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善妒流言(1 / 1)

凌司北默了默,正要打算下榻去找慕容萱,秀姑就抱着被褥走了过来。

秀姑上下看了凌司北一眼,边给他整理被褥边说道:“爷,王妃说,她治疗你的腿疾其实一点都没有看起来简单,希望你能好好保护它,别再轻易受伤了。”

王妃说完这些话,秀姑就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意思了。

王妃治疗了那么久才有了那么点成效,结果王爷今日却为了其他女人不顾自己的腿伤,换作是她肯定就不止这句话那么简单了。

凌司北闻言一怔,萱儿这是担心他才生气的吗?

想到这个,气闷的心情缓和了些。

铺好被褥之后,秀姑在榻前站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她也很想知道王爷今日为何会如此维护欧阳晴,也想知道王妃在王爷心中的分量,只是她只是一个下属而已,还没有资格管主子的事情。

踌躇了一小会,秀姑最终什么都没有问就离开了。

凌司北看着她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原以为她有话要说,没想到就这样走了。

不过他可不管其他人的事情,他只要在乎萱儿的就好。

只是凌司北万万没有想到,他所想的和他所做的,完全就是两码事,也促使了两人越走越远。

.......

兴宁宫侧殿的院子,烛光早就已经灭了,里面住着的人也早已经沉睡。

映着月光,窗边闪过一个黑影,惊醒了屋子里躺在床榻上的人。

“谁?”被惊醒的人在床上坐了起来,警觉的环顾四周。

“你说我是谁?”来着轻飘飘的话语落在了床上的人的耳朵里。

“主子!”在黑暗中,床上的人做了个恭敬的姿势。

“属下任务失败,罪该万死!”

“虽然让慕容萱逃过了一劫,但结果和最终的目的也相差无几,起码战王发怒了,慕容萱心里也有了芥蒂,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有了缺口,一旦有了这个缺口,就更能趁虚而入,你做的很好。”

黑暗中的人语气轻快,有光的话,定能看见她面上有些扭曲的笑容。

“打铁要趁热,明日就会有消息说战王妃离开望月楼后就起火的消息,接下来就不用本宫教你了。”

“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床上的人说完,一阵风带过窗口,屋内就只剩下一个人的呼吸声了,兴宁宫再次回归了午夜的宁静。

而在战王府的慕容萱,离开清北院之后就到了清芳园,刚到战王府的时候她就住在这里,这里是离清北院最远的院落。

想想也是,不管是慕容婉还是她,都不是凌司北想要娶的王妃,住在什么地方对于凌司北来说是无所谓的,只要离得他远远的就好。

王府上的院落即使是没有人住,也都安排了人定期打扫,慕容萱过来后也不用怎么打扫,铺好床铺就可以睡下了。

躺在床上,想起搬去清北院后和凌司北相处的点点滴滴,慕容萱捂住胸口,很难受,还有些疼痛,眼泪从眼角溢了出来。

这种呼吸不上来的难受,是慕容萱第一次体验到的,苏麟轩即使是消失了五年也没有给慕容萱带来这样的难受。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天就灰蒙蒙的变亮起来,这时慕容萱才迷迷糊糊的睡下。

凌司北离开的时候,慕容萱还在休息。

今日是李将军出征北疆的日子,陈林也作为副将出征,凌司北一大早就到了城墙上给他们送行。

送行结束,凌司北还想回府看看慕容萱,她连夜跑到清芳园歇息,肯定是很生气,他不知道该如何哄人,但回去看着她总归的好的。

只是还未等他下城墙,宫里就传来急召,皇上要他进宫。

这么一来二去,他便忘记了交代,就进宫了。

皇上经过上次的刺杀之后,变的小心翼翼了起乱来,望月楼的事情,他认为也是冲着他来的,让凌司北一定要彻查。

傅慎知整个晚上都留在了宫中查这件事情,没有什么线索,楼被烧毁了,四楼以下都有宫女被烧死在楼里,这个时间傅慎知正在调查有没有目击证人。

这时凌司北也找上了傅慎知,两人还未遇上,就在御花园的长廊里,遇见了凑在一起说着闲话的几名宫女。

“听说战王妃离开望月楼之后就开始烧起来了。”

“那也不能说是战王妃放的火吧?太后和皇后都还在上面呢,战王妃怎么敢啊?”

“这可不好说......”

“对呀,你们是没有看到太后娘娘对那个欧阳姑娘的宠爱.......”

“战王妃肯定就是嫉妒了,之前大家说她和王爷的关系多好啊,现在突然有个人来和她抢王爷的宠爱,哪里还忍住的......”

“后宫娘娘们的手段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要我说啊,这战王妃还是不够理智,好歹等到私底下单独对她动手呀,这下那么多贵人都在,皇上肯定回彻查,太后娘娘也不会放过她。”

“谁说不是呢?之前亏我还觉得战王妃挺好相处的,没想到竟然如此善妒........”

说着说着,不到谁说了一句:“大家没有觉得越来越冷了吗?”

大家都伸手摸摸手臂,继续说个不停。

傅慎知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来人,将这些人都给我抓起来。”

公然在宫中诬陷亲王妃,看来还是战王给他们的感觉太善良了。

“傅慎知,都给我一一审问,务必找出散播谣言的人。”此时的凌司北周身气息森冷,一脸阴沉,冷锐的目光直直的射向刚刚还在喋喋不休的宫女。

已经被控制住的宫女被吓得身子不停的颤抖。

傅慎知摆了摆手,让侍卫将人都带了下去,他还有话想问问凌司北。

“王爷真要纳欧阳晴?”只有他和王爷的时候傅慎知很直接的问道。

凌司北听后眉拧的紧紧的,怎么现在大家都说他和欧阳晴的关系,他什么时候说过要纳她进府了?

自从成婚之后他便没有了心思,当时说出要娶她的话,也不过是在报恩罢了。

“不会,我想过这个。”

“那王爷为何之前还要说娶欧阳晴的话?”还要徐衍帮忙找人家的下落,他这个好友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凌司北一顿,“之前是为了报恩。”

“那现在王爷不打算报恩了吗?”

“现在王爷那么多,任她选。”让皇上册封所有的皇子,目的就是这样,当初她说的要嫁给当朝的王爷,了了她的心愿,也算报恩了。

“那王爷为何还要将她安排在战王府?”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即将要将哪位姑娘纳入府中。

“......徐衍安排的。”目的也是为了看到萱儿吃醋,他也想看到,于是就没有管。

“什么我安排的?”

徐衍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

“你怎么进宫了?”傅慎知问道。

“我来看看你们都在做什么,王妃嫂嫂都已经被污蔑成这样了,你们还没有有所动作。”

徐衍话落,傅慎知和凌司北异口同声的开口:“什么意思?”

“宫外也已经在传了,很明显这件事情就是冲着王妃嫂嫂来的。”难得从徐衍的脸上看出正经的神色。

他们两个刚刚才听到宫女在传播这件事情,宫外的徐衍就已经听到了,再蠢两人也能想到是有人有意而为。

“慎之,你带人查宫中的谣言,徐衍你去查宫外的。”他也该去和萱儿解释解释了。

“王爷,太后娘娘有请。”

三人听后都蹙了蹙眉,太后这个时候召见,肯定就是为了流言的事情,他们能清楚的分析出并不是慕容萱所为,那太后呢?

“我会和太后解释的。”

徐衍和傅慎知也只能点了点头,分别去调查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