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可能还活着(1 / 1)

福宁公主离开后,他们三人就来到了凌司北的书房。

“福宁和萱儿听到了什么?”凌司北对着傅慎知问道。

傅慎知叹了一口气,“当时我在问徐衍你和欧阳晴的事情,王妃听到了你最初要找欧阳晴当王妃的事。”

凌司北没有话可说了,当初他确实是这样做的,当时还不认识萱儿,要娶的人也是慕容婉,欧阳晴对他有恩,而且欧阳晴也想嫁给风凌的王爷。

所以他才派人出去找,打算以此报恩,只是认清对萱儿的心意之后,他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想法了。

不单单是萱儿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有他自己也接受不了再有其他女人进入他的生活,之所以还一直让徐衍找欧阳晴,也是想要快点还恩情,撇除和欧阳晴的关系。

只是现在......

“当初你应该早点和王妃解释你和欧阳姑娘的事情的,和皇上的计划也理应让她知晓的。”

问过福宁公主之后,傅慎知已经和确定慕容萱选择只身一人离开,就是和凌司北有关系了。

因为当时他们说完之后,灌木丛中传来声响,他们才发现那里有人的,发现之后,人还跑开了,说明什么?

说明听到他们说话的慕容萱是在意他们所说的那些的,不然她完全可以一直待在灌木丛中等他们两个过去之后才出来,也不用跑开。

慕容萱因此误会了司北,加上当时的事情多,司北没有及时和她沟通,再有后来皇上制定的那个计划。

误会加深,慕容萱因此要离开,黄奇是司北的人,她只能用药。

“现在说什么都好像晚了。”徐衍小声的说道,他现在有些怂。

毕竟慕容萱离开的原因真和他们分析的这样的话,他就成了罪魁祸首了,导致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这些误会的,徐衍“功不可没”。

还有就是那天晚上说司北一开始就要找欧阳晴当王妃的事情就是出之他口。

凌司北周遭的冷气渐渐收敛了起来,刚刚还锐气逼人的眼眸也渐渐黯淡了下来。

一股颓废的气息渐渐将他笼罩,凌司北知道,这一切都怪不了别人,只能怪他自己的自高自傲,怪他自己过分自信才没有及时和萱儿解释他和欧阳晴的关系。

都怪他......

“司北,现在找遍了整个断崖都没有找到王妃,这是个好消息,说明她......没有死。”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死整个词有些沉重,所以傅慎知说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对呀,司北,没有找到王妃嫂嫂的尸首,那就说明她还活着呀。”他怎么没有想到呢!

凌司北闻言,抬眸看着他们两个,眼神中有一丝亮光闪过,只一瞬又黯淡了下去。

萱儿很大可能还活着是天大的好事,但是想到萱儿已经选择了离开,他就接受不了,心里有些钝痛,好像有什么一点点的在流失。

“司北你不能这样,王妃很大可能是还活着,但是也很可能还在刺客的手中,你要保持清醒,找出背后之人救出王妃,解除你们之间的误会。”

傅慎知此时的内心还挺矛盾的,知道慕容萱的离开是主动的,他还有些窃喜,说明她对司北的心意没有那么重,但是看到司北一下子就颓废下来的模样,他又于心不忍。

好友好不容易恢复了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找到了心悦之人也有了人的模样,他实在的不忍心看到再次陷入黑暗的司北。

“对,慎知说的没错,司北,王妃嫂嫂还等着你去救她。”

他们说的话,凌司北都听进去了,周遭颓废的气息也退下去了许多。

沉默片刻之后,凌司北开口了。

“既然断崖那里都没有线索,那就从刺客身上找,福宁那里的线索我亲自去。”

他不能让萱儿在刺客的手中待那么久,这样萱儿一样是非常危险的。

傅慎知和徐衍两人颔首。

交代完事情之后,凌司北让他们先离开,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也就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腿部传来的疼痛。

骑马赶了两天的路程,他的腿一直都紧绷着的,本来就还没有康复,这样高强度的紧绷,他的腿早就已经撑不住了。

他让秀姑推着他回到了清北院。

这里是萱儿一直住的地方,整个院子都充满了萱儿的气息,只是在小书房和小药房再也看不见那个忙碌的倩影了。

到了清北院,卢管家也在。

王爷回府了,他知道王爷忙完一定会回清北院,所以早就已经在等候了。

王妃那天临走的时候交给他了一箱子的药,是给王爷的。

当时他不知道王妃为何要提前将药备好,还问了,结果王妃告诉他,她要去义诊,担心到时候王爷回来她不在,没法给王爷查看身子,所以才先备好了所有的药物。

还有之前丫鬟打扫清北院的时候在小书房的书桌上也发现了王妃给王爷写的信件,卢管家担心王爷可能看不到,这次也想提醒王爷看信的。33�0�5qxs�0�2.�0�4�0�2m

凌司北亲自接过卢管家的递来的药箱,抱在怀里,自己操控着轮椅往小书房的方向去。

书案上果然有一封写着王爷亲启的信,是萱儿的字迹。

不知为何,此时的凌司北有些不敢伸手去拿信,他害怕信里写的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现在已经知道萱儿为什么会选择离开了,所以这封写的肯定也不是什么他愿意听到的话吧?

想想和萱儿相处的点点滴滴,内心有存些侥幸的期望。

他盯着书案上的那封信看了很久,直到腿部传来的疼痛有些忍受不住,脸上变的有些苍白痛苦起来。

秀姑和凌一一直都跟在他身边,见到此情形,秀姑上前劝道:“爷还是先让府医过来检查一下您的腿伤吧,王妃最在意的就是您的腿伤了。”

对了,萱儿最担心的就是他的腿了,他一喊疼,她就要给他涂药,让他吃药,他先让人检查腿伤再看萱儿留的信吧。

秀姑见他点头,才去将府医叫了过来,检查过后,用的也都是慕容萱留在箱子里的药。

等凌司北一切收拾妥当了之后,他才让凌一将信拿了过来。

打开信封的手指有些畏缩,微微抖了一下,信上的内容呈现在他的眼前。

果然......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