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追来(1 / 1)

凌司北在阳关镇上没有多待,当日下午便带着凌一回去了,走之前也问了慕容萱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慕容萱这才刚出来,还没有真正意义进行义诊,不会那么快就打道回府。

凌司北叹息,但也只能嘱咐她多注意安全,让秀姑照顾好她。

阳胜村那边矿上的尸身还有些没有人前来认领,慕容萱也没有插手。

凌司北的人已经接手了矿场的管理,矿场现在正在修整,已经重新派人前来挖掘金矿。

为了避免尘肺病再次泛滥,慕容萱建议凌司北先将工人的防护装备备好,这样做好防范工作,也能减少疾病的发生。

那些村民也全都已经回家休养了。

没想到慕容萱的第一站就帮朝廷挖了一条那么广的线出来。

虽然接触到的病症不是什么大病,但是这一次受害的人数众多,有些场面太过于血腥,还是给蓉烟和顾芸带来了很深的印象。

同样也给慕容萱很深的印象,在现时代处处都有法律约束和天眼监督的地方,刑事案件越来越少,意外的发生也越来越少。

虽然她是外科医生,但也没有见过数量那么多的受害人数。

这里的达官贵族视人命如草芥,等级观念也很严重,还有很多很多都是她所不认可的,所以她面对凌司北的时候其实还挺矛盾的。

他能给她带来一定的安全感,上次也已经确定自己内心对凌司北的喜欢,但有些事情他和她的三观又很不匹配。

或许是她不属于这里的原因吧!

慕容萱收回思绪,继续写着手上的清肺养肺的药方。

她们五人带着傅慎知送来的两车药材,游走在阳关镇的村落,药材有限,每户人家都能领到一剂药和一张药方。

所幸这个方子的药材都不是很贵,平民百姓都能吃的起。

之后慕容萱又在阳关镇上待了两天,除了尘肺病人,病症的人几乎都没有。

她们自己带来的药材几乎都还没有用上,于是慕容萱决定先不回去了,继续往下走。

这几日都还没有传来什么消息,大概凌司北也在忙,慕容萱给他写了一封书信后,五个人又开始上路了。

离上京城是越走越远了。

这一次启程,慕容萱也没有特地挑选哪一个村落了,有人的地方就停下来。

少人的地方停留一天时间,多人的话两到三天时间。

每次基本上摆上两个摊子,蓉烟和顾芸都必须亲自看诊。

虽然顾芸年纪小,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没有关系,慕容萱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留给她。

就这样,蓉烟带着黄奇,慕容萱带着顾芸和秀姑,通常都是一个街头一个街尾,走走停停大半个月的时间后。

凌司北带着人追了上来。

追上慕容萱她们的时候是一个傍晚,凌司北脸色不是很好,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没有多说什么。

慕容萱以为他是舟车劳顿累了才会如此,也就没有打扰他,用过餐之后照常和蓉烟还有顾芸三人在讨论诊案和配药。

而已经被慕容萱安排回到房间休息的凌司北,在听完秀姑的汇报之后,又气又好笑。

慕容萱明明就答应了三五天这样就会回一趟上京城,当时说不回王府也就算了,结果现在好了,人家连上京城都不回去了。

当初收到她的信件的时候还开心,她第一次给他写信呢,然而打开一看,却只是通知凌司北,她暂时不回去了,要继续往下走。

当时看完信,要不是手上还在查那两个幕后之人,他早就过来把她给绑回去了。

然而现在已经来到她的跟前了,他又不舍得绑她了。

但瞧瞧她现在的态度,他们都已经大半个月没有见面了,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他,都快要到亥时了,人还没有回房休息。

凌司北不耐烦的敲击着桌面。

“陈林。”

“爷有何吩咐?”

“去,去看看王妃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陈林愣了两秒。

“是。”

王妃会走错房间?

也是,王爷这个房间是新开的。

但是,走错了也是走到秀姑的房间吧?秀姑不会提醒王妃吗?

陈林挠了挠头。

刚走出房门,就看见王妃带着蓉烟和顾芸从楼下走上来了。

陈林连忙上前迎接。

“王妃,主子在房里等您。”

慕容萱:......还没有睡?还是已经睡醒一觉了?

“嗯,我知道了。”说完就走向秀姑和她所在的房间。

陈林见状,立马伸手挡在了房间门口,笑着说道:“那个......王妃,主子在一号房。”

“我知道,我先去洗漱,一会就过去。”这个客栈的房间都很小,没有划分区域,她还做不到当着凌司北的面洗漱这个份上。

“好......好的。”

慕容萱进入房间后,秀姑还有些惊讶,半响后才想起自己备好的热水是给王妃的。

她从王爷和王妃新婚之后就跟在王妃身边,几乎是贴身照顾的那种,所以王爷和王妃现在是怎么样的状态她都知道。

王妃不在王爷房里洗漱,她一点都不惊讶,之前在王府他们都是几乎完全没有交集的,也就江老爷子住到府上之后,两人才住在同一个院子里。

自动自觉将慕容萱的寝衣拿了出来,摆放在小屏风上。

她每次沐浴,王妃也是这样帮她放好的,她觉得顺手,于是,王妃的寝衣她也放在了同一个地方。

慕容萱慢悠悠的护肤结束后才动身前往凌司北的一号房。

陈林已经在一号房门口等着她了,看见她连忙打开房门。

慕容萱走进去之后,还不忘在外面提醒她,在里面锁好门。

慕容萱看了一眼房门,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没多想,关上门,往床的方向走去。

凌司北还在床边上坐着,依旧是拿着一本书,没有说话,她进来也没有看她。

慕容萱觉得他可能心情不好,也不打算去触这个霉头。

解下披风跨过凌司北就躺下了。

凌司北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她硬是没给任何回应,还未来得及生气,旁边就已经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了。

慕容萱睡着了。

她睡着了!!!

凌司北有气都无处可撒。

愤愤的灭掉所有的灯,动作毫不放缓的躺下,躺下后又翻来覆去,动作很大,但旁边的慕容萱却没有任何感觉。

前几日慕容萱一直有些失眠,刚刚过来之前在秀姑房里吃了点自制的催眠药才过来的,这会是雷打不动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