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刘氏坦白有幕后之人(1 / 1)

马车在道路上缓缓而行,刚出城门,慕容萱想要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秀姑就将车窗的竹帘掀了起来。

刚要探头出去,就看见了旁边马车上的慕容婉和刘氏两人。

慕容婉也刚好看过来。

慕容婉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慕容萱,还以为是哪位新入上京城的贵公子,毕竟这么好看清秀的面孔,她在上京城还是第一次见到。

刚好慕容萱身子退了一点回去,对面的蓉烟显露在了慕容婉眼前,她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位好看的公子哥是慕容萱。

慕容婉和刘氏都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

之前还在老爷子七日丧期仪式的时候,慕容峰前来拜祭老爷子,被慕容萱挡在了门外。

当时闹得还是挺难看的,人尽皆知的那种。

反正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太师府和战王妃之间的关系已经恩断义绝。

但大家并不知道其中的原由,只是恰好是在江老爷子的丧礼上闹了这么一出,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江老爷子的死和太师慕容峰有关?

不然也不会有这么一出,太师府一时之间成了百姓的议论中心。

这样的结果是慕容萱想要看到的,当初将慕容峰挡在门外,不让他拜祭,就是想要让太师府被百姓们推到道德底线上指责。

既然他们找到了替死鬼,在这里的刑法上不能再对他们怎么样,那就只能先从道德底线上引起大众的共鸣。

这样做虽然力量渺茫,或许过多几天大家都已经不记得了,但目前她也只能先这样了。

早就撕破了脸皮,这会儿遇见,慕容萱一个眼神都给她们。

刘氏见她态度这样,冷哼一声,要不是贵人警告她不让她自作主张,那日老爷被挡在医馆门前的时候她就发作了,也不至于他们太师府的人现在走到哪都被人议论。

出城散个心也能遇上她,真是晦气!

“这死丫头以前肯定是在和我们做戏,藏的那么深,说变就变,说翻脸就翻脸。”刘氏气愤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慕容婉听完刘氏的话之后,不禁思考了起来:之前慕容萱真的是在和她们做戏吗?

她发现慕容萱落水之后就开始变了,是什么事情让她改变的之前做戏的那套呢?彡彡訁凊

想着想着,看向了一旁的刘氏,她母亲还有事情瞒着她的。

秀眉微皱,随即开口问道:“母亲是做了什么事情被她察觉了吗?”

慕容婉突如其来这一问,目光一下子虚了起来。

一看她母亲这样,慕容婉就知道她一定是做了什么了。

“母亲做了什么?”

“没,没有,哪有做什么,她一个没娘又没爹疼的人,母亲还能对她做什么?”有些慌张的否认。

慕容婉见刘氏这样也很无奈,她母亲这样根本就不能做什么大事,而她所做的那些事情肯定是有人在她身后指点。

“母亲,您这个样子,肯本就瞒不住女儿,恐怕父亲再问多几次,你就要暴露了,女儿现在已经长大了,我和您本是一体的,这些事情您不必对女儿隐瞒的。”

刘氏张了张口,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头,她也只有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才会藏不住事,面对老爷还是能应付自如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那些肮脏的事情她也不想她的女儿去接触,所以大婚的事情她才帮慕容婉做了,只是没有贵人帮忙,给人留下了把柄而已。

不说别的,刘氏对待她的儿女是真的好。

“婉儿......”

似乎看出了刘氏心中所想,见她吞吞吐吐,慕容婉立马对她说道:“母亲,女儿早已经踏入了这泥潭之中,不能时时都躲在母亲的羽翼之下。”

刘氏终是叹了一口气,靠近慕容婉的耳边,轻声说道:“母亲身后确实有贵人相助,以后找个时机再将你引荐给贵人,婉儿往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母亲商量。”

想起最近贵人已经恼了她,引荐之事只能往后再放放。

虽然慕容婉已经想到了她母亲后面还有高人指点,但真当她母亲承认的时候,她还是有些诧异。

“婉儿你看人看事不能再那么表面,就像慕容萱,之前表面上看上去多好啊。”还有就是她,对府外的事情她虽然办理的很不好;

但太师府内在她管理之下还是非常好的,起码到现在还未出现过任何岔子,她一人独大。

“咱们做女人的,一定要是多变的,对待夫君,你要成为解语花,要学会适当的示弱......”说到这,突然想到慕容婉现在和七皇子之间的关系,她停顿了下来。

观察了一下慕容婉的神色,继续说道:“对待敌人,一定要狠下心来,这也是你祖母教会母亲的,那时.......”

原来当年母亲能成为父亲的侍妾,还是祖母出的主意,祖母当然定是想把握住父亲,所以才将慕青送上了父亲的床。

不过慕容萱的母亲,江静佩当年并没有难产身亡的消息,让慕容婉睁大了眼睛,惊讶不已。

“那她,现在还活着吗?在哪里?”还会不会回来?

她知道父亲对慕容萱生母有很深的感情,她曾经看见过他父亲在已经荒废的静园喝醉酒胡乱说话。

说的全都是思念江静佩的话,那她要是没有死的话,会不会回来和母亲抢主母的位置?

“母亲也不知她现如今在什么地方,当初贵人说要活着的她,我也只是帮着下药和将她转移出府而已,之后的去向母亲并不知晓。”

“当年母亲做的这些江静佩都知道的吗?”

刘氏:“.......这,这个我也不知道,应该不知道的吧。”

“母亲,不能是应该,您太师府当家主母的位置不能再出任何的差池,您和贵人问清楚,我和弟弟两人的处境不能再差下去了!”

“我,我知道了。”被婉儿这么一说,这消失了那么久的江静佩还真是一个隐患。

在她看来,将她交给贵人之后,这么久都没有出现,肯定早就已经没命了,但这些好像她都没有在贵人那里证实过。

不由得担忧起来。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