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背后有推手,慕容萱思考后路问题(1 / 1)

“外祖,您这里还有关于母亲的信物之类的吗?或者画像什么的?”想起昨天夜里和凌司北商议好的事情。

“我这里已经没有了,你母亲出嫁的时候,将她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外祖这里有的也只是她的那张药方,你出生后之前的府上也经历过一场大火,什么东西都烧没了。”所以现在的刘府才那样的新呀。

大火烧了?

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慕容萱总感觉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听着江老爷子说起的事情,感觉他们身后总跟着一个人在身后偷偷的做了些什么。

有个猜想在脑海中浮现,但现在知道的事情也并不完善,猜想也只能是猜想而已。

慕容萱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只听江老爷子又说到。

“你舅舅和你父......慕容峰那里应该有,你母亲的画像外祖现在只能画出个大概。”过去太久了,加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没事,外祖不必担心,这些今今来想办法。”

凌司北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慕容峰那边他应该已经有所动作了。

不过,母亲的身世应不应该和他讲呢?

毕竟他的义母和兄长都是南宫家的人。

虽然母亲从一开始都没有做出什么事情,但是万一他接受不了呢?

慕容萱有些纠结,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她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做出的决定。

江老爷子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现在也还没有能力,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选择在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她做不到保全他们。

虽然现在凌司北对她这个合作伙伴也很好,做什么也没有瞒着她,但这样未知的概率问题,她有些胆怯了。

看来往后她还需要多考虑一点,后路的问题。

带着这些问题,慕容萱在凌司北还未回到清北院的时候就已经睡下了。

看见早早就休息的慕容萱,凌司北只当她今日进宫费了神,太累了,完全没有想到,慕容萱已经在悄咪咪的想着后路的问题。

想着问题入睡的慕容萱也成功的做了一整晚的梦,还是被凌司北追杀的噩梦。

以至于一早起来见到身旁的凌司北,她都有些不太自然,看凌司北的眼神中多了一分惧怕。

凌司北察觉出来了,但却不知所以,轻声询问:“怎么了?”

“没,没有。”

“萱儿怎么突然害怕我?”她说话的时候,眼中的惧怕更甚了。

“我,我做了个噩梦,梦见王爷要杀了我。”毕竟只是梦,慕容萱还是将它说了出来。

凌司北动作一滞。

“梦而已,不用怕。”他现在怎么舍得杀她呢,她现在受点伤可能他都要心疼。

“嗯,刚清醒,没有反应过来。”

“你最近太累了,要好好休息一阵子才好。”

“......嗯,好。”在这里生活是大概是她一辈子最轻松的时候了,不用早起,不用加班,没有太多的约束,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没有人管。

“今日有什么安排?”

“嗯?还不清楚,看老爷子们的意愿吧。”她昨日想着事情都忘记问他们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两位老人家要去的地方也无非就那么三个,要么就是留在战王府,要么就是去医馆,再者就是上街。

“嗯,你多陪陪他们,慕容峰那边已经派人去查了,暂时还没有看到有关岳母的物件。”慕容峰藏得挺深的,太师府里面的静园,整个院子都已经荒废了,没有一点可用的东西;

太师府的书房也没有,所以他让人准备再去一趟。

“好,慕容峰应该藏起来了,当年我出生后,外祖说,那时的江家由于一场大火烧掉了所有的东西,那个时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母亲去世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总觉得这场火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慕容萱没有多说其他的,就直接将对大火的怀疑说了出来。

凌司北听后皱起了眉,他敏锐的察觉到里面的事情不简单。

“我让人查一下。”

“好,谢谢王爷。”

凌司北抬起手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

“无需多谢,你我本就是夫妻,都是应该的。”

“好。”

......

接下来,凌司北派出了好些人,都没有找到有关江静佩的任何东西,江老爷子的画像也没有多像,眼下的情况,也只能将就着用。

慕容萱将凌司北在帮忙查找江母的事情告诉了江老爷子,江老爷子没有说话,默认了这件事情。

只是已经有好些时日了,凌司北都没有在慕容峰身上找到江静佩的东西,但他又坚信慕容峰手里一定有,于是在一次去医馆之后他趁慕容萱他们都在忙,自己招上了慕容峰。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