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生气(1 / 1)

翻着翻着,凌司北越想越气,坐起身。

幽幽的看着背对着他的慕容萱。

半响又躺了下去,只有动作有些粗鲁的将慕容萱转了过来,面对着他。

这时候慕容萱有了一点反应了,睁开了一下眼睛,凌司北还有那么一瞬间心虚了一下,然而慕容萱只是看了一眼后,又没有动静了。

凌司北忍不住了,用手钳住慕容萱的下巴,对着慕容萱的唇吻了上去,惩罚性的对着慕容萱的嘴唇咬了一口。

“唔......”慕容萱吃痛出声。

凌司北这才放开慕容萱,掀开被子下了床,来到桌子前坐下,猛灌了自己两杯水。

拿着水杯的手微微收紧。

“嘭。”一声闷响,凌司北手中的杯子爆了。

瞬间手上有血滴了下来。

凌司北松开紧握的手,茶杯的碎片掉落在桌面上,掌心血肉模糊,他没有去管,只是看向还躺在床上的慕容萱。

她真的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虽然上次已经确定了她对他没有他对她的情那样多,但他也是可以感觉得到,她还是有些心悦他的。

不然上次在林间小屋的时候,萱儿就应该推开他了。

他有些想不通了。

明明那么久都不见了,他很想念她,结果她都不上前和他说话。

此时的凌司北完全没有注意到是他自己的冷冰冰的态度,导致慕容萱站得远远的。

不知道坐了多久,凌司北手上已经没有在滴血了。

他随手在不远处的衣架上拿到一条手帕,没有其他的处理,就简单的将手掌包裹了起来。

站起身走向床,刚走没两步,腿上传来痛感。

刚刚下床走到桌子边上太用力了,还未痊愈的腿发起了抗议。

半个多月的时间,他现在比上次走得更远了。

想念她,也想和她分享这个好消息的,然而两人都没有说上话。

蚀骨的疼痛,凌司北艰难的移步至轮椅上,只能借助轮椅再次回到床上。

看来恢复的速度还是慢了些,回去之后还要加紧复健练习。

想到这,凌司北侧转头看着已经睡着的慕容萱。

这样才能不管她去到哪,他都能很快的追上她。

以前没有觉得腿脚不便对他的生活有什么阻碍,只是觉得不能再上战场了而已,现在看着身边的人,才发现还是有很多阻碍的。

吃了催眠药睡的慕容萱,感觉睡眠质量很好,一夜无梦。33�0�5qxs�0�2.�0�4�0�2m

第二日很早就已经醒来了。

睡眠质量提上去了,慕容萱心情很不错,还未睁开眼睛,就伸两个懒腰,发动全身,一不小碰到了身边的人。

慕容萱警觉的睁开眼,发现躺在身边的原来的凌司北,松了一口气。

对了,她都忘记了凌司北昨天也到了这里。

以往两个人同床的时候,等她醒来,凌司北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哪了,也就那么一两次会比较晚起,没想到他今日也还未起。

呆呆的注视着他,发现了凌司北还未散去的黑眼圈。

看来这段时间他也没有休息好!

为了不打扰他休息,慕容萱将起床的动作放慢放轻,做贼似的摸爬至床边。

跨过凌司北的时候还隐约闻见了淡淡的血腥味。

慕容萱微微蹙眉。

坐在床边刚穿好鞋子,身后传来凌司北幽幽的声音:“去哪?”

慕容萱一惊,机械的转过头,一瞬间有一种做贼被抓住的感觉在心里一闪而过,尴尬的笑了一下。

“你醒了?我,我打算去洗漱,一会帮你叫陈林进来。”

昨天过来凌司北房间的时候忘记拿衣服和洗漱用品了,正准备回去洗漱,刚打开房门,就看见秀姑拿着慕容萱的洗漱用品站在门口。

慕容萱还未反应过来,秀姑就已经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了她的手上了。

慕容萱看了看手上的东西,转身重新回到房间,越过桌子,走到小屏风的后面,开始清洁。

打算换衣服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虽然隔着一个小屏风,但毕竟凌司北还在房间里,也不知道这小屏风有没有用。

慕容萱蹲下身子,看了一下屏风的遮光程度,还好不是透的。

随后便开始换起衣服来。

从醒了之后,凌司北的视线就一直追随着慕容萱的身影。

虽然屏风不是透的,但远远的看过去,慕容萱的身材曲线还是被映射了出来。

看着正在换衣服的那个身影,凌司北耳朵瞬间就红了起来,喉结滚动,鼻子痒痒的,艰难的移开了视线,看向别处。

慕容萱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看见凌司北正看着门口,坐着的姿势好像有些僵硬,挺奇怪的。

“现在让陈林进来吗?”

“咳....好。”原本还打算让慕容萱伺候他穿衣洗漱的,这个时候他怕再面对慕容萱他会失态,勉强应好。

听到凌司北的回答,慕容萱打开门把陈林叫了进来,打算先行下楼。

陈林进入房间后,她扫了一眼桌面,发现上面有个破碎的杯子,上面还有血迹。

心提了一下。

昨夜有人来过?还受伤了?还是说凌司北受伤了?

陈林还在伺候凌司北穿衣服,想起起床时闻到的血腥味,慕容萱走上前问道:“王爷受伤了吗?”

陈林顿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凌司北,有些疑惑,爷受伤了?

凌司北看了一眼陈林,陈林立马站到了一旁。

凌司北伸出手,手掌的地方被一块帕子随意的包裹着。

“喝水的时候杯子破了,不小心划到了手。”

慕容萱上前拉着凌司北的手,解开帕子,手掌里的血迹已经干枯了,细看伤口处还有些瓷白色的碎片。

慕容萱皱眉。

“陈林,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医疗箱过来。”

“是。”

慕容萱扶着凌司北坐在轮椅上。

不多久陈林就带着医疗箱回来了。

慕容萱打开医疗箱拿出提纯过的烧酒,洗了镊子,凑近凌司北的手掌,小心翼翼的帮凌司北清理伤口处的碎片。

慕容萱以为他是在她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已经伤到了,心里有些愧疚。

暗骂自己那么粗心大意,这都没有发现凌司北受伤了。

此时处理的时候更加的专心了,时不时对着伤口处呼着气。

“痛吗?”抬头看着凌司北询问道。

凌司北摇了摇头,他没有没有感觉到痛感,只觉得慕容萱呼气的时候掌心痒痒的,心里还有些暖暖的,他刚刚在萱儿的眼里看到了心疼和自责。

原来他受伤她是会心疼的,发现了这点,凌司北内心有些雀跃。

他想他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还好有了这个发现,后来他才会利用这点将慕容萱再次拉回到了身边。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