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南宫瑾无辜,终要下定决心(1 / 1)

出来花厅的慕容萱看了一眼凌司北,然后对着南宫瑾说到:“院子里聊聊吧。”

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秀姑,秀姑了然,走出花厅,慕容萱也跟着走了出去,南宫瑾错愕的看着放下的门帘,抬脚跟了上去。

看着走出去的人,凌司北眼神幽暗,何事还要背着他说?

院子里没有其他的人在,秀姑在一旁看着,慕容萱和南宫瑾站在一颗枯树下。

通过刚刚南宫瑾对慕容婉的控诉,她的好姐姐或许在她和慕容睿在太师府门前相对开始,甚至更早在大年夜的家宴上,就开始算计好每一步,还真是煞费苦心埋下那么长的线。

“殿下刚刚在湖边并没有看到我有没有推她吧。”不是问他,是已经很清楚他帮她做了伪证。

南宫瑾微微一怔:“萱儿我”

“殿下这又是何必呢?事情的真相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但这个时候你不应该站出来的。”她不是绿茶,虽然她也自私,但这个时候南宫瑾站出来证明她的清白,实在是不合适。

虽说现在已经看清了慕容婉的所作所为,但是

“孩子是无辜的。”

听到这时,南宫瑾眼眶微红,对于这件事他不想他心里的姑娘受到委屈,站出来说谎他并不后悔。

“可是萱儿我也是无辜的”南宫瑾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从一开始错的人就只有慕容婉,他是无辜的,萱儿也是无辜的,皇叔也是无辜的,可是,可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在煎熬。

他偷偷观察了萱儿和皇叔很久,他们相敬如宾,只有他执着的走不出来。

慕容萱愣住了,对呀,南宫瑾何其无辜,失去了心爱的女孩,每天还要面对自己算计的人,甚至现在还和算计他的人有了孩子。

“对不起,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她好像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他讲些什么。

看着南宫瑾无力垂下的双手,有些凹陷的脸颊,微红的眼眶,眼泪再没有了以往的光亮,就像,就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

心里突然闷闷的,很难受,鼻子有些发酸。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目视着对方却什么话都没有继续往下说。

花厅内的凌司北终于等不下去了:“陈林,推本王出去。”

刚到院子里就看到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凌司北蹙起了眉,心底莫名的有些烦躁。

“王妃!”凌司北向着两人喊了一声。

慕容萱下意识的回头,看到凌司北和陈林已经出来了,想着天太冷,凌司北不能受冻的腿,于是转头面向南宫瑾打破了沉默:“殿下,还是那句话,好好保重。”

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回过头真诚的说了一声:“谢谢你。”谢谢你对慕容萱的爱,也谢谢你今天站出来。

南宫瑾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看着慕容萱和凌司北离开,看着匆匆忙忙赶来的太医,又看着他离开,天色慢慢变暗,来来往往的宫人忙碌了起来。

南宫瑾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不一会后再次看向容嫔的寝宫,眼里多了一抹坚定。

“小安子,进去将慕容侧妃请回皇子府。”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没有回去,而是去见了他的父皇,才出宫往皇子府走去。

看着南宫瑾孤寂又落寞的身影,皇上眼里划过了一丝心疼,叹了一声:“老七这孩子太专情了。”

“专情也是随皇上您了。”候在一旁的魏公公堆着笑脸说到。

“你个老秃驴,还敢笑话朕。”皇上背着手对着魏林。

“嘿嘿,奴才哪敢啊。”打小就跟在皇上身边,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话,他还是知道的,说他专情,皇上还是欢喜的。

皇上望着外头,呢喃到:“专情也好。”起码老七比他勇敢,承认自己无心于朝政,这次的决定,让他对心悦的姑娘起码还有个念头,不像他,没有得到过,也不敢有念头。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