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慕容萱做菌子汤(1 / 1)

回到大本营后,凌司北去了之前和皇上议事的帐篷,慕容萱则回到她和凌司北的帐篷,把薅来的野花交给了蓉梨,让她摆放好;接着带上蓉烟和捡来的菌子来到了小河边。

“主子,这菌子是你和王爷在山里捡的呀?”

“对,今晚给你们加餐,咱们弄个菌子汤,晚上王爷说有篝火、有烤肉,看这个情况可能吃上要挺晚的咱们自己先吃个菌子汤垫垫肚子。”

听着慕容萱讲的烤肉和菌子汤,蓉烟看看手中的菌子,咽了咽口水,欢欢喜喜的加快了手里洗菌子的速度。

“太好了,这菌子是主子做吗?”好久都没有尝到主子做的食物了,天冷,主子着实懒了起来,想想之前吃过是鲜花饼,和凉拌,真是回味无穷。

看着蓉烟那嘴馋的样子,慕容萱就知道她想吃她做的吃食了。

“嗯,我做。”其实慕容萱做饭的手艺并不是很好,在现时代长时间一个人住,她也就学了那么一点技术,方便自己对付两口。

做出来的东西只是可能是蓉烟她们没有尝试过的口味和做法,一两次的感到新奇,多吃也许久不会觉得好吃了。

“哇,太好了,主子真好,好就都没有尝到主子的手艺了,我们都可想了。”

两人在河边嬉嬉笑笑,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一人小心翼翼的走向下游的小树林里。

洗完菌子,两人回到帐篷,福宁公主已经将花鹿送了过来,还有梅嫔送来的两只兔子,说是五皇子猎的,让人先行送回,她那边也用不着那么多,就送了两只过来。

刚好,凌司北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代表王府出战的陈林猎了多少,梅嫔送来的这兔子刚好可以和菌子一块做汤。

“姑姑,让人把兔子处理了吧,一会我给大家做菌子汤。”

听到是慕容萱要下厨做菌子汤,秀姑二话不说就将兔子拿到小厨房让人处理了,她们今晚有口福了,王妃许久都没有下厨了。

说起来,王妃做出来的东西,连王爷都还没有尝过呢。

几人都挤在小厨房看着慕容萱做菌子汤,凌司北这边回到帐篷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沉声问到:“王妃呢?”

门房的守卫立马禀告:“回王爷,王妃在小厨房。”

小厨房?这是已经饿了?

凌司北来到小厨房看见的就是蓉烟蓉梨和秀姑三人在一旁站着,慕容萱一个在在一个锅前往里放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香气飘了出来,凌司北闻到了,很香。

“咳咳”众人偏头看向凌司北。

“王爷回来了?忙完了吗?”慕容萱也转过头看到了凌司北,随即问到。

“嗯,忙完了,王妃这是饿了?为何不将吃食端到帐篷内食用?”这小厨房两个凳子都没有。

“还未,我在做兔肉菌子汤,梅嫔送来的兔肉,对了,福宁公主将花鹿送来了,王爷看看要怎么处理。”

凌司北脸上写满了疑惑,他没有听说过慕容萱会厨艺。

“王妃亲自动手?”

“嗯,她们说我做的好吃,王爷一会就可以尝到了。”

慕容萱说她们,一旁的三人也点了点头,凌司北心想的是,她们几个在恭维慕容萱,说好吃,肯定不是真的,不过能吃到她亲手做的汤羹也很不错,就算的难吃,相信他也会吃完的。

要是其他人知道凌司北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他想多了。

之后凌司北也没有回到大帐篷里,就在小厨房的门帘外等着,听说小厨房里的四主仆说说笑笑,他还未见过这样的慕容萱,就连一直公式化的秀姑也时不时搭话,传出笑声。

慕容萱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人。

没过多久,秀姑她们三人手上就多出了几个盛满菌子汤的大碗。

慕容萱让秀姑给福宁公主送去了一碗,另外也让蓉梨给梅嫔送了一碗过去,平日里和如妃相处的也不错,就让蓉烟也给送了一碗。

她们离开后,慕容萱自己端着一个小锅出来了。

“咦,王爷还在呀,咱们先去吃点垫垫肚子吧。”

看着她们一系列的动作,凌司北没有多说什么,示意一旁的侍卫接过慕容萱手里的锅,之后慕容萱也很自然接过凌司北推着往帐篷的方向。

两人到帐篷后,陆陆续续的有侍卫将小厨房内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简单的两菜一汤,都是慕容萱做的。

“我猜吃上烤肉应该挺晚的,我们就简单先吃点,不是很丰盛,很久也没有下厨了,王爷别嫌弃。”说着动手给凌司北勺了一碗汤。

“菜也是你做的?”

“嗯,试试?”青菜是现成下面的人准备的,肉则是汤里捞起翻炒出来的。

“嗯。”凌司北直接端起碗喝了起来。

没有想象中难以入口的味道,很清甜的菌子味,还夹带着一股草药味,合在一起入口感觉很好。

“很好喝。”

“能入口就好,都是家常做法。”

接着凌司北也尝试了两个菜,一样的好吃,起码在他的认知里一个没有厨艺的人能做出这样的饭菜,还是很惊艳的。

而且这些菜品的完成都是在他耳边进行的,虽然没有看懂整个过程,但他听到了。

“谁教你的厨艺?”凌司北吃着菜,假装不在意试探性问到。

慕容萱也没有多想,随口就回答了:“自己对着菜谱研究的,没有具体学过。”

说完之后并没有听到凌司北的任何回应,直到发现凌司北脸吃饭的动作都停下来后,慕容萱抬眸对上了那双正幽幽看着自己深邃的眼眸。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却忘记了嘴里还有食物,立即被呛了一下,咳嗽起来。

凌司北立马递上水杯,抚上慕容萱背部顺了顺,好一会慕容萱才缓过来。

“王爷刚刚”

“刚刚看萱儿吃那么香一时之间愣了神。”突然间凌司北竟不想慕容萱就着话题说下去,感觉好像说下去他可能会失去一些什么东西。

慕容萱松了一口气,还好,刚刚看凌司北的眼神还以为他已经怀疑她不是原来的慕容萱了。

吓死,要是被发现的话,她都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和凌司北解释。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