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难受,偷听(1 / 1)

一众后宫女眷来到举行宫宴的殿门前,皇上和凌司北也也已经带着众位王爷来到了门前。

皇上身体还未完全康复,此时正坐在轿撵上,简单打过招呼过后,就要进入殿内。

慕容萱和往常一样,自觉的来到凌司北身边,接过陈林手中的把手,推着凌司北跟在皇上的轿撵进入大殿。

这个动作只是和平常一样,没有差别,凌司北还是因为她这一习惯而感到喜悦。

此时此刻满心满眼都是慕容萱的凌司北根本没有在意欧阳晴也跟在了慕容萱的身后进入了大殿。

慕容萱身后的位置,平日里都是众皇子和皇子妃的,现在欧阳晴跟在身边,不正是说明了凌司北对欧阳晴的重视吗?33�0�5qxs�0�2.�0�4�0�2m

能进宫参加宴会的人个个都是老狐狸,立马就看懂了里面的门道,众位夫人的心里头已经在盘算如何巴结这位战王的新宠了。

欧阳晴这样跟在身后,凌司北和慕容萱都没有在意,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人家正主都还没有说什么,他们也没有话可说。

只有陈林和秀姑在看到这样的情形后,脸色冷的下来。

他们整个王府上上下下对慕容萱都非常满意,现在欧阳晴的出现,他们虽然不能有什么意见,但在私底下还是会对欧阳晴不喜,有所怨言。

凌司北交代过,让欧阳晴进宫之后跟着慕容萱,她这才没有让人另外给欧阳晴安排站位和坐的位置。

太后和皇后她们一直都以为是凌司北安排的,好不容易见凌司北对一个姑娘如此上心,她们也喜闻乐见。

徐衍和傅慎知都参加了这次宫宴,在皇上他们进来的那一刻,看见慕容萱身边的欧阳晴,两人都蹙了下眉。

慕容萱依旧坐在凌司北的身旁,欧阳晴被安排在了他们身后,这样的座位在外人看来,也有默认了欧阳晴即将成为战王府女眷的意思。

坐在众王爷席里最后面的慕容婉得意的笑了起来,她就知道慕容萱得意不了多久,看报应这不就来了吗?

四周讨论的声音并不多,但心里在意的慕容萱还是听见了,隐忍着心酸,扬起一抹微笑。

皇上和太后对即将出征的将士们一阵祝愿过后,众人才坐下享用宴会上的美味佳肴。

等慕容萱再次坐下后,凌司北就在桌子下面牵起了慕容萱的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和前来敬酒的官员说着话。

两人坐着的位置还有一些距离,后面的人肯定是能看见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的,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慕容萱缓缓的侧过头去,看了欧阳晴一眼。

不出所料,欧阳晴正在看着前面两人在桌子下面握在一起的手,脸上的神情有些嫉妒,又有些失落,发觉慕容萱在看着她后,慌张的转移了视线,端起酒杯掩饰被撞破的尴尬。

慕容萱转过头,安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司北打发那些官员之后,发现了她的情绪不对,正想问她怎么了?慕容萱就挣开了被他牵住的手。

凌司北收紧手,问道:“怎么了?”

慕容萱正好要拿起筷子,听到凌司北的询问,顿了两秒,随后装作没有听懂,转换面上的表情,“什么了?”

虽然慕容萱脸上露出的神情并没有什么不妥,但凌司北总感觉哪里不对,再想接着问的时候,慕容萱已经转过头去,专心吃着桌面上的吃食了。

见她专心进食,也担心她饿着了,就打消了继续往下问的想法,抬手给慕容萱的碗中夹了些平日里她爱吃的菜。

慕容萱默默吃着,没有再说过话。

宴会过半,太后有些疲倦了,叫上皇后和慕容萱还有几个嫔妃,一起到望月楼赏月。

望月楼有四层高,下面的三层都是封闭的宴厅,皇后有时宴请皇宫大臣的内命妇,也会在此宴请,第四层则是四面开放的凉亭式,望月,赏景,都可以。

很久不见的福宁公主这会儿也在望月楼。

“见过皇祖母、母后.......”福宁公主带着些病态见礼。

“福宁你病还没好怎么来这吹风了?”太后有些责备的开口。

“不碍事的皇祖母,太医也让孙女要多出来走走。”

