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遇刺(1 / 1)

刚进入望京楼,陈林等人便迎了上来。

“王妃可有事?”陈林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萱。

“??无事,刚才从后院出来,看见外面的风景不错,就被吸引了过去,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王妃无事就好,王爷”

“王妃这是到哪去了呀,那么精彩的烟火都错过了。”二楼楼梯处传来徐衍的声音,打断了陈林。

“皇婶,可是身体不舒服?”这如厕确实是去的时间有些长了。

“没有错过,也没有不舒服,刚刚在后院出来被院外的风景所吸引住了,便没有上楼,在下面也看到了烟火,很精彩,五殿下真的很厉害。”慕容萱从容的回答。

闻言,南宫彦有些害羞,微笑着挠了挠头;徐衍似笑非笑地看着慕容萱,凌司北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感觉情绪不太好。

慕容萱没有注意到退到一旁拧着眉的陈林。

等楼上几人下楼,陈林退到凌司北身后,推着四轮车,看着前面和五殿下交谈的王妃,纠结了一下,俯身在凌司北耳边说到:“王爷,刚刚后院外并没有”

“知道了。”

陈林愣了一下,他还没有说完呢,王爷这是知道什么了?

凌司北确实知道刚刚陈林要说的,慕容萱不在后院外,而是在湖边。

虽然在七层楼上,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在湖边相拥的两人,他看到了慕容萱和南宫瑾相拥在一起,看到了慕容萱最后折返在脖子上取下东西给南宫瑾。

他都看到了,杯子也捏碎了一只,现在握着拳的手上都还留着血,慕容萱却没有发现。

“啧,早说你心悦王妃,你还不承认,难受了吧,还把我珍藏已经的茶杯捏碎了,你”

徐衍越说,凌司北周身散发出的寒气越是逼人,看着那吃人的眼神,徐衍都说不下去了。

“好好,我不说了。”

和凌司北说完便跟上前面交谈的两人:“王妃和五殿下在谈论什么?在下也听听?”

慕容萱:

南宫彦:

于是三人便聊到了马车前,完全没有顾及身后处在寒冰中的陈林。

上马车前,徐衍轻声和慕容萱说到:“王爷的右手刚刚不小心划破了还未来得及包扎,还要麻烦王妃一会帮王爷查看一下伤口,处理一下。”

慕容萱看了一眼身后的凌司北,看到他右手紧握,蹙了蹙眉头,这么久都不出声,不痛?

“应该的,多谢徐公子提醒。”

“客气客气。”说完转身等凌司北和南宫彦都上了马车之后,才登上徐府的马车。

这边凌司北刚上马车,慕容萱便开口问到:“王爷手受伤了?我帮你看看。”

说着还动手将凌司北的右手放在随车的小案上,低着头,就着烛光,将凌司北握拳的右手轻轻打开,仔细检查着伤口。

“还好伤的不深,用些金疮药便可。”慕容萱检查完松了一口气说到。

然而说话的对象,被检查的凌司北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一点声音,慕容萱疑惑地抬起头。

两人四目相对,慕容萱撞进了他深邃的眼眸;拉着凌司北的手一时间忘记了动作。

不一会,车厢外传来打斗声,打断了四目相对的两人。

凌司北收回目光,用凌冽的语气开口向外面问到:“何事?”

“几个毛贼,王爷放心。”外面传来陈林的回答,之后便有响起打斗声。

慕容萱想:外面一定是刀光剑影的,也不知道蓉烟蓉梨如何了?

忽然手被握紧,耳边传来凌司北的声音:“不用担心,陈林能解决。”

“嗯。”慕容萱点了点头。

不知道过来多久,外面的打斗声变小,马车门帘这时也被掀开,是车夫,慕容萱没有在意,因为车夫是战王府的人,以为是来报平安的。

不想车夫突然挥起手中的匕首向凌司北刺去,慕容萱下意识地起身挡在了凌司北的面前,就在慕容萱闭上眼睛,以为要挨这一刀的时候,脸上被不明液体喷射。

睁开眼就看到满口鲜血的车夫,持匕首状向着她的方向倒来。

在现代她是个外科医生,见过很多血腥的场面,也见过很多死亡,但在风凌,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遇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身后的凌司北伸手越过她将倒下来的人推向一旁,他没有想到慕容萱会奋不顾身的挡在他身前。

见慕容萱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凌司北以为她被吓坏了,声音放轻,在她耳边问到:“怕吗?”

“萱儿?”伸手拍了一下慕容萱的肩膀。

“呃?”反应过来的慕容萱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凌司北。

“害怕吗?”同时伸手将慕容萱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

慕容萱先摇了摇头,然后又接着点了点头,以前也见过血腥的场面,生离死别她都见过,所以是不怕的,但是刚刚的车夫已经死了,人肯定是凌司北的人动手的,她怕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慕容萱又摇头又点头的,凌司北没有理解什么意思,邹着眉头轻声细语的再次询问安慰到:“不用怕,现在没有人能伤害我们了。”

“以后不要那么冲动挡上来,身边还有很多人在,而且我也能保护好你和我自己。”

“嗯凌司北,这算是杀人了吗?大家会不会有事?是他想要杀我们,你的人才反击的。”慕容萱看着倒在一旁的车夫,没有动弹。

凌司北:“对,是他们想要杀我们,我们才反击的,大家都不会有事的。”

“这”

“爷,属下救驾来迟,请爷责罚。”陈林掀开门帘,拱着手说到。

“换车。”凌司北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命人换车。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