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慕容萱伤腰(1 / 1)

“哼,仗势欺人。”陈凤青依旧是一脸不忿。

钱莹莹看着四周的人看她们的眼神都因为慕容萱刚刚的话有了些许变化,小声的说到:“姐姐就少说两句吧!”

安欣然垂眸,在心底里摇了摇头。

陈凤青看着周围的目光,终是咽不下那口气,拍马追了上去。

在慕容萱和陈林都还没有察觉的时候扬起马鞭,狠狠地拍打在乘风的臀上,乘风忽然受袭,痛感让它习惯性向前加速。

慕容萱毫无防备,在乘风向前加速时,整个身体向后仰,“咔嚓”一声,腰部传来疼痛,慕容萱借助手上的力气,让身子恢复到原来的位置之后微微往前,覆在了乘风的马脖上。

这时陈林也追了上来,截停乘风,一脚揣在陈凤青的马肚上,发力很猛,陈凤青的马受力往侧边倒去,连带着陈凤青也倒了下去。

“陈小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公然对王妃下黑手!”陈林大声呵斥。

在马倒地的那一瞬间,陈凤青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鞭抽打了王爷的战马,王妃还在马上,要是慕容萱没有什么事情可能还好说,要是慕容萱有点什么事情,那她就真的罪大恶极,说不清楚了。

陈林的话刚落下,便听到慕容萱在唤他。

“陈林,你过来。”慕容萱忍着痛说到。

陈林关切的问道:“王妃可有受伤?”

“嗯,我腰好像扭到了,现在不能动弹,你先带着我和乘风到没人的地方,让蓉烟或者蓉梨过来,我需要检查一下。”

这下陈林听出来是受伤了,王妃说话的气息越来越轻。

“好,王妃先忍一下。”

牵上乘风便往马场的里面走去。

那边马场观台上一直在关注着慕容萱的凌司北开始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便吩咐人带着他往慕容萱和陈林的方向走去。

于是陈林牵着乘风刚到马场小院内,凌司北他们后脚就到了,刚到门口便听到慕容萱说:“陈林,你先抱我起来,就保持这个姿势,不能移动我的腰部,你可以吗?”

“王妃,这得罪了。”陈林顿了一下,想到王妃这样讲可能情况比较严重,他也不好拖王妃的后腿。

刚将王妃抱起,转个身便看到进门的王爷和秀姑他们,感受到来自家王爷散发出的森冷气息,身形一顿。

秀姑她们离着王爷近,这样的森冷自然也感受到了,于是上前对陈林说到:“陈总管还是将王妃交给奴婢吧。”

“没事秀姑,我现在的情况不好移动,陈林,你看看屋里面有没有小榻,先将我放下。”陈林还未来得及开口,慕容萱就接着说道。

几人一听,也知道情况比较严重,陈林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抱着慕容萱进入了屋内,小心翼翼的讲慕容萱放下小榻。

秀姑和蓉烟蓉梨都在一旁,他放下人转身就出去了。

“王爷。”陈林双手作揖,低着头,挺直的后背在里面冒着汗。

“还不赶紧去将陈凤青给本王带过来,派人将太师给本王“请”过来。”声音冷厉,请字咬着牙说出来,凌司北怒了。

陈林应是,走了出去;被王爷这要杀人的眼神盯着,忘记了分寸,还有个罪魁祸首没有控制起来。

看着陈林离开的地方,眼神骤冷,太傅是时候退下去了。

收回目光,转向里间,幽深冷冽的眼眸渐渐柔和了下来,脸上染上一股担忧。

里间,蓉梨小心翼翼的褪下慕容萱的上衣,按照慕容萱的指示进行检查,白皙的背上腰部突兀的红肿,显得尤为明显。

“主子,有些红肿。”盈盈可握的腰上,这样的红肿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无碍,按压一下脊椎骨,看看有没有事即可。”肿痛有些许麻木了周边,慕容萱一时间感受不出脊髓是否也有受伤。

“伤处还未发热,先将毛巾用冷水打湿,帮我冷敷。”

“好,好,我去打水。”蓉烟说完立马跑了出去。

“姑姑,你让人去医馆先拿点跌打损伤的药膏过来吧。”还好医馆有现成的膏药。

看着蓉烟风一般从身旁跑过,凌司北心揪了一下,连忙让人推着进屋,刚到屏风处,秀姑姑便走了出来。

福身之后,秀姑让推着四轮车的侍卫前去医馆取药,自己则上前接过凌司北。

“王妃扭伤了腰部,没有伤着骨头”

“水来了,水来了,冷水来了,我在水井里头打的,还很冰。”蓉烟端着一盆水,边走边说。

凌司北眉头蹙的紧紧的,冷水?还很冰?

“秀姑,推本王进去。”

“王爷这怕是不妥”

“嗯?有何不妥?”

秀姑顿了一下,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王爷和王妃是光明正大的夫妻关系,于是便推着四轮车越过屏风往里走去。

此时的慕容萱已穿着自制的吊带里衣,衣服被掀开了一半,红肿的地方被一块叠了好几层白色的布敷着。

凌司北一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肤白如雪,楚腰纤细,盈盈可握,心里顿时不知道有什么炸开了,凌司北不自觉的滑动了喉结。

看着蓉梨和蓉烟将布打湿,覆在慕容萱的腰上,凌司北心颤动了一下,手微微握紧开口问到:“疼吗?”

听着声音传来,蓉烟和蓉梨转过头,看向凌司北,两人都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怔住了,忘记了做出反应。

慕容萱听到声音之后也顿了一下,不过进来这个房间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没有多大的地方,所以她以为凌司北是在屏风外传来的问候。

“不疼了王爷,只是扭伤了一点,不碍事。”

慕容萱的回答拉回了怔住的蓉梨,她立即移动了身子,挡住了凌司北的视线,蓉烟也紧跟着动了起来。

见两个丫头护住慕容萱的状态,皱了皱眉,本该高兴她们都慕容萱的好,但她们防着的对象却是他。

“爷。”还未说些什么,陈林就回来了。

侧头看了眼,又看看挡住视线的两人,说了一声:“你先在此好生歇息,处理完事情,我们就回府。”便让秀姑推着他走了出去。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