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凌司北(1 / 1)

假山石阶前。

慕容婉带着些许的娇羞,怀揣着既激动又忐忑的心情跟随着侍从来到这里。

激动的是她的这个战王未婚夫在赐婚之前,他们并没有单独相处过,就连见面也都是三年前,凌司北带领越北军大获全胜班师回朝,在远远高楼看到活而已。

凌司北一袭军装盔甲,勃然英姿,意气风发,全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漆黑不见底的眼眸,犹如烈火,一路燃烧至众人的心底,也燃烧到了慕容萱的心底。

早在月前听父亲说凌司北就已经回朝,只是这段时间都没有在人前活动,大家都只是知道战王已回上京,父亲也只是听闻这次战役凌司北受了点伤,需要静养,并不让人探望。

来到凉亭。

并没有看到那个初见时惊鸿一瞥直击慕容婉心扉的凌司北,凉亭里只有一位坐在四轮车上,背对着慕容婉的黑衣少年。

“战王?”

听到声响,凌司北转过车子,面向声响的方向。

“嗯,你就是太师府的慕容婉小姐?”

万分期待,然而转过身来面对慕容婉的却一张已经毁容的脸,慕容婉被吓住了。

虽然先前已有听闻凌司北是因伤而回,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伤。

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痕从眉心至左下颚,毁去了少年原来的俊朗,在幽暗的烛火映射下,慕容婉看到了一丝阴郁。

长期以来大家闺秀良好的教养并没有让慕容婉显示出内心,反应过来后,问安、回答样样不落。

“您的伤”

“婚宴还有十三天就要举行,太师府准备好了吗?”

凌司北打断慕容婉的提问,直截了当地问婚礼的准备工作。

“这那些母亲都已经准备妥当。”

慕容婉小心翼翼地回答,原来这次的见面提醒婚期。

话不投机只有沉默,凌司北没有看到想要的情景,便没有多少心思再继续下去,随意借口打发了慕容婉。

看着慕容婉离开的背影,拧了拧眉。

“徐衍还没有到吗?”

“这么挂念我,受宠若惊啊。”

暗卫还没有回话,另一边石阶就传来回声。

只见一个身穿蓝色华服少年,继而踏来,俊俏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如沐春风,来者正是徐衍。

这样的笑容与坐在四轮车上身穿黑色华服的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找到了吗?”

并不理会徐衍,直入正题。

“怎么着,替你这王爷跑腿连口水都不能喝?”说话间替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

“没见到你那心上人,欧阳庄主说外出云游去了,归期未知,你要是非娶她不可的话,可以抗旨呀,不然即使你找到她,她也愿意嫁给你,太师家女儿你还是一样要娶回去。”

“不是。”

“太师府只是皇上用来牵制皇子们的势力了,从而平衡朝中各势力,太师家的女儿是必须要娶回去。”

本来这次是想看看慕容婉的态度,再决定是否真娶的。

“她于本王而言是恩。”

恩情也重要,他也许诺过要给她想要的,而她要的也就是亲王妃的位置

徐衍看出了他的想法。

“知道你曾经给过她承诺,但现在不是时间紧急嘛,又找不到她,等她什么时候回来还有这个想法,到时再以同样规格的王妃身份嫁入战王府也是一样的,毕竟皇上那么着急的让你迎娶太师之女的原因你也是知道的。”

身在皇家身不由己哦。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腿疾,只是这苏神医神出鬼没,我这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的线索。”

凌司北三个月前受伤之后,徐衍就四处寻找神医的下落,只要找到神医,无论是凌司北脸上还是腿疾都有一丝希望。

“回吧。”

说到伤势,总是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暗处出来一名黑衣少年,三人离开凉亭。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