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江老爷子中毒身亡(1 / 1)

“主子,不好了,老爷子那边出事了!”

慕容萱闻言立马推开了凌司北起身,对此,还歉意的看了凌司北一眼。

知道她对老爷子重视程度,凌司北也没有说什么,随后跟在了她身后。

“外祖那边出什么事了?”

打开门见到焦急的秀姑,慕容萱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老爷子突然咳血不止,蓉烟......”

秀姑话还没有说完,慕容萱就跑了出去。

越跑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浓烈。

秀姑在慕容萱跑出去之后也跟了上去,凌司北在后面皱着眉头,吩咐凌一将在林间小屋的苏神医叫回来。

跑进客院的慕容萱,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江老爷子,嘴角还有咳出的血,衣襟已沾满了血,蓉烟焦急的在一旁查看着他的情况。

看见慕容萱进来的那一刻,蓉烟哭了出来,老爷子中毒了,她医术不好无能为力,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萱见状,立马上前查看。

把过脉之后,拿起随身携带的银针在老爷子的心脏周围扎了下去,想要护住老爷子的心脉。

下好针之后便开始在出药方,刚刚靠近的时候,她在血腥味当中闻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雷公藤的味道。

雷公藤既能做药解毒,亦能成为害人的毒物。

吸食过后要在酒的引发下,中毒症状更加快显示出来。

而江老爷子本身也好酒,之前慕容萱制止之后便偷偷的喝,想着他也就那么几个喜好,他自己也有分寸,平日里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有看见。

现在也因为就直接触发了雷公藤的毒性,加上老爷子身子本就不大好,中毒的情况就更坏了。

她写的是导泻的方子,让秀姑去清北院的药房去捡药。

而她自己则准备给老爷子催吐。

将手放在老爷子的嘴边,带着些颤音:“外祖咱们忍耐一下。”

结果老爷子却阻止了她。

拉着她的手,艰难的说道:“妗妗,外祖......想走的舒服些......”

慕容萱眼眶的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老爷子的身体已经经不起她的催吐和导泻了,而这个过程只会让他更加难受。

老爷子还想抬手帮她擦掉眼泪,可惜没有力气了,他现在全身都在疼痛。

“不...哭,外祖,看不...见......你母亲和舅舅了,告诉...他们...外祖很想念...他们,都别...伤心......”说着又轻咳了一声,伴带着血。

止不住的泪水从慕容萱的眼眶中流出,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个时候她也不想让老爷子因为她的落泪而难过,微微低着头。

“妗妗,以后...和王爷...要好好的......”眼神看向在慕容萱身后帮她顺着背的凌司北。

凌司北闻言,立马一手抱住慕容萱,另一只手握在江老爷子和慕容萱相握的手上。

“我们会好好的,我会照顾好萱儿的,外祖您放心。”

抱着慕容萱的手绕到前面,轻轻的帮慕容萱擦去脸上的泪水。

凌司北的话让老爷子安心,对着两人艰难的扬起了一抹微笑。

这时秀姑的药也煎好了,屋子里的人都沉浸在悲伤中,没有注意到秀姑回来了。

陈林首先反应过来,还未来得及开口,秀姑就先开口了。33�0�5qxs�0�2.�0�4�0�2m

“主子,药煎好了。”

慕容萱在小声抽泣,没有说话,凌司北侧过头说道:“不用了,拿下去吧。”

秀姑顿了一下,将手上的药放在了桌面上,站到了蓉烟的旁边,神色动容。

慕容萱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沙哑着嗓子开口:“姑姑,你去医馆一趟,将顾叔和顾婶接过来吧。”

两位老人家也陪伴了江老爷子大半辈子了,接过来见见老爷子最后一面,让老爷子少些遗憾。

秀姑领命后前往医馆,五刻左右便将两位老人带了过来。

两位老人家也有分寸,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哭过了一回,此时站在老爷子的面前,两人都隐忍着,泪眼婆娑,没有哭声。

像往常那样回忆着从前,说给江老爷子听。

直到半下午之时,凌一带着苏神医才赶了回来,一同到战王府的还有五皇子南宫彦。

自从慕容萱和凌司北上次进宫见过太后之后,苏神医在战王府的消息在皇宫中不胫而走。

之后梅嫔就找上了慕容萱,想让苏神医帮南宫彦产看一下身体。

慕容萱应了。

南宫彦来找苏神医的那天,苏神医刚好出发前去了林间小屋,于是他便也追随了过去。这会儿,苏神医回战王府,他也就跟着回来了。

苏神医回来之后,江老爷子对着他说了一句话便合上了眼睛,永远的离开了。

他一直等着老朋友回来,一如现时代的外公,将她和啊琛亲手交给爸爸之后,还是不放心,一直坚持等着师父的到来。

说出了同样的话:“帮我......看好......妗妗。(帮我看好今今和啊琛)”

房间里蓉烟和顾婶她们都低低的哭了起来。

慕容萱呆坐在床边,无声的流着眼泪。

半响后,她才伏在老爷子的边上,放声哭了出来。

外公再一次离她而去,她真的再也没有外公了。

凌司北一直跟在她身边,也没有多说话,就这么静静的陪着她,待在江老爷子身边。

人已经去了,身后事还要办。

顾叔已经收拾好心情,和卢管家在商讨办理后事的问题。

江老爷子是慕容萱的娘家人,怎么说也不能在战王府上办理,慕容萱也是这样想的,战王府毕竟是皇亲国戚。

“其实灵堂设在王府无所谓的。”凌司北将江老爷子看作是慕容萱唯一的一个娘家人,她重视江老爷子,凌司北也重视她。

“于理不合,人微言轻。”

江府已经没有了,江老爷子的后事只能在医馆后院布置灵堂。

江老爷离开上京城年事已久,基本上在上京城也已经没有朋友同僚之类的了。

刚好慕容萱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应付那些人,她连名单都没有拟。

凌司北派了人过去医馆布置,随后他们一行人就带着老爷子到了医馆。

(以上的雷公藤毒,纯属废废百度后的夸大其词,胡说八道,各位金主看看就好哈。)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