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太后忆当年,凌司北暗自庆幸(1 / 1)

“那时候萱儿的母亲刚好和皇上年纪相仿,那时哀家和皇上还有意想让他们结亲,结果两人愣是看不对眼。”

凌司北在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没有看对眼,不然就没有上错花轿的情况发生了。

慕容萱心里想的是,应该那会母亲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和南宫家结亲,江老爷子不会答应,她自己也不会应。

“那时大家都在一起,真好啊!”太后在回忆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笑。

“对了,司北,苏神医是萱儿的师父,那他是不是答应给你治腿伤了?”回忆着从前,差点忘记眼前重要的事情了。

“嗯,已经开始在治了。”凌司北面不改色的回答。

“那就好,那神医可有说什么时候你能站起来?”

“神医说这个还要看后面的治疗。”

太后思索了一下,也对,现在才刚刚开始,她不着急。

“那行,司北你一定要配合神医,争取早日治好。”

“嗯,我会的,您不用担心,萱儿也会监督我的。”说着看向慕容萱的身上。

太后算是看出来了,司北对萱儿是真心喜爱,对待许思的时候,正眼都不瞧人家一下,对着萱儿的时候,眼神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好了,知道你们两个恩爱,就不用到哀家这里现了。”

闻言,慕容萱有些羞红了脸,看出凌司北要她进宫的目的后,她就开始配合着凌司北“秀恩爱”,这会儿被太后那么直白的说出来,还真有些难为情。

“咳咳。”凌司北低声笑了起来。

两人一直在兴宁宫陪着太后说话,直到午膳过后才告辞出宫。

午膳的时候许思也在,安安分分的坐着用餐,对凌司北也没有半点逾越,这样美丽又落落大方的少女,在现时代,怎么样也算是个高级名媛了,很难不被人喜欢。

慕容萱看了一眼凌司北,想到现时代,她觉得她不能任由自己的内心的那株小火苗再燃烧下去了。

“王爷......”

“嗯?”刚坐好的凌司北眼眸中带着疑惑看着慕容萱。

对上凌司北的眼眸,慕容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对......许小姐她长得还挺不错的。”

本来想问,他对许思有什么感觉,但转念一想,他今日找她来就是想要推脱的,再这样问,大概有人就要生气了。

话落,凌司北带着别有深意的笑看着她。

“萱儿这是吃味了?她再怎么好看也不及萱儿,何况我没有注意她,所以萱儿大可放心。”目前为止,除了你,还没有能入本王眼的容颜。

“不,不是,王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就成这个意思了呢?

“爷。”

这时启动的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陈林的声音。

“何事?”凌司北立即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爷,是大皇子府上的马车和四皇子府上的马车碰到了一起。”只有下边的人在吵,马车上的主子并没有出面。

“你去开路。”

“是。”陈林领命,跳下了马车,大概是上前调节了。

“许是大皇子妃和四皇子妃在马车上。”慕容萱推测。

四皇子和安欣然大婚那日,李兰嫣和安欣然两人也算是撕破了脸皮了。

凌司北冷哼一声道:“南宫泓和南宫皓还做不出在皇宫门前拦路的事情。”只是这后院,他们也应该好好管管了!

慕容萱没有再说话,心道:有时候男子幼稚起来比孩童还要幼稚;内心虽然不认可凌司北的说法,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不一会陈林就回来了,和凌司北说了一声,马车又动了起来。

行走的马车,带起的风,掀起了车窗的帘角,她看见了一旁停着的马车上,同样掀起帘子的安欣然。

她对着慕容萱点了点头,慕容萱也微笑了一下给了她一个回应。

许是没有预料到慕容萱还能对她微笑,一闪而过的时候,慕容萱看到了她眼中的诧异。

上次大婚发生的事情,慕容萱确实不认可她所作的一切。33�0�5qxs�0�2.�0�4�0�2m

但她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她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去埋怨指责安欣然,更不用说过后还因为那件事情而记恨她了。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她不是安欣然,她不知道春猎场上发生的事情对于安欣然来说是怎么样的。

所以她也只能在发现了安欣然对李兰嫣进行报复的时候,救下无辜的孩子,其余再多的,她也不能多做了。

对于一同救下李兰嫣,大概当时真的就只是出于人道主义了。

回到战王府,慕容萱换了身轻便的衣裳之后便前往了老爷子那里。

两位老爷子正坐在一起看着什么,蓉烟围在身边,叽里呱啦嘴巴不停的在说,场面一片祥和。

慕容萱会心一笑,加快脚步走了上去。

走近了才知道,原来他们在看李兰嫣生产的诊案,她给蓉烟她们都讲解过,而刚刚蓉烟,叽里呱啦讲的就是当时她说的那些。

“外祖,师父。”

“回来了。”江老爷子一脸的笑意。

“萱丫头,你这小妮子从哪找的啊,怪聒噪的。”说完嫌弃的看了蓉烟一眼。

蓉烟见此嘴巴一扁,哭唧唧的站在了慕容萱身边,找安慰。

“师父就知道逗蓉烟。”慕容萱用撒娇的语气对着苏神医说道。

苏神医白了慕容萱一眼。

“你这丫头丢下来我和你外祖,不逗这个小妮子逗谁?”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不是回来陪你们了嘛。”

这里的苏神医脾气还是一样,慕容萱面对着这里的他们也毫无违和感。

“对了,外祖,今日在宫里,太后娘娘和我说起了你们年少时的事情,她说很是怀念,您看您要见见她吗?”

慕容萱没有直接说太后想见江老爷子,毕竟她在江老爷子这里,还真没有听说过关于太后和他的事情。

江老爷子闻言一怔,而后开口说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母亲出生之后两家人的来往就少了。”

老爷子这样讲,慕容萱立马就懂了。

她母亲是前朝遗孤,而那时的南宫家和前朝又有着那样的血海深仇,虽然那时的母亲还是个在襁褓中的婴儿,但该避开的,江老爷子还是选择了避开。

“嗯,到了一定的年纪了,多少有些怀念从前。”这句话,慕容萱也就敢当着他们几个人的面说出来。

苏神医和江老爷子听后,也都低低的笑了起来。

之后就直接转移了话题,在关于医学的话题上,是几人的共同语言,孜孜不倦的讨论至夜幕降临。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