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从前不察,察觉后便只有一人相配(1 / 1)

慕容萱洗漱完出来后,凌司北已经洗漱好,在床上坐着了。

这些时日都是这样,也不知道他在哪个院子洗漱好才过来的。

慕容萱还是和以往那样,自顾自的在做自己的事情。

只是今日却感觉,凌司北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她停下擦拭头发的动作,走到床边。

“王爷是有事要和我说吗?”

凌司北还在疑惑她还未擦干头发就向这边走来,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

“......这几日外祖的状态怎么样?”

慕容萱:......就这个?“这几日算是在养精蓄锐,精神还不错。”

“那就好。”老爷子精神不错,萱儿就心情不错,这下应该有时间和他儿女情长了吧?

“王爷这几日有没有发现关于我母亲新的线索?”这几天感觉他都很忙,没有机会问。

凌司北:?看来还不是正确时候。

“时间过去太久,并未发现新的线索。”

“嗯,或许还需要多问问外祖有关于我母亲的情况,或者能拿到母亲的画像或者信物什么的,会不会有用些?”

说实话,她还没有见过这里的母亲长什么样子,她的身边也没有留下画像什么的,她甚至连一件能思念的物件都没有。

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很想江母,但毕竟还带着点太师爹的影子。

“这些萱儿手上都有吗?”有的话就再好不过了,现在他派出的人查到的线索已经中断,有信物之类的就再好不过了。

听到此话,慕容萱瞬间耷拉着下头。

她没有,她什么都没有。

突然,她抬起头。

“我没有,但是慕容峰一定有。”母亲曾经居住过的静园已经被荒废,但里面的东西肯定被拿走保存了起来,肯定还有在慕容峰的手上。

“嗯,萱儿想怎么做?”

慕容萱思索了几秒。

“现在我和他这样的关系,直接去问他要,他绝对不会给。”别说现在闹翻的情况下了,就是以前,想必他也不会给。

“只能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去拿,这件事就只能交给王爷了。”她没有这个能力,身边也没有武功高强的人。

“好,那就依萱儿的意思,先派人暗中查找。”

“嗯,见过我母亲的人应该也有不少,外祖那边还要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闺中密友。”

“萱儿怎知见过岳母的人不少?”方才她说还要问江老爷子情况,说明老爷子还未和她讲过岳母的闺中的那些事情?

“嗯?上次春猎的时候梅嫔娘娘和我讲的,不过她说我母亲也和我一样,并不喜欢宴会的那些热闹,很少参加聚会。”

“但我想,王爷也见过,梅嫔娘娘也见过,那可能还有人也见过,或许还有比较要好的闺中密友也不一定。”

“嗯,萱儿言之有理。”凌司北微蹙的眉头此时也慢慢散开。

“人心叵测,萱儿遇上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讲,我帮你分析真或假。”

慕容萱微微一怔。

“好,那就先谢过王爷了。”虽然她现在在风凌的结交要小心,看站队,但她自己也有鉴别能力,是真是假,她还是能分辨的出一些的。

这个时候凌司北这样说,虽然她不会很反感,但还是有点不舒服,感觉要在他认为可行的情况下她才能继续前进。

这样的感觉有点被控制的错觉,就像现时代的pua,已经在慢慢是渗入。

想到这,慕容萱心里打了个冷颤。

她想太多了,凌司北就只是在担心她而已。

忙了一整天,慕容萱也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熟了过去。

凌司北听着那均匀的呼吸声,将人拥在怀里,无奈的笑了笑。

这几日太后也在旁敲侧击的向皇上打听他有没有收侧室的意思,甚至都已经将人带到了宫里,千方百计的让他去见了那位女子。

从前还没有察觉对慕容萱的心意,他觉得娶谁都无所谓,娶多娶少,也没有关系。

自从发现了对萱儿的心悦之情后,皇上和太后再说到这些话题,他都感觉有些烦躁,见到那些人,更是觉得她们连萱儿的手指头都比不上。

能配上他的也只有现在在他怀里的这个人了,

她聪明能干,深明大义,做什么都是和他一样那样的理智,再也没有人比他们两个人般配了。

看来是最近萱儿进宫的次数少了,他现在的腿疾都还没有好,还能让太后起了这些心思。

如此,那他就多带萱儿在宫里走动走动。

就这样,凌司北将接下来的时间都做了进宫的安排。

已经进入梦乡的慕容萱丝毫没有察觉,她将要在人群中虚与委蛇的生活又即将来临。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