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刘氏嬷嬷绝笔自缢(1 / 1)

没过多久,傅慎知清晨派去医馆的仵作就回来了。

“大人,江老爷子是死于雷公藤毒,这是做好的案策。”说着将案册呈了上去。

这一次的检验很顺利,王妃也很开明。

不过为了证明清白,做尸检也是最直观,最有效的方法。

“嗯,好,先下去吧。”

傅慎知将案册打开翻了翻,之后递给了慕容峰。

“太师看看吧!”

“现在基本上就只有太师这边的问题还未解决了。”

慕容峰:......

最后通过傅慎知一整天的走访查询,终于发现了点东西。

其实是凌司北安插在慕容府的人看见的,之前他接到令就是盯紧刘氏和他身边的嬷嬷。

他还真看见刘氏身边的嬷嬷在事发的前一天夜间,偷偷摸摸的进入了慕容峰的书房。

凌司北安排的这个人很晚才将看见嬷嬷进入书房的事情说了出来,说的时候还一脸的惊恐,担心这担心那的,表现的有些唯唯诺诺。

这样的性子,没有在一开始就将看见的事情说出来,也比较符合。

然而当傅慎知派人将那嬷嬷带到大理寺进行询问的时候,她却死在了她的房间内。

也是雷公藤毒,不一样的是她是自己服用的,留下了一封遗书。

说是她从小就跟着刘氏,自从江老爷子见过她家太师之后,太师就开始冷落夫人,这么多年她替刘氏感到不值得,所以才有了谋害江老爷子的计谋。

她将所有的罪名都背在了身上,而且还是直接自杀了,这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慕容峰就这样洗清了罪名。

嬷嬷的事情发生后,刘氏就没有再出门。

她有些害怕,她想起了嬷嬷的死。

嬷嬷被贵人派来的人逼迫写下绝笔,嬷嬷刚放下笔,人就被勒死了。

就在她的眼前,贵人是脑了她这几次的自作主张了,在警告她。

刘氏虽然坏事做了不少,但就这么看见一直陪在身边的嬷嬷死在她的眼前,她还是忍不住颤抖、害怕。

一整天都在思考这件事情当中曲曲折折的慕容峰,也觉得嬷嬷的死太过于巧合,于是她回到太师府后,就找上了刘氏。

质问道:“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吗?”

刘氏虽然还在害怕,但是面对慕容峰的质问的时候,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小心翼翼的拉住慕容峰的衣袖,拼命摇头。

“不,不是我,表哥,妾身还不知道江老爷子回上京了,妾,妾身也是在嬷嬷的绝笔中才知道的......”

“都怪妾身这些时日没有多注意嬷嬷,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哭起来的刘氏柔柔弱弱,一副风吹就倒的样子,长时间的养尊处优,让她现在少女感也还犹存。

慕容峰最见不得她这样哭了,一下子就心软了下来,一把抱过刘氏,低声劝解。

“好了,好了,你莫哭,我也只是问一下而已,是我不对,不应该怀疑你,不哭了,都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这般。”

刘氏擦了擦眼角,闻言嗔了慕容峰一眼。

两人相视一笑,便相携往里间去了。

再说慕容萱这边,安安静静的跪在灵堂,看着凌司北从龙安寺请来的僧人在念经超度。

将老爷子移到医馆后,慕容萱就再也没有流过眼泪了,眼底一片死寂,就一直安静的跪在灵堂前。

傅慎知因为和凌司北的关系,亲自上门告知案件的情况。

此时他和凌司北两人在后院的门口,看着灵堂的方向。

“嬷嬷很明显就是个替死鬼,你看王妃的状态再考虑要不要和她说。”最关键,最直接的那个人已经死了,还留下那样的绝笔,这个案子也只能如此作罢了。

这样的结果也不知道王妃现在的状态能不能接受?

他到医馆也有个把时辰了,没有见她掉过一滴眼泪。

“这两天王妃哭过了吗?”

凌司北望着那个单薄的身影,满眼担忧。

“老爷子去的当天哭了。”

傅慎知拍了拍凌司北的肩膀,“那么久才等到了一个真心对待她的家人,现在又没有了,再给她一点时间吧!”

凌司北点头。

萱儿是个坚强的人,她只是在用这种的方式发泄而已。

“那我就先回去了,改日得空再找你喝酒。”

“行。”

傅慎知走后,凌司北就回到了慕容萱的身边继续陪着她。

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才缓缓开口:“刘氏身边的嬷嬷留下绝笔自缢。”

话落,慕容萱一怔,“果然是她对吗?”

“还不确定,刘氏身后还有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查到这个人的存在,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也是凌司北疑惑的地方,派出了那么多人盯着那几家,居然到现在都毫无线索。

“总会露出马脚。”

“嗯。”

慕容萱跪坐在地上的蒲团上,凌司北弯腰牵起她的手。

“萱儿现在的状态大家都很担心。”

“抱歉,我会尽快调整。”挣了挣手,没有挣开。

“你都将事情闷在心里,大家只是担心你而已,你还有我,还有战王府,还有医馆......你多依靠依靠我们。”

看着她这样,凌司北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她不需要他,有没有他,都是一样的。

慕容萱抿了抿唇,定定的看着凌司北,眼眸深沉,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