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五皇子身上的毒(1 / 1)

三人到刚医馆,苏神医正好也从外面回来。

看着马车的方向,慕容萱开口问道:“师父今日是去山里面了?”

“对,去你那木屋拿了点药材回来,顺便打理了院子里你种的那些药材。”

说到这,苏神医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丫头,那里的虽然也是山土,但环境终究是不一样了,你还是要找个人去打理,不然没人打理很快就会死掉的。”

他这次去就已经好些已经枯萎了。

慕容萱听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都那么晚了,你们怎么还过来医馆?”

“您不也还没有回去吗?是五皇子找您。”慕容萱小声抱怨了一声,随后指了指跟在她和凌司北身后的南宫彦。

苏神医上次就已经见过南宫彦了,知道他的目的,这会也没有再说其他的。

“那就先进去吧,为师还饿着呢。”

“老先生快进来吧,顾婶给您留饭了。”

这会医馆已经没有人了,小董一个人在药柜前,见到慕容萱他们的时候,早就出来站在了一边。

后院里,苏神医在吃饭,凌司北和南宫彦在厅里喝茶,慕容萱和顾叔顾婶三人也坐在餐桌上,四人聊着天。

苏神医用过晚饭之后,也加入了凌司北他们喝茶的队伍。

慕容萱也到了隔壁女子医馆。

天黑了,一样医馆内也没有病人了,三妹她们已经将门关了起来,三人在里面看诊案,时不时还交流一下。

慕容萱检查了她们准备好出去义诊的东西后,嘱咐了几句,让三妹和蓉梨遇到困难直接找苏神医。

回到隔壁后院,凌司北他们还在那里喝茶。

慕容萱坐下喝过凌司北递过来的茶后,苏神医才开口说起南宫彦的身体状况。

“丫头给五皇子把过脉吗?”

慕容萱摇了摇头,她并未给南宫彦检查过身子,之前和凌司北提到过一次,但凌司北也没有什么动作。彡彡訁凊

她也就没有再提,和南宫彦相处过那么多次,她心中隐隐约约也已经有底了。

“那就是说你也已经看出来了。”

“没有把过脉,还未最终确定。”

“那就给他把脉确定一下。”苏神医抬起南宫彦的手放在了桌子上。

慕容萱颔首,立马准备将手搭在南宫彦的手腕处。

还未搭上,一块手帕覆在了南宫彦的手上,凌司北做的。

三人齐齐看向他,对上慕容萱的时候,眼神闪躲了一下,立即又恢复了自然。

苏神医看他的眼神也变的别有意味起来。

顾叔走近,咳嗽了一声,慕容萱回过神,询问顾叔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就是有痰顺了一下。”

“那就好,身体不舒服要及时和我们说。”

“好好好。”顾叔笑着回答。

听到顾叔的回答之后,慕容萱隔着帕子搭上了南宫彦的手腕,不久后便蹙起了眉。

随后她在南宫彦的小指第一关节的下方处,用手轻轻的捏了一下。

“有什么感觉吗?”她用力很小,没事的话应该没有任何的感觉。

南宫彦见她蹙起了眉,心里感到有些不安,如实回答道:“有一点酸痛感。”

慕容萱听到后,捏的力度增大了些。

南宫瑾痛感加强,险些要将手抽回。

慕容萱放开了他的手,看向苏神医,苏神医对着他点头。

苏神医刚刚在南宫彦倒茶的时候就看了一下他的脉象,就已经知道了情况。

得到苏神医的肯定之后,慕容萱才开口问道:“五皇子身上是有佩戴朱砂吗?”

南宫彦有些诧异。

“皇婶如何得知侄儿有佩戴朱砂?”

“每次靠近你的时候,总会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朱砂香。”

南宫彦闻言,伸手从脖子的领口处掏出了一枚朱砂制作而成的无事牌,取了下来。

“皇婶的鼻子真灵敏,这枚朱砂牌是侄儿一直戴在身上的。”

慕容萱接过还有着南宫彦的朱体温砂牌,低头检查了一番,抬头和苏神医再次对视。

一旁的凌司北也已经察觉问题可能是出在老五的那块朱砂牌上了。

“可是这块朱砂牌有什么问题?”南宫彦有些担忧的问到。

“嗯,是有问题,你中了朱砂毒。”

“这......这是母嫔给我的,之前我,我一直失眠睡不好,还有些心悸,母嫔听说后才给了这个牌子,有安神作用的,她......”

南宫彦不敢相信的表情,说着说着身子耷拉了下去,最后说不下去了。

在座的人都知道南宫彦话里的意思。

虽然慕容萱没有一直和梅嫔相处,但就这么几次下来,她觉得梅嫔不是那种会伤害自己孩子的人,而且她还托她让苏神医给南宫彦检查身子来着。

“大多数人都知道朱砂的好处,只有小部分人才知道朱砂是有毒性的,朱砂不能入火,高温之后就会散发出有毒的物质,虽然五皇子你一直将这个朱砂牌佩戴在身上,但你身体的温度还不至于让你中毒之后,出现现在的身体情况。”

“师父,我怀疑在五皇子的吃食中也被人加入了朱砂,可能只是少量的,但也可能每顿上面都有,毕竟现在五皇子的肾脏情况不是那么理想。”

随后又对南宫彦继续道:“你想想是什么人会害你,以后好做好防范,要是再严重一些,你这辈子都不能再有子嗣了。”这样的情况,大概也是宫里的人才会这样做吧,都是手足兄弟,真是残忍。

南宫彦听懂了慕容萱的话,内心的难过淡了些,不过听到后面的话,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

“那应该如何辨别吃食中被放入了朱砂?”

“朱砂呈红褐色,不会染色,即使是磨成了粉状也是还有些许的颗粒感在,肉眼可以区别,其他的暂时还未想到更好的办法,你平日里多注意些。”

慕容萱也没有其他有效的辨别方法。

“对了还有,你最好就是别吃鲤鱼了,和朱砂相克。”

听完南宫彦心一沉,他不知道为何,鱼类,最喜爱吃的就是鲤鱼,他府上的餐桌上隔三差五的都会出现鲤鱼,就连母嫔宫里,知道他的喜好,每次在那里用膳也有一道鲤鱼。

慕容萱见他状态不对,以为他误会自己的病情了,开口安慰:

“你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到药石无灵的地步,完全治好,只是时间的问题,以后多注意些就好,孩子的话过两年再要也不迟,你还年轻。”

“我知道了,皇婶,多谢皇婶。”

慕容萱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

“那丫头,他就交给你来治吧,正好,为师瞧见你那里还有些养肾的药材。”他在上京待不了多久,南宫彦又是皇室之人,他不想因为治病被困在上京城,只能卖徒弟了。

慕容萱不知道苏神医想那么多,就答应了,立马给南宫彦写下了药方,嘱咐了一些要注意的问题。

这件事完了之后,也不早了,慕容萱明日就要外出义诊,几人也就离开了医馆。

离开前,凌司北站在门口和南宫彦说道:“你从小的身子就是如此,你皇婶也说怀疑你是从小就开始摄入朱砂,说明这个人很可能是你身边的老人和的心腹之人,你中毒这件事情不宜声张,需要帮助就找皇叔。”

“多谢皇叔。”他会以后会小心的。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