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刺杀(1 / 1)

暗中的两伙人,一伙是宫中那神秘人派出的杀手。

另一伙,也不能称之为一伙,也就是两个暗卫,是凌司北留下保护慕容萱的,在慕容萱醒来点起火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看着她了。

当杀手越靠越近时,暗卫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十几个杀手已经将慕容萱包围了起来。

黑暗中突然冲出那么多人来,慕容萱也是吓一跳,不过她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稳了稳身子,拉住套马的缰绳,挥动鞭子,突然发动。

站在马车前方的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慕容萱会突然发动,直到马已经到他跟前了,才闪身躲开。

也就这个时候,凌司北留下的两名暗卫发出了一枚信号之后,立马上前阻止要上前追赶马车的杀手。

慕容萱得以出逃。

马跑得飞快,早已经没有了方向,跑着跑着就跑偏了,跑到了小路上。

慕容萱的驾车技术本来就没有实践过,能让马车动起来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还要让她在马儿疾跑的情况下控制方向,那就太为难她了。

所以她只能任由马儿自己跑,一边祈祷杀手不要追上来。

终于跑了一段小坡过后,马儿的体力有限,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慕容萱这才想着到了什么地方?

还未来得及想到底是什么人会派出那么多杀手刺杀她,头顶后方便传来一声响声。

她侧过身抬头往上一看,是一名拿着剑的黑衣人,正站在马车的棚顶,俯身看着她。

慕容萱有些慌乱起来,准备挥动手中的鞭子,让马儿再次疾跑起来,只是还未等她挥动鞭子,两侧又出现了四名名黑衣人。

四人也一起行动,试图将套在马身上的缰绳砍断。

慕容萱顾不了那么多,肆意挥动着手上的鞭子,却没能打中一人。

不多久缰绳就被砍断了,车马分离,慕容萱被摔倒在了一边,五个黑衣人慢慢的围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慕容萱慢慢起身,有些害怕,小步往后挪,强装镇定的问道。

“要你命的人!”其中一名黑衣人回答。

“我,我身边一直有人保护,他们很快就要来了,你们要是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

黄奇已经被她下了药,现在还在昏睡,说有人保护她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而已。

刚刚回答慕容萱的那名黑衣人嗤笑一声,“你的暗卫已经被我们的人牵绊住了,不然你觉得到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不出现保护你?”

暗卫?真的有人保护?

慕容萱拧眉,真要是他说的那样的话,有人保护现在她也是一样的危险,就像他说的,都到这个时候了,要还有人保护,早就出来了。

现在这种情况唯有靠她自己了,只是腿部微微的颤抖出卖了她的强装镇定,她现在心里是很害怕的。

没有办法面对生死,是人都会感到害怕,她这个样子已经算好的了。

那个说话的黑衣人在靠近,慕容萱摸索到腰间的荷包,在那人凑上来的那一刻将已经开口的荷包扬了出去。

洒出了一些粉末,蒙面的黑衣人立马捂住双眼,大喊大叫起来。

那人身后的四名黑衣人在原地没有动,大概也是怔住了,慕容萱撒腿就跑,后面的黑衣人才再次逼近,追赶上来。

慕容萱一直拿着她的那个荷包和鞭子,黑衣人也没有靠的很近,应该也是顾忌她那荷包里面的东西。

毕竟身后的那名黑衣人的眼睛已经流血了。

没有过多僵持,其中一名黑衣人就让其余三人一起行动,将慕容萱控制住了。

“将她的脚筋和手筋都挑断。”

“刚刚伤眼毒药,一会是不是就该和你娘一样用针了?”刚刚那名发号施令的黑衣人对着控制住慕容萱的其他三人说完,凑上慕容萱的跟前有些戏谑的说道。

三名黑衣人听命后立马就开始行动,挥剑将慕容萱的手筋脚筋都挑断了。

慕容萱受痛发声,瘫软在地,鲜血不停的从她的四肢涌出。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是痛出的泪,也是心痛绝望的泪水。

她的手,她还要拿手术刀的手,就要这样被毁掉了,她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清楚。

慕容萱以为离开了太师府,她就能自由自在;她以为她对于凌司北来说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她认为她在这个时代一样也是可有可无的,所以她才没有任何顾忌的一个人离开,她想过在途中可能会遇上劫匪,但那些以她掌握保护的手段,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知道她的身份,是专门来刺杀她。

而且刚刚那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和她娘一样用针?这群人也刺杀过江母?

“战王妃,你说一会我们该从哪下手好呢?”主子说过,最后再试探一遍,看看她对驻颜术到底是不是知情的,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就杀掉她。

慕容萱此时小脸煞白,四肢疼的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你想要什么?”

这些人提到了江母,又没有第一时间就将她解决掉,明显就是目的还没有达到,她身上还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黑衣人微微一愣,笑了一声,“果然是聪明人!”

“你娘留给你的东西放哪了?”

“我娘?你不是上京城的人?”慕容萱看着黑衣人的眉心皱了一下,也不等他开口就继续说道:“上京城的人有哪个不知道,我娘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我在太师府不得宠,在太师府就没有见过关于生母的任何一样东西。”

不管是她在太师府的时候,还是嫁出去跟随的嫁妆,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江静佩的,不然当初江老爷子也不会去和慕容峰要了。

“你真的没有?”慕容萱的嫁妆,在她出嫁的时候早就已经检查过了,没有江静佩的东西,所以主子一直都没有动慕容萱。

“你们找错人了。”要真的找江母的遗物,应该去找慕容峰。

“那你的医术是怎么来学的?别说你拜了苏神医为师,我们早就知道你在医馆坐诊的事情了。”

“自学成才。”

黑衣人:.......“你......”后面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黑衣人的问话。

有快速接近的脚步声,敌友不明,黑衣人当即让其余三人将慕容萱一起带上,离开原地。

脚步声在慕容萱来的方向传来,他们闲杂唯有继续向前。

只是当他们翻过坡,才发现前方已经没有路可走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