠就越来越不好了,每日只能入睡两个时辰而已,此时的他也正躺在床上发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