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凌司北明确自己的心意(1 / 1)

刚下马车,蓉烟和蓉梨便围了上来,衣服上和脸上已经被差试过的血迹,还是被两人看到了,扁这嘴眼泪立马流了下来。

慕容萱见状,连忙出声安慰制止:“我没事,这血不是我的,刚刚不小心蹭上的,别哭了。”

伸手帮忙擦拭着两人的眼泪。

“真的?”两人上上下下的检查着慕容萱的身体,见没有伤口才安静下来。

“你们两个有没有受伤?”慕容萱也在打量着两人。

“没有,躲在马上,没有出来,没有受伤。”先安静下来的蓉梨回答道。

“对,我们都没有受伤。”蓉烟也抽泣着应和。

慕容萱看了一下四周,七八个穿着夜行衣蒙着面的人躺在地上,凌司北的人也有几人受伤,已经分道扬镳的徐衍也赶了过来,正在凌司北身边交谈着什么。

见状,慕容萱再次登上马车,从里面拿下一个小木箱,从里面翻出一小瓶金疮药后,将箱子交给了蓉烟和蓉梨,让他们去给受伤的人处理伤口,她拿着那一小瓶金疮药走向凌司北他们。

“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了吗?”

“北疆异族。”

“呵,手下败将还敢来犯,吩咐下去全城缉拿异族逃犯。”凌司北嗤笑了一声。

“能这般不动声色,在这个节骨眼进入上京,北辰你要好好追查他们接触过的人。”徐衍难得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的对凌司北说到。

“嗯。”确实该好好查查,都杀到他眼前了。

慕容萱走到跟前,他们也刚好聊完,徐衍看着衣服上占有血迹的慕容萱,蹙着眉问到:“王妃受伤了?”

慕容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无奈地回答:“不是我的血。”

“哦,那就好。”也是,不然这战王爷就不会那么悠闲的在这和他分析异族的情况了。

在慕容萱走上前的那一刻,凌司北就收敛了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面容也跟着变的柔软了起来。

和徐衍寒暄完的慕容萱,在凌司北跟前蹲了下来,自顾自的拿起凌司北的右手,处理伤口,上药,之后再绑上布条。

“右手接下来都不要太过于用力,小心伤口崩开。”慕容萱抬起头,对上凌司北的眼眸说到。

“嗯,好。”

弄好之后就前往蓉烟蓉梨她们那边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伤的比较严重的,她还得要亲自看一下才安心。

凌司北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慕容萱的身影。

“啧,现在是什么情况?刚刚在观景楼还嫉妒的发狂,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错过了?”

“没有发狂。”

徐衍:嗤,没有发狂?杯子都捏的粉碎,还没有发狂,狗才相信。

“车夫拿着匕首刺过来的那一瞬间,萱儿挡在了本王的身前。”在她不知道暗中还有人保护的情况下,不顾自己的安危,挡在了他的身前。

早在看到她和南宫瑾拥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告诉他,他是心悦慕容萱的,现在他就更加确定自己的心意了。

听到凌司北的话,徐衍突感欣慰,他这个王爷,对他好的人数不胜数,但真心的却没有几个,好不容易对女子动了真心,幸好这女子也是真心对他好的。

“看来是郎有情妾有意啊,王妃嫂子很难得,司北,你要好好把握住。”想起她和南宫瑾之前的情义,还有司北这边那个潜伏着的欧阳晴,这关系没有整理好,那将是两人最大的隔阂。

徐衍也没有想到后来他一语成谶了。

“自然。”凌司北唇角勾起。

从前的他没有遇到她,不懂男女之间的心意相通,对于身边的妻子是何人,并没有什么感觉。

现在明确了心意后,想起先前决定将错就错时,想着选择和她一起生活下去也不错的想法,才明白,也许从那时开始就已经陷入了这男女之间的情感了。

很庆幸当时做出了这个选择。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