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将错就错(1 / 1)

养心殿内

南宫瑾准备抢先一步向皇上解释昨日新娘送错的情况,刚准备开口,一旁的慕容婉就再次跪拜在地上。

“求皇上成全,妾身愿以侧妃之位入七皇子府,不,妾位也可以。”

慕容婉知道这个时候只能以卑微的姿态才能如愿。

那天见过战王过后,回去让母亲也查清楚了,战王的腿伤,要是找不到神医这辈子都这样了。

神医在哪?没有人知道,见过的人都少之又少,有没有这个人谁也不知道,她不愿花费未知的时间无限期培战王等下去。

只好和母亲出此下策,在南宫瑾不清醒的状况下与他圆房。

当下的情况她也只能以退为进。

何况她慕容婉是慕容萱的姐姐,皇上定没有让妹妹当正妻,姐姐当妾的道理,就算皇上同意了,父亲一样也不会同意。

“这是何意?”

都已经拜堂成亲,今日就要入宗祠颁玉蝶,这慕容婉是嫌弃司北现在不良于行?

“皇上,昨日从宫中回府的时候下边的人搞错了新娘的盖头,臣和老七接错了新娘。”

看着南宫瑾一脸煞白,凌司北只能自己向皇上说明情况。

皇上紧着眉,转了转拇指上的玉扳指。

“司北你和老七打算如何?”

“请皇上指示。”

这桩婚事本就是皇上安排好的,将错就错……也不错。

“父皇,萱儿是儿臣的七皇子妃这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其余的,儿臣听从父皇的安排。”

南宫瑾现在只想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归原位。

“慕容萱,你姐姐说的,你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情况打破了他原来的计划,还要派人深入查一下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老七的手笔,或者说他其他的几位儿子也可能掺了一手。

现在先解决这个问题。

“回皇上”

“妹妹,我已经是殿下的人了,求妹妹成全。”

慕容婉一直在观察几人的情况,慕容萱自从听到她要进七皇子府,就开始沉默,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这段时间慕容萱挺反常的,慕容婉担心会出什么岔子,流着泪开口跪求。

果然,听到慕容婉的话之后慕容萱愣住了,不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皇上,姐姐是太师府的嫡女,还是臣女的姐姐,万万没有我做大她做小的道理,现在不错也错了,臣女和七殿下的婚事就此作废吧。”

南宫瑾一脸错愕地看着慕容萱。

这段时间在慕容萱身上虽然没有看到像之前的那种爱慕之意,联络也少了,但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说出婚约作废的话。

“萱儿”南宫瑾声音有些哽咽。

“皇上,那就将错就错,何况出门时大家也已经看清是萱儿了。”

凌司北开口打断南宫瑾。

木已成舟,既然慕容婉已经做出选择,皇上的计划就只能从新谋划。

说不出为什么会讲将错就错的话,只是觉得初见时的吸引和上次救人的所作所为都挺对胃口的,起码是欣赏。

慕容萱错愕。

原本她是打算婚约作废,回归本家,这样也不用和南宫瑾讲条件。

接受到来自凌司北投来的目光。

想了想,或许在战王府比太师府更加的便利。

“听从皇上的安排。”

说出这话的时候慕容萱还是心痛了一下,来自这个身体原本的反应。

“不,不,萱儿,不能将错就错,你是我的皇妃,你我彼此有意,不能将错就错的,我要娶的并不是她。”

南宫瑾拼命摇头,说着走到慕容萱的跟前,想要拉住慕容萱的手。

一直跪在地上的慕容婉听到南宫瑾说不想娶的话,反应过来。

哭着抱住南宫瑾的腿,诉说着现在的情况并非她所愿,请求慕容萱和南宫瑾的原谅。

“皇上,义母还在等我们,臣和王妃就先告辞了。”

“萱儿过来推本王。”

这样下去只会没完没了,凌司北看到慕容萱皱着眉头,猜测她是在纠结,主动打破这个僵局。

慕容萱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行。

这里就属她权利最小,没有话语权,只能听战王的指示。

南宫瑾还想追上去,被皇上的一声老七给镇住了,听声音,皇上可能是有些怒了。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