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给黄奇下药(1 / 1)

凌司北不在,慕容萱回的是清北院,毕竟什么东西都在这。

天气越来越冷,上次她已经将一些厚的衣物拿到了医馆,也够穿了,这次回来就是简单收拾一下一些比较紧急的药物,还有给凌司北留好腿伤药。

其他的东西好像都是凌司北的了,她也没有必要带走。

她在战王府待了两天时间,给凌司北留了一封信,和卢管家简单的告别,只说要出去住,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卢管家也习以为常,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在蓉梨回门的前一天晚上,她回到了江宅,等着蓉梨的回门。

几人吃过回门宴之后,又回到了医馆,慕容萱给蓉梨放假,她都不要,也跟着回了医馆。

都走了,留下慕容萱一人,她现在还不想去医馆,她想出去走走。

于是黄奇就跟在她身后,在街上走了起来。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战王府的门口,她也没有打算再进去了,昨天晚上走的时候也没有好好看看这战王,既然走到了,慕容萱就打算在门口站一会儿。

门口的侍卫看见了她,还过来询问是不是大门有什么不妥。

战王府,终究不会成为她的家,再好也不能留恋了。

“走吧。”该回家了。

慕容萱回到医馆,吃完饭后,将她自己的小药箱拿了回去。

蓉梨和顾铭新婚,她也不想这个时候和大家说别离,在顾宅她自己的房间里留了一封信,她知道,蓉烟会隔三差五的去帮她打扫房间的。

告诉大家她回王府住,第二天就带着些行李离开了。

黄奇不解,“王妃,这些东西您不是刚从府上带出来吗?”

“是啊,但是我们不回王府,我们去苏江医庐。”

只有说回王府住,大家才不会担心她,要是直接说要去医庐的话,一定会有一个人跟着她一起去的。

主子的事,黄奇也没有再问,就启程出城了。

到了山里面,也到了饭点了,黄奇才惊觉,没有人做饭。

他跟在慕容萱身边的时间不长,每次也都有秀姑或者蓉烟在,都是她们做的饭菜,现在只有他和王妃两人,他不会啊。

还未等黄奇想出法子,慕容萱就到厨房开始动起来了。

“黄奇你过来帮我一下。”

“王妃,属下.......不会做饭。”黄奇有些窘。

“没事,我会,你帮我打扫一下就可以了。”她边说边清理灶台。

黄奇看她的架势不像是说说而已的,赶紧上前帮忙。

半个时辰后,黄奇的卫生也搞好了,慕容萱的饭也做好了,简单在院子里摘了点菜做了两个,还好这里还有之前做的腊肉。

晚上的晚餐依旧和中午一样的菜肴,也是慕容萱动手做的。

睡前,慕容萱叫来黄奇,两人在小客厅里喝了点茶水,才去休息。

......

皇宫中。

“主子,慕容萱只带了一个车夫出城,进山了。”

“嗯,那就动手吧。”

“是.......”

“去和慕容婉或者太师夫人要点人一起带过去。”这样即使是失败,还是后面被查到,都不容易被发现,能查到的只有太师府和景王府而已。

“属下明白。”

那人领命走了之后,坐在黑暗中的那名女子,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他们的最终的目的是战王,但是他们本身的目的就是想让他和慕容萱分离,好让他们安排的人趁虚而入。

现在的局面刚好正中他们的下怀,还能永久的除掉慕容萱这个不被大家喜欢的女人,上天都在向他们走来,这么好的机会,没有理由不抓住的。

所以凌司北他们现在都要快到欧阳山庄了,都没有遇到任何的刺杀,连个强盗都没有遇上。

离上京城越走越远,凌司北的眉头就越拧越紧,直到到了欧阳山庄,凌司北才有些怀疑,他们的猜测是否有误。

“凌一,你说我们的猜测是不是有误?”上京也没有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难道这个计划已经被他们知晓了?

“属下不知,但最大的可能就是针对您的这个了,或许他们是想要回程的时候再动手?”

凌司北沉默了,凌一说的也不无道理,但他总感觉什么地方被他忽略了。

“让宫里的人盯紧一点。”

今日胸口有些闷,感觉不太舒服,凌司北从怀中拿出慕容萱的手帕,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属于慕容萱的气息涌入鼻腔,他才感觉好点。

慕容萱第二日刚过寅时就起了,天还是黑的,她也没有收多少东西,换了个男装,穿多了点衣服,将银钱和银针还有手术刀那些都放在了身上,减轻了双手拿的东西。

还好天气冷,穿的多,而且里面她让人缝了很多大兜,能放很多东西。

带好东西,慕容萱就点着一个灯笼往山下走去,黄奇没有醒,因为昨晚睡前的茶水被她下了药,她下的量有些多,黄奇大概还要睡上一整天的时间。

没有办法,黄奇是凌司北的人,让他知道了,他一定会跟着的,带上他不方便。

马车就在山脚下,放好东西之后,慕容萱自己驾着马车就出了山,在分叉路上她还下车做了伪装,扫去了马车车痕。

然而她没有发现她所做的一切都被暗中的两伙人看在眼里,并且还有一伙人正在伺机而动。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