“那就好,那就陪皇祖母在这赏月了。”

“好。”福宁笑了笑,余光看向慕容萱。

果然小皇婶也在。

福宁有些紧张,她刚刚已经查看过望月楼里的东西了,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毕竟现在皇祖母和小皇婶真的来了望月楼。

她的想个法子将小皇婶带走才行。

就在昨天晚上,有些睡不着,就避开了守卫一个人各处转了起来,不经意间听到了,有人要在望月楼对战王妃动手的消息。

于是今日她才装病,提前到望月楼查看情况,她没有提前告诉小皇叔和小皇婶,她依旧还存着那个在危难之际救下慕容萱,让小皇叔对她更加感激的想法。

可是现在那些人在暗,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动手,她有些不敢冒险了。

没多久福宁公主就向众人辞退了,其他人也分散开了,欧阳晴深的太后喜欢,上望月楼后就一直待在太后的身边。

慕容萱这时才从她们的言语当中得知,欧阳晴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宫了,凌司北在她进上京城之后的第二日就带着她见过太后了。

心里闷着难受,慕容萱独自一人走到了一个角落。

福宁走后不久,她身边的宫女又折返了回来,悄咪咪的直接来到慕容萱的跟前。

“王妃,公主请王妃一叙,有要事商议。”

慕容萱有些疑惑,和福宁公主的关系并不好,但也刚好她不想在这里看人家“婆媳”之间的友好相处了,于是就跟着宫女走下了望月楼。

福宁就在楼下等着。

慕容萱还未开口,福宁公主就说话了:“小皇婶先陪福宁走走吧,一会再告知小皇婶叫皇婶下来的目的可好?”

虽然福宁公主每次接近都有她的目,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做出其他伤害慕容萱的事情,慕容萱也就点头答应了。

两人默默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偏了,前面有些黑,没有什么灯光,福宁也发现了,正要开口说正事,前方就传来了男子的对话声。

福宁以为的那些要迫害慕容萱的人,拉着慕容萱就走进了一旁的灌木丛中,后面跟着的那个宫女和秀姑见状也跟了进去。

男子就在不远的地方,仔细一听声音还是慕容萱所熟悉的,是徐衍和傅慎知。

福宁也听出来了,不是坏人就好,四人准备从灌木中走出,便听到傅慎知问道:“王妃身边的那个女子就是王爷当时婚礼前夕要找来当王妃的?”

“没错,就是她,结果找了一年多了才找到人。”

“在哪找到的?”傅慎知没有和欧阳晴接触过,对她的身份是存在疑问的。

“大西北,没想到吧,司北也没有想到,虽然是江湖人士,但始终是姑娘家,没想到跑到大西北区了,怪不得发散了那么多人去找,都没有找到。”

“现在王爷如何打算?”

听到这,灌木丛中的四人都已经震惊住了,外面的流言蜚语那么多,福宁也早就听说了,现在住在王府上的欧阳晴了,而且刚刚在望月楼也已经见着人了。

“还能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和王妃的关系,当然是......”准备随意打发就好了。

徐衍话还未讲完就听见了灌木丛里传出来的声响。

是慕容萱听不下去了,快步走了出去,福宁和秀姑三人跟在她身后追了过去,穿越灌木丛发出的声响打断了徐衍的讲话。

当徐衍和傅慎知从黑暗中寻着声响走来的时候,就只看见了在最后面的小宫女的背影了。

他们不知道那个是那个宫的宫女,也不直达她听到了多少,两人连忙追了上去。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