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苏神医离开,误会加深?(1 / 1)

安排好她们三人的事情,慕容萱找到了苏神医。

“丫头,你来的正好。”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进宫给皇帝诊治了,慕容萱的医术他也没有什么好指点的,是时候该走了。

“怎么了师父?”

“为师在上京待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是时候继续云游了。”

“师父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师父习惯了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她早就意料到了这一点。

“为师打算明日出发。”

“那么快?”还想着等她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和师父一起出发,没想到,师父明日就出发。

“不快了,你还未回来的时候,为师就已经打算要走了,只是皇上那边突发状况,才又耽误了时间而已。”原本就打算走的,直接去她义诊的地方跟她告别,谁想还要替皇帝看病,看在这个丫头的份上,也就没有拒绝凌司北的请求。33�0�5qxs�0�2.�0�4�0�2m

“......好吧,那师父到了歇脚的地方就给萱儿来个信,萱儿有时间就去找您。”

“好,届时咱们一起去找你师兄,一起聚一聚。”两个徒弟聚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

想到这段时间听到的事情,苏华又说了一句:“丫头,凡事都不要委屈了自己,你还有师父和师兄依靠。”

慕容萱愣了一下,“我知道的师父。”

苏神医拍了拍慕容萱的肩膀。

“师父我给你收拾行囊吧!”她要把平日里她带着上山的小帐篷那些都给师父都背上一份。

就要离别了,慕容萱话多了起来,一整天都待着苏神医的边,小嘴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晚间大家都去休息了,慕容萱和苏神医还在后院的院子里聊天。

“丫头,你今儿个怎么比蓉烟那个丫头还能说啊?”这都说上一整天了。

“师父是在嫌弃我吗?”

“是有点嫌弃了,平时挺安静的一姑娘,今日突然那么多话了。”苏神医啧啧了两声。

慕容萱抬头看了看夜晚的天空,“有些舍不得了,没有机会再唠叨外祖了,就只能唠叨你了。”

在这里的牵挂都在这个小院了,如果可以的话,她不希望这个小院的人分开,大家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丫头,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为师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走遍天下的心了。”

“嗯,终有相聚时,师父要记得想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她一直都知道,她会去看看的。

以前在现时代的没有时间,现在时间好像刚刚好呢,没有被开发过的世界,各色各样的民族文化风俗,光是想到那些五颜六色的春夏秋冬,她就跃跃欲试。

......

战王府的清北院,一片漆黑,凌司北回到院子里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看见,脸上有些不悦。

“王妃呢?”

陈林:......这他也不知道呀,整天都跟在王爷身边,这个时辰回来,都没有人主动上来禀报王妃的去向。

“属下这就去问一下。”

凌司北坐着没动,等着陈林回来。

“爷,王妃今儿歇在医馆了。”

在医馆?“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并无。”您这整天不着家的,还能要求人家王妃一定要待在王府?

凌司北手指在扶手上敲了敲。

“要前往医馆吗?”

“不了。”明日再去找她好了。在医馆住下,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她定是和蓉烟和蓉梨她们住在一个屋了。

翌日,凌司北找来医馆,而慕容萱已经不在医馆了,她去送苏神医了,将人送出了城,又在四周转上了一圈,临近晌午才回。

凌司北就这么在医馆干坐了一上午,直到欧阳晴找来。

医馆的人都知道欧阳晴是凌司北找回来的姑娘,大家小巷早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所以大家对于欧阳晴的到来,并不是很欢迎。

欧阳晴在医馆待了一小会之后,也感觉到了大家对她的态度,于是和凌司北提出到外面去用午膳。

凌司北想想也是,医馆的人毕竟对欧阳晴并不熟悉,看着有些无措的欧阳晴坐在那,就答应了。

在福满楼门前,刚下马车,欧阳晴就一声惊呼。

“哇,是这里啊,这里的菜品真的很好吃。”欧阳晴对着凌司北笑道。

凌司北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上次徐公子带我来吃过,他还说王妃也很喜欢这里的吃食,王爷,一会吃完,我们带点回去吧?”

听到慕容萱喜欢,凌司北眼眸中染上了一抹柔情,他也知道她喜爱福满楼的吃食,所以他才会到这里来用午膳的。

“嗯,进去吧。”话落,陈林便推着凌司北先行进入了福满楼,欧阳晴跟在跟在身后。

不远处的街角,一辆马车正缓慢驶过,马车的窗帘缓缓下放。

回到医馆,顾婶便张罗着午膳,慕容萱脸上没有了以往如沐春风的微笑,大家都以为因为苏神医的离开,导致她心情不好。

于是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没有提起凌司北找来的事情,毕竟后面还来了个欧阳晴,还将王爷给带走了,大家都不想慕容萱更加糟心。

心情不好的慕容萱午膳也没有多用。

“我吃好了,大家慢慢吃,我先去补补觉。”昨日和师父聊的太久了,今日又有些糟心。

说完慕容萱就离开了饭桌,其他人也没有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随后又继续用餐了。

心思各异,其他人内心想法几乎都差不多,只有秀姑一人在想:王妃由于苏神医的离开茶饭不思,这件事情要早些告诉王爷,让王爷安慰安慰王妃。

躺在床上的慕容萱并没有睡着,她现在还挺清醒的,她在想要以怎么样的方式离开,自己才不会那么难受。

要说离开的这个决定是什么时候确定的,大概就是刚刚街角看到的那一幕吧。

放下的车窗帘,就像退一步回到自己安全领域的一个屏障一样。

原本凌司北回来的那个晚上之后,她有了离开的心思,而今日也确定了这个心思。

慕容萱轻呼了一口气,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拉起被子盖住了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