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过敏症病人(1 / 1)

隔壁的女子医馆人并不多,蓉梨上手后,慕容萱便给了蓉梨安排好了任务,让她带着顾芸一起,到周边的乡村进行义诊。

慕容萱是想这样慢慢打开女子医馆的名气,让这里的女娘也能放心的看病,减少更多不需要的不幸发生。

“主子?你回来了?”正在处理诊案的蓉梨抬起头就看见了慕容萱正往里间走来。

“嗯,有一会了,在隔壁。”

“老爷子回来了,现在也在隔壁吗?”

“在,外祖在休息。”

“那就好,主子你快帮我看看这些,这几日都没有走远,在周家村那边看诊,这个时间都在忙农活,还是没有多少人来看。”

一向比较镇定的蓉梨这会也将不开心的情绪挂在了脸上。

“没事,我们还刚开始,慢慢来,会好起来的。”说着接过蓉梨手上的诊案。

“主子,蓉烟呢?”只看到秀姑跟在身后,没有发现蓉烟的身影。

“城外那边还有些药材没有处理好,让她去整理药材了。”

蓉梨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三妹听说慕容萱过来了,看好病人之后也匆匆忙忙出来了。

“主子。”她不是慕容萱买来的,但也差不多了,自从慕容萱在她那群丧心病狂的亲戚手里救下她之后,她就认定慕容萱了。

她爹是林家村的赤脚大夫,她没有娘亲,从小就跟在她爹身后也跟着一起学习医术。

自从两年前她爹上山意外身亡之后,她家就被几位大伯霸占了,年前寒冬腊月的时候,家里开支大,那些人就准备将她卖给青楼。

逃跑的时候遇上了主子,将她救了下来,不要她所谓的卖身契,让她以工抵债,知晓她也会些医术的时候就开始培养她专攻女娘病这方面。

她很感激慕容萱,所以也都是跟着蓉梨她们叫主子。

“三妹忙完了?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三妹疑难杂症?”

三妹思索了一下说道:“还真有一个,不过她已经不在咱们医馆看了。”

慕容萱:“??是什么情况呢?”

“就是之前在林家村和我走的还算蛮近的一个姑娘,最近刚嫁人了,知道我在医馆,就跑来问我,她最近身上总是发痒,还起着红疹,看起来还挺吓人的,基本可以判断是过敏症状,只是询问过后,我没有找到致使她过敏的原因。”

三妹是个心细之人,却也没有找到过敏源。

“食物或者用的方面都已经检查了吗?”

“是的,都已经检查过了,也去过她家,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和之前一样,并没有新增三妹吃食或者用的。”

慕容萱听完,微敛了一下眉。

“这是她的诊案。”三妹从递过手里的诊案给慕容萱。

新婚那天才有这样的症状?

“你有问她发痒或者红疹最先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吗?”

“问,问了。”

慕容萱:?疑惑的眼神。

三妹有些局促,不好意思的压低了声音:“她说是从那个地方开始发痒,之后全身也跟着痒起来了。”

那里?看着三妹有些羞红的脸,慕容萱懂了,真是难为他们这几个还未出阁的女孩子了,一时间好像有些懊恼。

“大概有两种情况,一是她丈夫方面没有做好清洁,有些东西致使她过敏了,二是她丈夫本身体内的东西是她的过敏原。”

慕容萱更倾向于患者丈夫的精液就是她的过敏原,虽然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但新婚那天,大喜的日子,怎么说也会进行沐浴吧,相信也是做好了清洁的。

“这......”三妹听完,说不下去了,虽然刚开始要专攻这些的时候主子就和她清楚的讲过男女之间的构造和关于两性之间的关系。

但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有些羞涩,不能和主子那样侃侃而谈。

“没事,到时她还回来问你的话,你就明说即可,虽然你们还未出阁,但是这些你们也已经学习过了,放开点。”

说着慕容萱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们要是因为当了这个大夫而被自己心悦的男子误会的话,可以让我去和他们说明,是我要求你们学习这些的。”

“不,不用。”

“对,主子,要是他因为我们是专门看妇女之病的大夫就怀疑我们的话,那他也不会是我们心悦之人。”

“呵呵,蓉梨说得挺对,不过要是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是要说的,但是呢,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为你们负责到底。”即使是招婿,她也能养得起他们。

讲是这么讲,这件事慕容萱还是放在了心上,看来,还要找一个已经成婚了的女医师,也比较方便。

从哪里找呢?产婆?

“那主子,她这样的情况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

是啊,如果的没有做好清洁还好,那要是对那啥液过敏呢?戴那啥?可是这里也没有那个条件啊。

慕容萱停下来思索了一番。

“你这样,一会我给你写个方子,可以先让她服用,但这期间让她不要行房事,最好就和她丈夫先分开睡,喝完药之后再去尝试。”

对于这个她也只有理论上的知识,那就保险起见,先喝抗过敏的药。

三妹:“......好。”

“昨日和外祖一起回来的那个白发老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苏神医,这段时间他都会在上京城,你们要是有什么疑难杂症,也能去请教他,他也是我师父。”

三妹和蓉梨听后都非常惊讶。

三妹:怪不得主子的医术那么了得,原来是苏神医的徒弟啊;她没有见过苏神医,但是她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

蓉梨:师父?主子什么时候拜师了?她怎么不知道?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