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信(1 / 1)

信的内容:

王爷,原本这件事情理应当面和你谈的,只可惜这段时间你我都比较忙碌,没有机会碰面。

你这次离开上京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们早就已经签订好的协议和和离书了,怎么样的形式解除关系也无关紧要了。

如今你的腿伤也已经快要痊愈了,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至于,至于战王妃这个位置,其实你一开始就可以直接找我说明的,这样也不用耽误你和欧阳姑娘的时间了。

既然是心上人,那王爷就不要委屈了人家,本来你我之间也就一纸协议的关系而已,之前我们也已经说好了,只要你开口,即使是你的腿伤还未去痊愈也没有关系的,我是会一样为你治疗的。

我走了,和王爷合作很愉快,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要是需要和欧阳姑娘解释的话,你可以将协议的内容和这封信都交给她看的。

和她解释清楚,她会体谅你的,祝愿你们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医馆那边还要麻烦王爷帮忙照看一下,不需要过多的照顾,我都已经交代好了,要是他们遇上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们可能会到府上求救,届时还望王爷能给予他们一点点的帮助就好,不需要多,给他们指个方向就好。

三生有幸与君相识,后会有期。

慕容萱留。

慕容萱留给凌司北的信很简短,很现时代。

只是凌司北的脸色却越来越沉,散发出来的寒气也越来越甚,就连门外的凌一也有所感觉。

拿着信纸的手青筋凸起,指尖泛白,信纸被捏住的那部分已经褶皱了起来。

此时的凌司北内心的怒火疯狂的串烧。

了解到是萱儿自己主动要离开的时候她就料想到,她给他留的信里面的内容,并不会是他想要看到的内容。

果然如此,只是他没有想到她会祝愿他和欧阳晴,难道她真的对自己一点喜欢的意思都没有吗?

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她的离开,凌司北现在身心都难受,她却轻松的留下一封书信就走。

谁要和欧阳晴百年好合了?他要的从来都是她慕容萱。

“凌一!”凌司北带着怒意沉沉喊了一声。

凌一马上就推门进来了。

“让人密切关注医馆的动静。”

凌一微顿,领命之后就离开了房间,他明白王爷的意思,关注的是看看王妃有没有和医馆联系。

凌司北虽然很生气慕容萱的离开,但他也很清楚现在慕容萱也可能还在危险之中。

回过神来看着桌面上摆放着的瓶瓶罐罐,每一个罐子上都贴着一张纸,上面有慕容萱亲手写的药名或者用法。

她对于他的治疗从来都是那么的细心的。

凌司北随手拿起一个小药瓶,紧紧的握在手里,就像他现在内心想要紧紧的抓住慕容萱那样。

环顾着整个卧房,原本他住在这里的时候,房间的模样早已经变了个样,现在的清北院几乎都是慕容萱亲手布置的。

这个卧房里满满的都是萱儿的影子,她重新设置的格局,她亲手更换的帘布,还有她亲手布置的床榻......

看着关于慕容萱的一切,凌司北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原来一切都怪他,是他没有和萱儿解释他和欧阳晴的关系,是他没有及时和她表明心意。

一切都好像是他自己断送了他和萱儿的一切可能。

凌司北有些痛苦的低下头。

不,他和萱儿不应该这样的,他要找回她,他要亲口和她说他心悦于她,他还要解释和欧阳晴的关系,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自他的内心。

对,他要找到萱儿,他要和她解释清楚。

“凌一!”

“爷。”在门外刚吩咐完手下关注医馆的事情,又听见了王爷带着些着急语气的叫喊,凌一还以为出现了什么事情,直接推门而入。

“进宫,进宫找福宁,找那个声音。”凌司北的声音很焦急,他整个人也很慌乱,他的腿现在停下来上药之后,已经疼痛的不能动弹了。

但是现在凌一却看到了他挣扎着起身下榻,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王爷,甚至最初伤到腿的时候,王爷也没有这样的表现。

凌一微顿脚步过后,立马上前拦住凌司北下榻的动作。

跟着凌一一起进来的秀姑出声劝到:“爷,福宁公主已经回宫很久了,现在大概已经歇息了,今日公主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继续没有休息好的话,就更加难找到那个人了。”

秀姑也是实话实说,福宁公主今日的状态确实是非常不好,她也很想立马就去找到那个人,确定王妃的安危,但现在这个时候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一是福宁公主那边的状态,二是因为王爷的状态。

王爷的腿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才行。

听见了秀姑的话,凌司北抬眸,眼神骤冷,冷冷的目光凝视着秀姑。

凌一是个只听凌司北命令的人,虽然他现在很认可秀姑说的话,但还是试探性的喊了凌司北一声:“爷?”

凌司北许久之后才道:“都出去吧。”

秀姑说的没有错,福宁那里可能就是他找到萱儿的唯一线索了,他不能冒险。

秀姑和凌一对视了一眼后,便又退了出去。

这个晚上凌司北就像是不知道疲惫一样,彻夜未眠。

这个晚上一样未眠的人也不止凌司北一人,还有景王府的慕容婉和太师府的刘氏。

虽然慕容萱出事的消息已经被封锁了,但是她们两人也是幕后主使之一,那些刺客当中就有他们两个派出的人。

而且直到现在,她们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回来,两人一直都担心会被查出什么,所以在收到慕容萱坠崖的消息之后,两人是既开心又很担忧,这几日一直都是寝食难安。

当初那个贵人让她们给人跟着他们一起去刺杀慕容萱的时候,两人毫不犹豫的就派了人跟上。

她们两个不知道贵人的想法是怎么样的,但她们两个派人跟上也的确是有私心在的,她们没有想过让慕容萱继续活着。

派出人跟着一起参与刺杀,也是想看着慕容萱死去,还有就是万一出现点什么问题,她们的人也能第一时间就解决掉慕容萱。

至于她们两个派出去的人,傅慎知也确实已经查到了她们的头上,上次因为慕容睿推慕容萱下山的事情,傅慎知就已经在盯着刘氏了。

一直没有动她,也只不过是还没有找到背后之人的线索罢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