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紧张到忘记呼吸(1 / 1)

三人结伴往回走,路过刚刚那个帐篷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许是人都已经离开了。

快到要安家帐篷都是时候,刚好遇见了到处看的大皇子。

“皇婶?”

慕容萱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皇婶和安小姐这是?”南宫泓上下打量着两人,特别是安欣然,观察的很是仔细。

“哦,有点不胜酒力出来透透气,刚好遇见也出来透气的安小姐,于是结伴在河边走了走,大皇子这是有何问题吗?”

“没,没有。”南宫泓仔细观察着两人,想从她们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却能找到。

“哦,那既然已经到安小姐的营帐了,安小姐就先歇息吧,大皇子送本妃回去就好。”

“是,多谢王妃体恤。”安欣然对着两人福了福身子之后离开了。

“皇婶,这”南宫泓很是无奈,他还想着问问安欣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容萱假装没有看见他脸上表情。

“篝火那边结束了吗?”

南宫泓顿了一下,“父皇已经回营帐歇息了,人也慢慢散了。”

“嗯,天色暗,有劳大皇子送你皇婶我回去了。”

南宫泓侧身让过一步,示意慕容萱往前走。

刚回到属于战王府的营帐,凌司北就迎了上来。

“怎么出去如此之久?又去小河边了?”

慕容萱突然被问的有点懵,呆了几秒后才回答:“嗯,走远了点,是到了小河边,王爷怎么知晓?”

凌司北在慕容萱身上扫了一遍后,收回了视线。

“你的衣袖和裙摆都被水打湿了,先去沐浴吧。”

嗯?就玩了那么一小会就湿了?慕容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和裙角。

嗯,没想到还真已经湿了。

“好,那我就先下去沐浴了。”慕容萱笑了笑。

没有在战王府的天然温泉那么的舒适,慕容萱泡了一小会就没有泡了,心里装着事情想要和凌司北分享。

洗漱完毕真到两人在营帐内独处的时候慕容萱才感到有那么一丝的尴尬和不自在。

虽然说她是个有着开放思想的现代人,但她无论是在现代还是来到这里,都没有和男子同床共枕过,虽然刚看到营帐内只有一张床榻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想想当时她的反应还那么的淡定。

而此时在夜间,只是穿着自己动手改造过的睡裙,心好像跳的有些快了起来。

营帐内,凌司北已经换下衣服,坐在床榻上看书了,慕容萱佯装淡定,走到摆有自带的瓶瓶罐罐的小桌前坐下。

磨磨蹭蹭的护好肤,又磨磨唧唧的移步至床前,越过凌司北,躺在了里头,刚躺下就盖上被子,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

凌司北轻笑了一声,从慕容萱洗漱完回到营帐,他就全程关注着她,两人成婚那么久,还未如此过。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穿如此奇怪的衣裳,也第一次知道睡下前,她还要往脸上弄那么多的东西,他也是第一次知道,洗漱完之后的她更加的香气逼人,在她靠近的时候他就已经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

这样的慕容萱让凌司北觉得很是新人,感觉她所作的一切都好像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当然他也没有和女子这样生活过,但他总觉得就是不一样的。

看着她闭着眼睛不愿交流的样子,凌司北宠溺的笑了,这笑里的宠溺,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凌司北放下手里的书,熄了近前的火烛,躺在了慕容萱身旁。

夜里的凌司北视力也非常好,他看到了慕容萱双手紧紧的拽着被子,眼眸闪过一丝异色,蹙了蹙眉。

他不喜欢她有这样的反应。

凌司北侧过身子面对着慕容萱,张了张嘴,突然慕容萱“噗”的一声后,大口大口的吸气。

她以为她会做的很好,没想到这就出糗了,居然忘记了呼吸,她竟然不知会到这样的程度。

以往和凌司北的相处都是那么的自然,没想到这次居然如此紧张,太反常了,而这一系列的反常,慕容萱都归结于不管是什么时候的她都没有和啊琛意外的男子同床共枕过,如果和苏麟轩,她也会一样紧张的。

没错,就是这样。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