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互相吃醋?(1 / 1)

刚走近人群的两人,又都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看见了从楼上一跃二下的两人。

慕容萱仿佛听见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心好像碎成了一瓣一瓣的。

之前不管的听到外面的流言蜚语有多少,还是听到欧阳晴所说的那些,即使是看到他们两人之间一起去福满楼,她已经打算离开,还是刚刚听到徐衍和傅慎知说的那些,慕容萱在对凌司北还是保留着一丝希望。

而现在那一丝希望好像也没有了。

凌司北不顾腿伤,冒险亲自将欧阳晴从火海中救了出来,这样的深情又怎么会喜欢上别人呢。

一切的温柔和另眼相看,不过是她帮他治疗腿疾的原因罢了,是她自己太自以为是,一厢情愿了。

是啊,她早该看清的,欧阳晴一直都是比她的腿伤更为重要的人,让徐衍亲自去寻找不就已经说明了吗。

慕容萱自嘲的笑了。

傅慎知是跟着慕容萱停下脚步的,也看见了凌司北救出欧阳晴的那一幕,之后有些担忧的看着慕容萱。

他看见了她的难过,傅慎知也替她揪心,身为王爷身边哪会只有王妃一个呢。

傅慎知想要安慰慕容萱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过慕容萱也很快的就收敛了难过的神情,因为秀姑在看到王爷和欧阳晴落地之后和另一边的陈林就默契的上前,将凌司北扶起。

担心凌司北腿伤的两人,对着还在愣神的慕容萱喊了几声。

听到喊声的慕容萱也回过神来,深呼了一口气,收敛了所有的清晰,往凌司北的方向走去。

刚要提步,傅慎知叫住了她,“王妃......”

慕容萱侧身看到了他脸上担忧的神色,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她看懂了傅慎知所担忧的事情,他好像是在怕她会难过。

慕容萱没有说话,只是扯了扯唇角,给了他一个微笑。

而那边被陈林和秀姑扶起的凌司北,顺着秀姑呼喊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了慕容萱对着傅慎知笑的一幕。

一股莫名的怒火窜上心头。

慕容萱来到凌司北跟前,其他的人已经着急忙慌的在叫太医了,太医匆匆赶来先看的也是太后和皇后她们。

现在欧阳晴已经晕倒在地了,想必凌司北内心也十分的着急吧!

看了一眼已经坐在轮椅上的凌司北后,便转身蹲在了地上,帮欧阳晴检查了起来。

凌司北刚要出口质问,被她这一下给咽了回去,只是怒气好像更甚了,她连欧阳晴都有这份心,却不先关心一下自己的夫君。

想到她刚刚和傅慎知在一起的画面,凌司北手握成拳,大声喊了一声:“陈林,让太医滚过来。”

其实他的目的也是想要引起慕容萱的注意,想告诉她,她也受伤了。

他这吼的一声也确实是引起了慕容萱的注意,正要帮欧阳晴检查脚上的伤的她,被凌司北这一声吼震住了,伸出去的手抖动了一下。

凌司北的这一声很大,周围的人都听见了,还在为太后检查的太医也也听见了,太后连忙对面前的太医说到:“你先过去帮王爷,哀家没有大碍。”

太后一直被皇后和其他人护着,也没有伤到,只是有些受惊了而已。

太依赖了,慕容萱也很自觉的退开了,也不能退到什么地方去,只能站在了凌司北的身旁。

一番操作下来,秀姑和陈林都迷茫了,王爷明明在意的是王妃,但现在却为了欧阳晴而发怒。

不怪他们两个这样想,周围的人也都误会了,只能怪凌司北想要引起慕容萱注意的方法用错了。

见慕容萱站到身边来之后都没有开口问他的情况,凌司北一口气堵在喉咙,抬头看了看慕容萱。

只见慕容萱看着欧阳晴的方向双眼无神,毫无生气的样子,凌司北心中一紧,有些担忧,顾不得自己心中的那些带着醋意的闷气,伸手拉了一下慕容萱。

有些委屈的说道:“萱儿,我腿疼。”

