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处理(1 / 1)

慕容萱和傅慎知同时转头看了过去。

傅慎知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谁都没有注意到。

“王爷怎么来了?”

凌一和另外几名暗卫,迅速将凌司北抬到了慕容萱身边。

“不放心你就来了。”

说着,凌司北就要握住慕容萱的手,慕容萱察觉他的动作,往后一退,躲开了。

凌司北眼眸一暗。

“王爷那么快就将县丞那边弄好了?”刚刚两个人的动作,傅慎知看在眼里,但他知道,慕容萱只是因为手脏才躲开的。

听到傅慎知的话,凌司北这才看向他。

“没有,老五过去了。”

秀姑传回的消息是直接先找上傅慎知的,傅慎知听到是关于慕容萱是,就找上了凌司北,两人商量好,凌司北进宫禀报,带着旨意前去抓拿县丞,傅慎知带着凌司北给的兵,先到矿场支援。

他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便的带上了南宫彦。

听见凌司北的回话,傅慎知看他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探究。

这是选择了五皇子南宫彦?

凌司北看懂了他眼里的话,但没有搭理,只是换上温柔的眸子对着慕容萱招了招手。

“萱儿低头。”

虽然不知道凌司北让她低头做什么?但慕容萱还是很听话的低下了头。

刚低下头,凌司北就双手抬起。

慕容萱意识到凌司北是要给她擦拭脸上的污垢,下意识的将脑袋往后撤。

“脏!”

却不想凌司北已经用另一个手扶住了她的后脑勺。

“擦掉就不脏了。”另一只手在慕容萱的脸上轻轻擦拭。

慕容萱被他这一动作,微微怔住了,片刻之后又有些窘迫。

意识到现在四周还有许多人在场,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动作,未免太亲密了些,瞬间涨红了脸。

慕容萱继续往后退了些,可惜还是没有挣脱凌司北的“魔爪”。

“王爷,我自己来......”

“你看不见,不方便。”

慕容萱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眼神往两边瞟。

擦拭了好一会,凌司北觉得满意了才放开慕容萱。

之后陈林带着人整整忙碌到了晌午才将所有被活埋的尸体,从土坑中挖出。

五皇子南宫彦也已经押着县丞和在矿场上逃走的那个管事到了矿上。

在管事的指认下,南宫彦在矿洞里找到了一本厚厚的名单,上面的姓名住址都登记的一清二楚,不止有正在矿上工作的人,还有很多已经被活埋或者其他的人。

这才一一将在深坑中挖起的尸体进行了辨认。

可惜腐败太厉害了,基本上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只有那身衣裳可以有些辨认。

于是傅慎知和南宫彦他们商量,只能按照名单上的亲属名单,前来进行认领尸首。

到目前为止,整个案件也已经比较明朗了。

县丞在发现金矿之后上报过后,这其中出现了问题,导致挖矿的人成了当地的居民。

由于没有更多的挖矿经验,对挖矿人员也没有做好防护;

在第一批挖矿人员患上尘肺病之后,并没有出来得当,只是简单的找来一个大夫进行诊治,奈何请来的大夫根本就没有多少的真枪实弹;

根本就没有诊治出大家是得了尘肺病,根据他毕生所学,对照医书上的提示,他为了保全性命,他只能诊定为会传染的肺痨。

一开始那个大夫也会愧疚,毕竟因为他的半桶水的医术,那越难过多的人就这么被处理了;

只是后面陆陆续续的有人去世,他便断定他没有诊错,是真的肺痨,便没有什么好顾忌了。彡彡訁凊

县丞和他上面的人一开始存了心思,才没有用朝廷上派遣下来的人进行挖矿。

不然他这发现了金矿却又引出了这样洪水猛兽一样的肺痨病,别说他能不能苟活了,连上面的人可能都会遭殃。

可是之后得尘肺病的人越来越多,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县丞只能请示上面的人,最后得到放弃整个阳关镇的这个决定。

县丞无所谓,只要他处理好矿场上的事情,其他的自有人会帮忙掩盖。

这件事情涉事官员牵连甚广,整个户部都可能不能幸免,而县丞也只是下面的小喽啰而已,傅慎知和南宫彦整整拷问了一整天也吐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陈林带了一部分人忙认尸的事情,慕容萱带着蓉烟和顾芸帮矿上的工人检查身体,基本上都已经患有尘肺病,或浅或深。

好在慕容萱给他们带来了希望,这病并不是什么无药可医之症,只是以后多加注意防范,还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

慕容萱他们忙碌了一天一夜,身心疲惫回到了客栈。

洗漱完毕,和凌司北一起用过晚餐之后,便想着休息的慕容萱,疑惑的看着牵着她来到一个新房间的凌司北。

“王爷不用回上京城复命吗?”

“还没有那么快,傅慎知和老五还在县丞住处寻找证据。”

慕容萱闻言,点了点头。

“按照镇上的情况和店家所说的,县丞上面的人在上京城应该官职很大吧?”不然有那么多人去揭发,怎么其他人都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嗯,牵连甚广。”

金矿这样的肥差恐怕就不止户部有关联那么简单了。

天子脚下就能做到这样的瞒天过海,这次的事情一旦查明,恐怕这上京城都要抖三抖了。

慕容萱在心里叹息:官官相护何时了啊!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