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下药的目的(1 / 1)

两天后,凌司北回到了上京地界,这时距离慕容萱失踪已经过去了六天时间。

凌司北直奔山崖底下,徐衍和傅慎知两人接到消息已经在那等着了。

即使是过去了那么多天的时间没有找到慕容萱,他们也没有把人撤走,已经在重复搜索。

已经清醒过来的黄杰也在。

慕容萱是在他眼皮底下走的,他失职了,所以他醒来后便没日没夜的在断崖低下和断崖上,来来回回的搜索慕容萱的身影。

山崖底下没有人家,更加没有路径可走,这么些天,徐衍和傅慎知派出的人已经开垦出了一条路来了。

凌司北驾着马一路到了水潭边上。

下马的时候整个人往前扑去,还好凌一反应快,过去接住了他,由于长时间的驾马脚部用力,他还未痊愈的腿早已经麻木了。

凌司北到来,黄奇还有当时安排在慕容萱身边的两名暗卫都跟着徐衍和傅慎知走上前。

三人齐齐跪在凌司北跟前,等待处罚。

“当时是什么情况?”凌司北沉声问道。

两名暗卫就将当时被刺客保包围的情形都和凌司北说了一遍。

凌司北听完对着黄奇问:“你当时在哪?”

黄奇是他给萱儿明面上留的人,虽然是男子不能和秀姑那样近身伺候,但也是要对萱儿寸步不离的。

可是刚刚暗卫却说,萱儿自己驾着马车的。

黄奇:“......属下在苏江医庐。”

话落,凌司北随手拔出凌一的佩剑,直指黄奇,“为什么不跟着她?”

黄奇沉默了,为什么不跟着?他也想跟着,可是他被下药了,找来大夫看都没有用,只能等他自己睡醒。

傅慎知见状,皱眉上前,根据黄奇所说的,他已经猜到下药的人应该就是慕容萱了,只是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下药而已。

“他当时被下药了,大夫也没有解药的办法,一天后才醒来的。”

“下药?”凌司北顿了顿,之后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按他们说的,当时萱儿就带了黄奇去苏江医庐,还有他安排的暗卫在,能在黄奇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给他下药的人,就只有萱儿了。

还是连其他大夫都解不开的药。

凌司北握剑的手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

“为......什么?”萱儿为什么要给黄奇下药?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猜到真相的,不知道王爷为什么会问出为什么这句话。

想徐衍傅慎知他们猜到真相的,也没有想通慕容萱为什么会给黄奇下药。

秀姑在凌司北的身后,神情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是女人,和王爷他们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黄奇已经跟着王妃有段时间了,她自然不会觉得王妃会想要杀害黄奇。

但王妃去医庐只带了黄奇一人就很说不过去了,再怎么说黄奇也是个男子,即使没有她在王妃身边,王妃也不可能只带黄奇一人进深山。

“王妃只带了到医庐,蓉烟和顾家没有说什么?”秀姑突然出声询问,大家都将目光投向她。

她也只是看着黄奇,这是她问黄奇的。

片刻后黄奇才回答:“王妃对医馆那边说谎了。”

“说谎?”

“嗯,王妃和医馆那边说的是要回王府住,所以他们便放心了,没有让蓉烟跟上。”

再结合暗卫所说的,秀姑已经明白了一切,这是王妃她自己要离开了,只是没有想到遇上了刺杀!

不光是秀姑,徐衍他们也都明白了,只是不明白慕容萱她为什么要走?

这样的真相被揭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凌司北了,他怎么想都没有想通,萱儿为什么谁都不带一个人离开?

她要去哪里?她现在又在哪里?

“哐当”一声,凌司北手里的剑掉在了地上,凌一弯腰捡起。

这可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宝剑。

得知真相后,凌司北一脸颓废的坐在轮椅上,他很无力,想不通为什么?

徐衍和傅慎知看他这样有心想要安慰,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因为他们也还没有想明白。

直到一一行人回到战王府,看到已经等候在前厅的福宁公主,徐衍和傅慎知才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显然两人都已经想起了火烧望月楼那天晚上在那个漆黑的小径上发生的事情了。

凌司北本来就没有多少心思应对她,现在就更加没有心情了。

“有事?”

“皇叔,小皇婶的事情......”福宁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听到消息之后就赶到了战王府。

到了才发现凌司北不在上京城,这才恍然大悟,也更加内疚了,要是她早点和小皇叔说她听到的消息的话,或许小皇婶就不会遇到刺杀了。

她病的这段时间想了挺多了,蓉梨大婚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她知道蓉梨以前慕容萱身边的陪嫁丫鬟。

大婚那天她也去了,在慕容萱她们看不见的地方,看到了慕容萱对她身边人的情谊,她羡慕了。

她也想要这样的情谊,所以她想放下心中的那些算计,用真心去对待人,或许她也能和慕容萱结交。

提到慕容萱,凌司北才正眼看着她。

面对此时浑身散发着寒气,脸色又黑又沉的凌司北,福宁深吸了一口气,开口:“望月楼,那个时候把小皇婶叫走,是因为之前提前知道了有人要对小皇婶不利;

可是福宁提前让人检查了望月楼,并没有发现什么,还是不放心才将小皇婶叫了下来。”

这是也是当时她所想的。

“当时为什么不说?”凌司北厉声问道。

原来,一直都是他搞错了,那些人一直都是冲着萱儿而去的。

此时凌司北很后悔没有保护好慕容萱,没有安排多一些人跟在她身边,都是他的错,他不该......

福宁心间一颤,当时为什么不说?

当时只听见了他们的谋划,并没有看见人,这些时日她也一直在找那时候听到的那个声音,只是没有找到。

她不想再让小皇叔觉得她另有所图,所以没有说,她想找到人了之后再说。

徐衍见状上前微微侧身挡住了凌司北想要杀人的眼神。

“对呀,公主,火烧望月楼之后你怎么没有及时说呀?”

“我.......我,没有看到人,只听到了声音......”

“公主是在什么地方听到的?现在还能记起那个声音吗?”傅慎知抓住问题的关键。

福宁点了点头,“在玉玄殿附近的小道上,夜晚时分,听声音不像是内侍。”

玉玄殿,福宁公主的寝殿,调查方向都没有,只能靠福宁公主分辨出声音。

交代完之后福宁就要告辞了,天色已黑,宫门就要下钥了,她还要赶回去,加上现在凌司北看她的眼神,有些可怕,她也不敢多留。

“等等。”傅慎知叫住了要离开的福宁。

福宁疑惑转身。

“那天晚上在御花园小径,公主和王妃听到了多少?”

福宁看了傅慎知和徐衍一眼,之后看向凌司北,几秒后收回视线,“都听见了。”

徐衍心里一个咯噔,完了!

慕容萱为何离开又多了一个原因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