可惜六神无主的慕容萱被他拉回思绪后,只听见了他说的那声疼,也没有留意他的神情之类的。

“哪疼?腿疼是吗?”问完也不等凌司北回答就蹲下身子帮他检查,刚要帮他脱掉鞋子,凌司北就握住了她的手,阻止她的动作。

“先回去。”他其实也没有多疼,还可以忍耐,刚刚那样说,也只是想要她关注自己罢了,凌司北也不想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为他做这些。

对上凌司北的黑眸,慕容萱瞬间就移开了,点了点头,站直了身子,才发现,凌司北身上的外衣肩部的地方已经被烧烂了。

他对欧阳晴还真是有情有义。

在她还在失神的时候,大火已经被扑灭了,太后和皇后让所有的人都先行离开。

“司北,这件事情就先交给傅大人吧。”

在慕容萱向凌司北走去之后,傅慎知就已经着手安排调查了,此时他正在被烧毁的望月楼处寻找着线索。

凌司北看了一眼,点头回应。

“晴儿她刚清醒过来,腿伤无法行走,哀家就先留她在兴宁宫住下了。”

“那就麻烦您了。”他并不在意欧阳晴在哪休息。

“不碍事,你和萱儿也先回行宫歇着吧。”说完,太后有些不忍的看向慕容萱,她还是喜欢慕容萱这个孩子的,只是现在凌司北对另外一个姑娘上了心,萱儿也没有犯过什么错,所以看向慕容萱的时候带着些怜惜和不忍。

没办法,她始终是向着凌司北的。

慕容萱看懂了太后眼神中的意思,扯了个微笑和她点头,太后得到了她的回应,最后欣慰的看了她一眼,才带着欧阳晴离开。

“太后这眼神......”挺让人看不懂的;徐衍早就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连带着福宁公主。

福宁公主的状态好不到哪去,皇后走的时候她也跟着走了,事情太多,慕容萱都忘记了问她要说什么事情。

夜已深,现场也只留下了几位王爷、傅慎知和凌司北这几人在了。

凌司北将事情交给了傅慎知,让所有的人都先回去了,他才带着慕容萱出宫。

回到战王府,慕容萱让凌司北先沐浴换好衣裳。

凌司北知道她不习惯在外面洗漱,于是自觉的让陈林带着他到其他院落洗漱了。

慕容萱见此没有说话,收拾起了自己来,等慕容萱收拾好后,凌司北已经在榻上等着了。

“除了脚疼,王爷还有哪里有烧伤之类的吗?”慕容萱也不多说其他的,直接进入主题。

“没有,就膝盖处有些疼。”

听言,慕容萱掀起凌司北的裤脚,只见他的膝盖已经有些红肿了起来,跪下地的那一刻,他没有防备,就这么直直磕了下去。

慕容萱起身去拿了些药膏过来,给凌司北涂上。

“萱儿那会儿去哪了?”怎么会和傅慎知一起出现?

慕容萱涂药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向凌司北,这是在怀疑她?

“王爷什么意思?”

“.......就想问一下萱儿怎么没有在望月楼。”就想问一下你为什么会和傅慎知在一起?

“王爷是怀疑我吗?”

突然间慕容萱就感觉有些生气和委屈了,她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帮他把腿疾治好,他为了心爱的女人却不好好保护,让她觉得这一年以来的治疗都毫无意义了,现在还怀疑她。

慕容萱撒开手,放下手中的药膏,起身就要走。

凌司北手疾眼快,拉住了她。

“我没有这个意思......”

慕容萱转过头红着双眼看着他,“王爷可以去问一下福宁公主,我当时正和她在一起,也是公主把我叫走的。”

“萱儿,我......”他语塞了,看着她红着的双眼,一下子就心疼了。

“王爷的药已经涂好了,暂时还不能挪动,王爷今晚就在这榻上将就一下吧。”挣开手,慕容萱就走开了。

“萱儿......”我可以让人抱到床上去的。

凌司北非常懊恼,他不应该那样问的,早知道就留着直接问傅慎知好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