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安欣然和南宫皓被算计(1 / 1)

篝火宴开始了,集中营内欢声笑语,所有人的座位围成了一个大圆圈,中央被搭建起了一个简易的舞台,舞台前是一排排正在燃着的烧烤架,上面是肉被烤的滋滋冒油。

皇上在最佳观赏的高台上,奖励了获得头彩的福宁公主,还有狩得最大件的三皇子和慕容睿等人,他们猎到的是一直熊瞎子,一群人协作下获得,也是十分出色,皇上和太师爹都很开心,开怀大笑着。

慕容萱没有想到慕容睿也参加了这次春猎,刚到这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而在受表扬之后,慕容睿还意味不明的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赏赐过后,中央的舞台上丝竹响起,舞者纷纷入场,众人也都分享着下午收获的喜悦。

慕容萱跟着凌司北坐在一众皇子之间,免不了寒暄,正好福宁公主坐在了她的下方,时不时都会凑过来和她交谈。

“皇婶和太师府不和?”无数次的交头接耳中,福宁不经意的问到。

慕容萱顿了一下,“哦?何以见得?”

“皇婶的家弟时不时都会讲木管投向这边,但在眼神里福宁却看到了怨。”

慕容萱偏头看着福宁,她的目光看向对面,她顺着望过去,正是太师府的坐席,张了张口:“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

福宁回头打量着慕容萱。

“不过皇婶的下巴和慕容少爷的下巴还真像。”

不得不说福宁公主的观察非常入微,慕容睿完全遗传了慕容峰的样貌,而慕容萱也只有局部想象,还被福宁公主看出来了。

这也说明她这个太师爹真的是睁眼瞎,十六年了都没有看出来。

“嗯,是挺像的。”

“他还挺能忍的,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幽幽的看着,怪渗人的,皇婶可得多注意了!”

被她这么一说,慕容萱还真打了个颤,这个慕容睿真的不容小觑,在这个时候回来代表太师府参加春猎,还得了奖赏,在皇上面前露过脸,加上他自身的聪明才智,往后的官途一定会顺畅无比。

想着想着,手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热,慕容萱低下头才看到原来是凌司北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萱儿不用担忧,不会成什么气候。”

原来是在安慰她,给她安全感,凌司北这个合作伙伴,她真的没有找错。

这么想着,慕容萱对着凌司北笑了起来,“我不担心。”

一旁的福宁公主见状啧啧了几声,端起酒杯,独自喝着。

“咳咳,那个,王爷,我先出去透透气。”慕容萱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挣了挣手,说到。

凌司北见状松开手,颔首示意。

走出集中营的慕容萱深深呼了一口气,现在她和凌司北的相处,让她感觉有些怪异,不是那种不舒适的感觉,也并不是很好的感觉,有些纠结。

蓉梨在一旁跟着,没有说话,来到这里的时间都是由她和蓉烟秀姑三人分时间段跟在主子身边,这里的守卫很多,她们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慕容萱心里装着事,不知不觉就走远了,等反应过来,她和蓉梨两人就停在了一个帐篷旁边,刚要往回走,就听见帐篷里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有那么凑巧,帐篷所留的小窗口窗帘布没有拉下,里面的情形就这么暴露在她和蓉梨眼前。

慕容萱惊讶的瞪大双眼,过后下意识的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羞红着脸的蓉梨赶上来直接撞到了慕容萱身上。

“主子?”蓉梨疑惑出声。

“里面的是安欣然和四皇子对不对?”

蓉梨红着脸点头,是安小姐和四皇子,两人都没有穿衣服在里头,真是羞死人了。

“不,不对”慕容萱自言自语的呢喃着。

“主,主子?有何不对?”

“按照安欣然的性子是不会答应的,她和四皇子的事情几乎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即使再喜欢,四皇子也不会如此乱来。”不好,是算计。

慕容萱立即往回走。

“主,主子”蓉梨没有听懂慕容萱在说些什么,看着她又折返回去,一时着急,大声了点,意识到什么之后,立马又降低了声,跟了上去。

从小窗口上看到,帐篷内的两人已经停了下来,大概已经昏睡了过去,果然再次回来,慕容萱闻到了很浓的催情香。

在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掏出两粒解毒丸,自己吃了一粒后将另一粒递给了蓉梨。

“进去先把香灭了,我去看看他们两个的情况。”

“主子,那个好的。”蓉梨听着慕容萱的安排一言难尽,那个四皇子现在可以是全光着!最后还是她们家主子疑惑的眼神中应了下来。

两人分工合作,蓉梨一进帐篷就找水灭了还在燃烧的催情香,慕容萱则来到了床榻旁,用落在地上的衣物和被褥将两人包裹住,然后再逐一检查两人;

没有大问题,只是昏睡了过去,慕容萱思索了几秒,决定先将安欣然弄醒。

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对着安欣然的穴位刺了下去,安欣然幽幽转醒,看到眼前的慕容萱,她很是诧异,再看到躺在一旁四皇子南宫皓,她差点叫出声,被慕容萱及时捂住了。

“不要大声喊,会招来人的,这个帐篷被人点了催情香,我先给你吃下解毒丸缓解一下,听明白了吗?”

被捂住嘴的安欣然含泪点了点头,泪水滴到慕容萱的手上,灼烧着她的心。

顾不了那么多,慕容萱拿出解毒丸给安欣然吃下,张了张口,话还未说出,蓉梨赶忙走了过来。

“主子好些人正往这个帐篷走来,咱们得赶紧离开。”

闻言,慕容萱赶紧让安欣然收拾好衣物,蓉梨也上前帮忙着。

慕容萱看了眼还在昏睡的四皇子问到:“要把四皇子弄醒吗?”

安欣然沉默了几息,再次看向慕容萱,坚定的说到:“弄醒。”

慕容萱动手,不一会四皇子醒来。

“皇婶?”

“赶紧穿好衣物,有人过来了。”

南宫皓看到了一旁还在穿衣的安欣然,脑海中里面浮现了昏睡前发生的事情,皇家的孩子都聪明,立马就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慕容萱转过去的背影,南宫皓还是很恭敬的说了声:“多谢皇婶。”

“没关系,快点,来不及了,安欣然我们先走,四皇子你自己看着办。”听着外面的声响越来越近,慕容萱着急起来,拉着还未完全穿戴好的安欣然朝窗口走去。

三人刚从窗口离开,帐篷的门帘就被掀起,躲在窗下的三人动都不敢动。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