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尸体上的线索(1 / 1)

“怎么今日的午膳没有鱼?”根据他所了解的,后宫不管大小的妃嫔,每顿午膳上都会安排有鱼,即使主子不吃,也会赏给下边的人加餐。

萱儿喜欢吃鱼,怎么欧阳晴这里今日就没有呢?

“王爷,再怎么喜欢的菜也顶不住顿顿都吃啊。”欧阳晴有些娇嗔的对凌司北说道。

凌司北一愣,好像是这个理,只是萱儿每顿都吃吗?

之后的饭桌上,三人“相敬如宾”,很官方的谈话,慕容萱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凌司北一眼,只是偶尔搭话,默默吃着凌司北和欧阳晴夹到碗中的菜。

这一眼看,凌司北和欧阳晴还真是有些般配。

饭后,慕容萱没有多待,起身告辞,凌司北也跟着她一块出了兴宁宫。

凌司北让凌一推着他,而他自己拉着慕容萱和他并排走在一起。

“萱儿,不管在外面听到什么,都不需要管,我会处理好的。”听到那些流言之后,萱儿肯定想要去查,只是背后之人他还一点线索都没有,他担心会有危险,所以嘱咐慕容萱。

慕容萱沉默了很久,她想到了凌司北说的是什么,根据听到了一点点只言片语,和凌司北现在这样的说辞,她也能猜到,“王爷去找福宁公主对峙过了吗?”

“什么?”他本来就是相信她的,根本就不用找福宁,何况当初他还看见了她和慎知一起出现的。

对,他还把这件事给忘记了,他忘记问傅慎知当时怎么会和萱儿一起了。

慕容萱停在原地,挣开被握住的手,转身面对着凌司北,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王爷昨夜我已经和你说过,当时我和福宁公主在一起,为了我的清白,你应该去找福宁公主对峙的。”

“我知道,我相信你。”

“你不知道,你......王爷你信我?”慕容萱没有想到凌司北会说相信她的话,明明昨天晚上他还在怀疑她的。

凌司北重新牵住慕容萱的手,抬头看着慕容萱的眼睛说道:“是,我一直都相信你。”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萱儿。

“......对不起,是我误会王爷了。”昨天晚上,她真的以为凌司北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经过思考就怀疑她。

“没事,萱儿要知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相信你的,我们是夫妻。”不管是这件事还是和傅慎知一起出现的事情,只要你讲了,我就会相信的。

“......嗯,我知道了。”夫妻是一体的,一荣俱荣的道理她都懂。

(只能说没有有效的沟通,咱们的女猪脚真的想太多。)

皇上留凌司北在宫里还有事情,慕容萱还是一个人出的宫。

到了宫门口,黄奇已经在等着了,上马车时,他小声的在慕容萱的耳边说了她打听到的事情。

慕容萱果然没有猜错,外面已经在传是她以为善妒而放火烧望月楼的消息了。

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加上宫里面发生的事情,参加宫宴的人也肯定不敢乱说话,怎么就连街头巷尾都已经在传这件事情了呢?

有人在推动这件事!

到底是什么人呢?

凌司北的王妃被污蔑,最有利的就是外面传即将入王府的欧阳晴,但是相处了那么些天,实在是看不出,欧阳晴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背后的推手到底是什么人呢?

“黄奇,改道去大理寺。”她没有记错的话,昨天夜里,凌司北将后面的事情都交给了傅慎知,她要去看看傅慎知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

“遵命。”

“哎,王妃,大理寺这种地方,您怎么能去呢?不是老奴说您......”宋嬷嬷在那好一顿说教,说堂堂亲王妃,不应该到大理寺这种处理朝堂政事的地方,对凌司北不利。

好在大理寺离皇宫不远,很快就到地方了。

马车刚停下,宋嬷嬷还没来得及抓住慕容萱,她就跳下了马车。

边往大理寺走边说,“黄奇,让人给宋嬷嬷送回去。”

“哎......王妃,您这么做可不行,太后娘娘......”

