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慕容婉认为梦想破灭(1 / 1)

慕容婉颤颤巍巍地走下石阶,缓过神来时,已经在婢女玉珠搀扶下回到了宴席上。

看着身旁妹妹慕容萱被俊朗的南宫瑾精心照顾,说不出的难受,如鲠在喉。

想着凌司北的样子,幻想过无数次类似这样的场景,还以为成婚后也是一样的,没想到都不能成真了。

她知道太师府的女儿,不只是自身而已,还有整个太师府的利益背负在身上,所以面对这样有差别的凌司北,慕容婉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应该有的情绪。

“姐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喊了好几声,慕容婉才反应过来,从刚刚出去,回来之后各种动作就有点不是很自然,魂不守舍不在状态。

“有些乏了,这次的宴会,妹妹感觉如何?”

苍白地扯了扯唇角。

“感觉挺好的,还结识了凤清姐姐她们。”

“……姐姐要是乏了,咱们就先回去吧,大皇子妃她们也都离开了。”

“好,那我们也走吧。”

慕容婉和交好的姐妹告辞带着慕容萱离开了宴席,同行的还有一直待在慕容萱身旁的南宫瑾。

夜已深,山庄地处偏僻,南宫瑾不放心她们姐妹俩。

……

回到落萱院,留守在家的蓉梨一早就备好沐浴的热水,自从二小姐上次落水之后,这段时间,蓉梨就已经习惯了,二小姐现在每天都需要沐浴,而且现在也不让人在旁边伺候。

参加一个这样的宴会还是挺累的,要交际,要揣摩每个人的心思,每个都是高门子弟,利益牵扯甚多。

慕容萱泡在浴桶中不禁沉思。

按理说慕容萱是太师府的二小姐诶,不管是太师慕容峰如何不喜,按现在慕容萱在府上的待遇,也并没有到禁止出去参加这些宴会的地步。

照现在的状况看来,除了太师爹的不理不睬,继母刘氏和姐姐慕容婉对慕容萱都还挺好的。

继母刘氏很有分寸,甚至连代表太师府的宴会都很少参加,这一次的花文盛绘就没有一同参加。

那为何之前的慕容萱没有出席过任何宴会呢?这样的情况也就只能是慕容萱自己本身不愿意参加。

要什么有什么的情况下,为何不去展示自己呢?

对,江老爷子,慕容萱的外祖父。

“蓉烟,你进来一下”

“怎么了?怎么了?”

蓉烟着急忙慌地推门进来。

“之前你说过,我外祖父让我不要在人前暴露自己的医术,那他还有说过其他的吗?比如,不让我去参加宴会,不让我去人多的地方之类的?”

“这个不太清楚,好像没有吧,你没有和我讲过这个,你只是说医术不能暴露,让我提醒你来着。”

“对,没错,老太爷也提醒过我”

没有,那就有些奇怪了。

“哦,这样啊,那什么,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

江老爷子和这里的慕容萱一定有什么秘密,或者说这里的慕容萱身上有什么不能显露人前的秘密。

看来一切都还要等江老爷子回来才可能有答案了。

而另一边慕容婉回到卧房,哭得肝肠寸断。

母亲刘氏闻声而来,看到哭得不能自已的女儿心疼坏了。

“这是怎么了?在宴会上可是受什么委屈了?”

刘氏一脸关切地看着眼前的慕容婉。

“母亲”随后便断断续续地将见到战王的情况都告诉了她。

刘氏听了一脸震惊。

“王爷可有说何时能好?”

“不曾,母亲要帮帮女儿,女儿不想这样”

“好好好,你先冷静一下,咱们先打探清楚再说。”

“没没有时间了,马上就到日子了”慕容婉哭喊着。

“不会的,还有的。”

刘氏轻轻抚着慕容婉的背,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坚定。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