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好大的一盘棋(1 / 1)

“傅大人,您能帮忙问问王妃是如何做到那么快速就将毒验出来的吗?”

“嗯?刚刚王妃还在你怎么不问?”傅慎知拧眉侧过头。

“这,这不是王妃嘛,小的不敢上前搭话啊......您看?”贵人的脾气都不好,他都知道,现在外面都在传这件事情和王妃有关,要不是见傅大人和王妃的相处那么和睦,他也不会上来问傅大人了。

“行了,找时间帮你问。”慕容萱的医术高超,她要是在大理寺和他合作办案的话,一定能事半功倍。

只是,这样一来他和王妃的接触就越来越多了,傅慎知不禁怀疑,他也不知道那样做了好不好?

想到此,内心既有些期待又有点纠结。

......

慕容萱没有回战王府,直接到了医馆。

傅慎知虽然已经有了毒药来源的线索,但她也认真想过了,这些线索太泛,太单一了,砒霜很可能也是日积月累的,才有那么大量的。

还有就是,能在皇宫中就那么明目张胆放火的人,权力一定也不小。

当时太后和皇后都在,这件事情真的是冲着她来的吗?

慕容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为了一个她,名义上的战王妃,搭上一个太后和皇后,一旦露出什么马脚,这笔买卖实在是太亏了,难道推她出去只是想搅和视线?

慕容萱自知自己不是个很聪明的人,回到医馆后,她将她现在所知道的势力关系都在纸上面写了下来,希望能看出点什么相关的逻辑来。

傅慎知那边在上京城的各大医馆和药铺走访过后,都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准备转战宫中询问调查结果。

晚间经过战王府的时候,他叫停了马车。

他想了想,还是先来找慕容萱一趟,不管是没有查到线索还是帮仵作问为何能如此快的分辨毒药,他都应该来这一趟。

结果刚到王府门口就被告知,王妃还未回府,已经是戌时过半,也就是因为他和凌司北的关系,卢管家才说的实话。

而且卢管家也并没有紧张之意,说明他们这个王妃经常都不在府上。

没有找到慕容萱,傅慎知也只能作罢,进宫问调查结果,顺便找凌司北讲调查进度。

都昂傅慎知进到宫中的时候,不管是早上流言的源头还是他要找的砒霜毒的源头,都找到了一个冷宫的宫女身上。

而且傅慎知的人查到的时候,人已经死在了冷宫中,死于中毒,口吐白沫,面部表情痛苦扭曲,只是这是自杀还是被人杀害就不得而知了。

傅慎知和前去禀告的人恰好错过了,不过也不碍事,他已经到宫中了,看到冷宫中的情况之后,立马就让人去叫了大理寺的仵作进宫。

其实他更想让慕容萱进宫的,只是现在慕容萱也不在王府,只能暂时打住,命人待仵作来过之后将尸体带回大理寺。

他在宫中找到凌司北,徐衍也在,看样子是宫外的流言已经有消息了。

“宫外的流言已经有信了?”

“对啊,查来查去,还是在宫中,你那边怎么样了?”徐衍无奈的回答。

“正准备找司北说这件事。”傅慎知看了一眼正在桌前埋头看奏折的凌司北。

凌司北闻言抬起头,视线扫过徐衍和傅慎知,最后视线落在了傅慎知身上,示意他开始讲调查的结果。

“昨天夜里望月楼被烧焦的尸体已经有了结果,是事先就已经中了砒霜毒,死后才被火烧的,另外沿着毒和流言查到了冷宫的一个宫女身上。”

“可以啊老傅。”徐衍笑嘻嘻的用手肘撞了傅慎知一下。

“只是当我们的人赶过去的时候,那名宫女已经死了,一样是死于砒霜毒,线索还是断了。”

“死了?被杀人灭口了?”徐衍提声问道。

“还不确定,要等检验过后才知道。”那名宫女平时的人际关系,都已经派人去查了,现在也只能等结果了。

凌司北一直在听,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北和王妃聊过怎样安置欧阳晴了吗?”傅慎知这个时候就不叫他王爷了。

凌司北顿了一下,“还未,一直都在宫里忙。”

看来傅慎知和他想一块去了,只是现在他还未和萱儿谈过关于安置欧阳晴的事情,这样一来,背后的人这次针对萱儿还是有可能的。

当傅慎知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知道傅慎知和他想的是一样的,当时太后和皇后都在望月楼上,更大的可能是这场火是针对太后和皇后而去的,那些有关于萱儿的流言很可能只是个烟雾弹。

当然烟雾弹这个假设是在他和萱儿已经讨论过欧阳晴的安置之后的,因为一旦他和萱儿讨论过后,立马就会有安置的由头,大家也都会知道,这个欧阳晴姑娘,只是一个客人而已发,不会被纳进王府。

也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流言出现,大家也基友不会被这样显眼的流言所迷惑。

只是现在凌司北还未和慕容萱讨论过关于欧阳晴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欧阳晴入王妃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而且慕容萱恐怕也是这样想的。

加上这段时间徐衍的有意而为,恐怕就更加说明了他移情别恋了,这样一来那些有心之人就能利用这件事情,将萱儿拉下。

其他人就有机会从凌司北的后院出发,不管将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到最后他这个战王手上的权很大可能就会被分化,从此就不会是一王独大的情况了,朝堂将会更加混乱。

要是真是他们想的那样的话,这一盘棋就大了!

傅慎知和凌司北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都皱起了眉。

徐衍这时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他大概的有些好心办坏事了,将欧阳晴安置在战王府和有意模糊凌司北和欧阳晴的关系,加上他在慕容萱跟前说的那些话,本来的想看看慕容萱对司北的情意的。

现在要是慕容萱误会的话,按照她的性子,司北这边就难做了,但愿她不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不必太过于担心,我相信萱儿。”她是个很理智的人,不会轻易被人利用,也不会轻易就误会他的。

这个时候不管是傅慎知还是徐衍都已经忘了,昨夜在小径上说的那些话被慕容萱已经全部听见了,或许她是不会被有心人利用,至于凌司北.......那肯定是会误会的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