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质问慕容峰(1 / 1)

太师府。

慕容峰和刘氏一家三口坐在前厅。

慕容婉脸上挂着些许懊恼,些许无措,纤纤素手和帕子搅拌在一起,“爹爹,女儿无用,没能留住殿下也没能说服妹妹,不过今日女儿已经得到大理寺看望过凤青,替妹妹道了歉,女儿和她的关系一直都是要好的,凤青会在陈太傅面前帮咱们说话的。”

“何须你去认错,都是那个逆女!”慕容峰生气的握拳捶了一下桌子,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要不是那个逆女,他这几天也不用在朝堂上被同僚孤立,现如今他在上京的根基根本就还不稳固,现在慕容萱又给他惹出了这么多事情来。

“老,老爷,如今该如何是好,婉儿该做的都做了”刘氏被他这一声,吓到一哆嗦。

慕容峰思索了一会。

“唯有明日亲自拜会陈太傅,赔礼道歉。”

“爹爹”

慕容峰罢了罢手,示意慕容婉不用再说下去了。

“婉儿先回去吧,好好守住七皇子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三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终胜出的。

“对,天晚了,婉儿还是先回去吧。”

“那,爹爹,娘亲,女儿先回去了爹爹女儿会守住七皇子府的,但女儿同时也是太师府的大小姐。”

慕容萱已经有了战王府,七皇子府和太师府她绝对不会放手。

“娘送送你。”刘氏连忙起身。

“婉儿,如今七皇子虽然离开了上京,但他还有母嫔在这里,而且七皇子府如今也还就只有你一个主子,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把握,待七殿下回来,起码你能在皇子府还能有一席之地。”

“母亲,女儿知道了,明日女儿就进宫看望容嫔。”我会守住该属于我的一切,也要让慕容萱失去一切。

“老爷,萱儿她”

“睡吧!”难道终究不是太师府的人,才会和他一点都不亲;当初让她出生,真的错了吗?

夜半。

太师府后院一处荒凉的院子里,一个人影在院子门前站了很久很久直至天边泛起鱼肚白才离去。

早朝过后,皇宫门前,刚从灵武殿退朝的凌司北和太师慕容峰“不期而遇”。

慕容峰行礼过后就准备告辞离开。

“太师如此着急是赶着上陈太傅府?”

“战王”

“陈太傅纵使有再多的门生,这朝堂依旧是姓南宫,太师在上京的根基再浅薄,站在太师府身后的也有南宫家和战王府。”

说完扫了一眼没有动静的慕容峰,凌司北嗤笑一声继续往下说道:“王妃受伤已有四日,太师是已经了解事情的经过,才赶着上太傅府”凌司北停了一下,勾了勾唇,“替王妃讨公道?”

“王爷,萱儿她陈小姐也是为了婉儿才口出狂言”

“呵,看来太师在上京的根基真是太浅了,这人尽皆知的事情都没有查清楚;好一个口出狂言,太师可知王妃要卧床多久才能动弹?不是众目睽睽、证据确凿大理寺能给她陈凤青判处罚?”

“为了慕容婉?太师可知王妃在王府有多久没有出过府了?天天陪着本王的时间都不够,哪来的时间引诱老七?”

说完,凌司北冷哼一声。

随后示意陈林离开。

刚走出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只听凌司北的声音再次传来:“王妃真的是太师的骨肉吗?”

闻言,慕容峰怔在了原地,不知过了多久,才迈步离开。

刚到太师府,刘氏迎了上来。

“老爷,先回房换件衣裳吧,礼品都已经备好了。”

慕容峰回神,回了个:“不用了。”就走开了。

“不,不用?”刘氏呆在原地呢喃出声。

慕容峰呆坐在书房里,回想着刚刚战王说的那些话,慕容萱长的像她母亲,所以打小他就没有多管过她,眼不见心不烦。

他所知道、了解的慕容萱都是从刘氏和慕容婉的口中得知,慕容婉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很相信她的为人,所说的话也是毋庸置疑的。

她们姐俩出嫁之后,大婚之日还发生那种事情,他只知道慕容婉对七殿下的爱慕之情,慕容萱当时并没有给出什么反应。

且看她和战王的相处也失分融洽,所以当外面传她觊觎七皇子时,他也有过犹豫,但后来,他听见了七皇子为承认在赏梅宴上为了她做伪证,再到后面七皇子的离开,婉儿的滑胎,还有这次陈凤青的事情,他就没有再犹豫过了,直接定性为慕容萱的所作所为。

但刚刚战王却在质问他。

是啊,大理寺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亲王说有罪就罪的,一定是要掌握了证据之后才给人定下处罚的。

虽然陈凤青是为了婉儿,但萱儿受伤那么几日他都不闻不问,还有上次的那不问青红皂白的巴掌

慕容峰伸手扶额,轻轻揉了揉太阳穴。

王妃是你的亲生骨肉吗?

王妃是你的亲生骨肉吗?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