慕容萱停下脚步,转过身,“嬷嬷,王爷都没有管我,你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做什么?”不就是太后派来的人吗?她现在一点也不怕,反正都要解除关系了,有事凌司北会担着。

“王妃你,你.......”宋嬷嬷真没想到慕容萱是这样的大胆,被气的一口气提着,喘不上来。

慕容萱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黄奇,转身就进了大理寺的大门。

黄奇连忙招来两个衙役,将宋嬷嬷送回王府,王府有卢管家在,所有的一切他自会解决,他自己则是跟着王妃进了大理寺。

慕容萱找到傅慎知的时候,他正在和大理寺的仵作讨论那些在望月楼被烧焦的尸体。

太奇怪了,按道理来说,四层以下的人更加容易逃脱才是,结果却是四层上面的人都活了下来,楼下的人都死了。

现在仵作已经证实,被烧焦的尸体全都不是死于火灾,而是另有原因。

慕容萱在就近门口的那具烧焦的尸体前蹲了下来,随手拿起仵作的工具,也跟着检查。

没多久,慕容萱就得出结果了,“死者死于中毒,死后才被火烧,毒是最常见的砒霜。”

傅慎知和仵作闻声转过头来,只见慕容萱正拿着手帕在擦手上的银针,而她眼前的尸体喉咙以下的地方已经被剖开。

仵作和傅慎知都被她震惊住了,傅慎知之前在阳关镇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怕尸体,但也没有想到她竟如此大胆,将尸体剖开了。

他敛了敛心神,上前拱手一礼,“王妃。”

仵作听他喊王妃,也赶忙上前行礼。

“免礼,不必那么多礼节,往毒的方向恐怕是不能继续往下查了,不知道傅大人还有没有查到其他的线索?”

“其他的线索现在还没有找到,不过毒这一方面还是可以继续往下查的。”傅慎知听到她的话挑了挑眉,没想到对于破案方面她还知道思路和想法。

慕容萱疑惑,最普遍的砒霜,还能怎么查呢?她这时倒是来兴趣了。

以前在现时代上学的时候就很喜欢看悬疑类的电视剧,也看过不少悬疑类的小说,单单的福尔摩斯她就已经看了好几遍了。

“这次的死亡人数不少,砒霜的用量也肯定不少,那么多的砒霜肯定挺引人注目的。”

慕容萱一点就醒,是啊,那么多的砒霜,一定是有个途径的,从这个方面入手,肯定能查到蛛丝马迹。

慕容萱了然的神色落入傅慎知的眼中,傅慎知对慕容萱的欣赏之意更甚了。

关于死因,弄明白之后,傅慎知邀请慕容萱到衙内。

“你等我一下。”说完从荷包中拿出备用的针和常规的线,将刚刚被她解剖的尸体又缝合了起来。

净手之后,才跟着傅慎知走出停满尸体的房间。

整个过程傅慎知都没有离开,眼眼都不眨的看着慕容萱的动作;她真的很不一样,也难怪连司北那样的人也会被她所吸引。

“王妃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傅慎知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他想听她说。

“啊?你指刚刚的缝合?”

傅慎知点了点头。

“我们都要尊重死者。”他们是无辜被连累的,或者可以说是被她所连累的,被烧的面目全非,要是还因为查案,被她弄的连尸体都不完整了,那这样就真的太可怜了,她也太不是人了。

“嗯。”听到慕容萱的回答,傅慎知若有所思。

“傅大人坐我就不坐了,还请傅大人有线索之后,可以告知我一声,以后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傅大人也尽管开口。”

傅慎知和凌司北私底下的关系那么要好,肯定也已经知道她身怀医术的事情了,以后要是有个感冒病痛的,她也很乐意为他诊治。

“好,那王妃慢走。”

慕容萱点点头,带着黄奇转身走出大理寺。

傅慎知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