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毒的由来(1 / 1)

在江老爷子出事之后,慕容萱一心就只在老爷子身上,只知道中了什么毒,并未调查老爷子中毒的原因。

当然,这些凌司北都替她做了。

最直接的中毒原因就是老爷子在偷偷喝酒的时候,慕容峰刚好将江母的遗物,一把梳子送了过来。

梳子被一块手帕包着了的。

陈林找到了手帕,上面还残留有雷公藤的一些粉末。

那么明显的毒,在凌司北看来,绝对不会是慕容峰下的。

但他也不打算为慕容峰说话,他会将查到的东西原原本本的告诉慕容萱,这件事情要等她来定夺。

当天夜里守夜的时候,凌司北就将查到的事情告诉了慕容萱。

慕容萱听后很平静,只是眼里的寒意,很是明显。

“这是蓄意谋杀,王爷帮我把证据交给大理寺吧。”

慕容萱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人担忧,在战王府哭的时候,凌司北也听到了她哭声中的隐忍。

这下知道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还是那样的平静。

他很担心她,但是这个时候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王爷先回去吧,没有必要跟着一起守夜。”

凌司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又将自己缩到了龟壳里面,把他摒除在外。

靠近牵起慕容萱的手无奈的说道:“萱儿,我是你夫君。”

慕容萱听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开口说话。

......

皇宫深处。

“主子,江律死了。”

“什么?”还是同样带着护甲手的主人,声音提高了三倍。

“蠢货,坏本宫的计划。”

原本打算散播出江静佩是前朝遗孤的消息,让他们停止调查。

再给凌司北压力,胁迫他站队,即使这次不能让他站队,她也能撇开慕容萱塞人进战王府。

结果这个刘氏,自作主张,居然坏了她的计划,真是可恶。

思索几秒后,对着对面的人再次开口说道:“让西北的人可以现身了。”

有苏神医在,凌司北的腿疾治好是迟早的事情,他必须要站队,还要站到她这边来。

“是。”对方抬手作揖。

“还有,最后一次帮刘氏扫尾,成事不足的东西,警告她,再有下次,让她自行了断,不然就做出选择。”

她现在要动刘氏的一双儿女,简直轻而易,再简单不过了。

“属下遵命。”

这边凌司北得到慕容萱的指示后,连夜让陈林将证据打包送去了傅慎知的府上。

傅慎知虽然是外来的新贵,但江老爷子回到上京也有些时日,作为凌司北的好朋友,关于江家和慕容家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的。

当看到状纸和证据之后,傅慎知神色一怔。

完全没有想到,罪犯如此的明目张胆的下毒。

回过神之后发现,这最近处理的事情,怎么一件件的都和战王府有关?

这战王爷怎么回事啊?就不能将人一锅端了?每次都深夜搞突袭。

拿着证据的傅慎知摇了摇头,真是个劳碌命。彡彡訁凊

次日早朝后,傅慎知找上了太师慕容峰,慕容峰这才知晓,江老爷子去世了,还是因为他送过去的东西而中毒身亡。

面对傅慎知的询问,他都一一解答了。

他是绝对不可能对老爷子下手的,上次见面的时候,老爷子就说他命不久矣,再加上他是静佩的父亲,静佩很在意她的父亲,他不可能去做伤害他的事情。

“傅大人,这手帕上面的粉末未免也太显眼了些,岳父大人是大夫,这味道也还挺大的,即使没有看见也应该能闻到吧?”

不管是陷害还是怎么演,这样明显都太过于拙劣了。

他第一时间怀疑是不是慕容萱做的,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她应该还不至于这样做。

“战王府的门房已经传召了,没有将东西假手于人,没有打开过直接交给的江老爷子,当时江老爷子身边就只有一个叫蓉烟的丫头和太后指给王妃的一个姑姑,都没有碰过那东西。”

“王妃......”

傅慎知带着一丝不屑嗤笑一声,打断了慕容峰,“当时王爷和王妃在书房,并不在老爷子身边。”

真不知道这王妃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得了个这玩意儿。

大概也只有太师这个父亲才会不管在什么时候第一时间怀疑自己的女儿了,傅慎知打心底里看不起这个太师。

慕容峰被打断后,听到傅慎知接下来说的话,脸色渐渐变的难看起来。

他只是下意识的想到慕容萱而已,没想到这个傅大人这么直白的点明了他心中所想。

作为慕容萱的父亲,不管是名义上的,还是怎么样的,这番话都让他感到羞愧。

“老爷子那边已经派了仵作过去,这个时辰应该也要到达大理寺,太师不妨再想想,还有何人碰过那枚梳子。”

“傅大人这是怀疑是在本官手里出的问题?”

“和本案相关的人,下官都怀疑过,太师不也怀疑别人吗?”

慕容峰被说的哑口无言。

虽然说傅慎知的话不太好听,他也不相信是在他手上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但傅慎知所说的也不无道理。

他回想了一遍从密室将梳子拿出来之后所接触的人和发生的事情。

想过一遍之后没有发现任何有问题的地方,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将那把梳子交给江老爷子。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慕容峰突然皱起了眉。

他想到了,他先是将梳子从书房带回到了卧房,刘氏发现后还问了一下,之后他才又将梳子包裹好带回了书房。第二日才拿起给江老爷子的。

刘氏?

不可能,她就只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下。

何况她也并不知道那把梳子就是静佩的。

“太师是想到什么了吗?”傅慎知见他皱起眉,思绪飘离,还以为他想到了什么。

“没,没有。”

慕容峰下意识的就否认了。

傅慎知见他神情有一丝丝的不自然,多看了他几眼后才收回目光。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