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今非昔比(1 / 1)

光阴之外 耳根 3133 字 6个月前

第295章 今非昔比

在外人看来,这是本命三火对五火之战。

前者两团命灯在身,气势惊天,后者罕见五火大圆满,气吞山河。

彼此又都有皇级功法加身,战力上几乎相当。

不同的是许青的两盏命灯可相互加持,这一点他与司马茹一战后已被外人探索出来,毕竟联盟修士众多,聪明之人不少,战后推演能分析出关键所在。

所以暂时来看是许青战力更强,但显然圣昀子敢对许青出手,必定是有其自持之处,这也是让四周观望者感兴趣所在。

下一瞬,许青与圣昀子的身影,就在这道玄山上碰触到了一起,一时之间龙威虎震,气焰熏天,双方飞速接近,彼此以快打快。

在各自的战力下,速度都快到极致,轰鸣之声更是敲金击石,响遏行云。

刹那间他们就彼此碰触了上百次之多,拳拳碰触,各自都没有丝毫闪躲,使得道玄山摇晃,雷霆显露,一道道闪电从二人交战之处向四方激射游走。

期间许青也用了九泉之下,但只用了八拳,第九拳没有展现,他在等一个机会。

很快圣昀子身体一震,终有不敌,身体向后退去。

这一幕,看的四周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心神震撼,实在是这二人的出手,根本就不是筑基,更像金丹。

这鲜血一出,瞬间化作一件血色衣袍,与当初和许青之战所展现术法一样,可却有新的变化,这血色衣袍不曾缠绕许青,而是自行崩溃,化作无数碎片。

至少,也要来不及阻止自己吞噬圣昀子的灭蒙。

与此同时,关注这一战的四周联盟众修,也都飞速的看向许青,实在是他们此刻也看出了许青的性格,那就是战斗之中,极少说话。

而圣昀子速度惊人,瞬息避开。

可下一瞬,诡异的一幕出现。

轰鸣中,剑鬼崩溃,许青面色如常,冷冷看向正急速倒退,面色阴沉的圣昀子,双手依旧看似缓慢,可实则速度极快的挥舞,身体更是在这挥舞中,向前一连踏出五步。

所以,他并不知晓许青影子的真正之力。

许青眼睛眯起,淡淡开口,说出了此番交战的第一句话。

许青并没有太多吃惊,此事虽意外,可也在他意料之中,此刻他也明悟,这就是圣昀子的底牌了。

许青抬头目露奇芒,这一招他同样见过,但此刻与曾经不同,他一样也有术法,于是右手抬起掐诀,蓦然一挥。

来历莫测,上面散出诡异阴森的气息,隐隐可见其上弥漫了无数正在游走的符文,给人一种无比邪恶之感。

其背后灭蒙幻化露出青身赤尾,向着许青嘶吼间,圣昀子的战力也随之提升,直接出现在了许青的面前。

许青面色阴冷,背后金乌同样幻化,轰鸣中相互再次碰触到了一起,许青头顶更是两顶华盖显露,为他加持防护,使得圣昀子每一拳都要承受惊人的反震。

这就是隐藏自身的好处。

许青眯起眼遥望这一切,知道自己之前的探查没错之时,倒退中的圣昀子冷笑一声,右手突然抬起,顿时三道剑光一同散出。

最深的一道,距离将其腰部斩断,只差一丝。

“许青,要多谢你,让我有了这具不死之躯,我会好好的报答你。”

一道升天,化作玄天血煞剑,从天而降,竖着刺向许青天灵。

顿时许青四周水汽刹那间浓郁,使一切朦胧之际,一片蓝色的浩瀚大海,直接就在他四周形成,道玄山与这大海比较,好似海中巨山一样,而岛屿上的他们二人,如同蝼蚁。

许青眯起眼,身体一晃避开,右手抬起一拳轰向圣昀子,杀机强烈爆发,九泉之下隐隐蕴含的同时,他的注意力也分出一部分,放在四周。

圣昀子闪躲不及,身体轰鸣倒卷,被七把天刀一一斩去,全身顿时出现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口。

其目光所望的苍穹,凌云老祖面色阴沉的显露,二人凝望,都有不善。

那就是以群轰击,可让命灯的防护在不断地扭曲间出现破绽,此事他从未告诉任何人,也没想到过会有一天,被自己拿来对付自己的命灯。

更有腥臭之意不断散开,原本蓝色的大海不但瞬息成了黑海,更是化作腐烂之水,里面还出现了无数手臂更有鬼脸,使得整个大海出现崩溃的征兆,甚至浪花倒卷,似要反震。

此刻那些海水里诞生的诡异刚要反噬,可下一瞬随着许青冷眼看去,顿时那些诡异浑身一震,发出尖锐之音,竟纷纷向外逃去,争先恐后离开大海。

圣昀子呼吸急促,这一战给他的感觉也与曾经截然不同,当时的许青术法是弱势,可如今对方的弱势被补上,且威力不俗。

正是北鬼问天剑。

瞬息间,许青就感受到道玄山外传来的波动,他没有任何迟疑,散了九泉之力。

此刻轰鸣中,这些飞剑虽大都被阻挡在外,可数量太多,还是有一些似乎就要冲破许青的命灯防护。

但他心底没有放弃,杀机依旧,在五浪轰击中,圣昀子低吼一声,从身上取出一样物品,这是一根腐烂的手指。

每一个碎片,都是一把血色飞剑,汇聚在一起密密麻麻很是惊人,形成血风,直奔许青而去。

此刻来不及多想,圣昀子身体倒退后,在地面狠狠一踏,本就惊人的速度再次爆发,破空而来,掀起尖锐之音。

许青双手一舞,从其身下一样有浪涛翻滚拔地而起,形成了第二浪,与横扫而来的荡魂镇魔剑碰触,传出彻响云宵之音,撼天震地。

几乎在它们四散的一瞬,许青冷哼一声,右手突然抬起,顿时一把天刀直接在其头顶幻化出来,此刀紫色,通体真实,且出现的并非一把,而是许青以如今修为之力,一口气展现出的七把。

“规矩就是规矩,破坏规矩者,要被惩罚。”血炼子缓缓开口。

这是……诅咒!

是他弟弟的诅咒,被他之前在许青的剧毒折磨下,借助金乌之力炼出,汇聚成了这根指骨上,成了自身的利器。

圣昀子倒退的身影停下,此刻毫发无损,狞笑的看向许青。

想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出其不意,打一个措手不及。

“你还是和之前一样聒噪无比,废话连篇。”

至于圣昀子的底牌,许青不是很清晰,他只是隐隐在圣昀子身上感受到了金乌的气息,于是多次凝望其空洞漆黑的右眼。

可显然圣昀子当初与许青一战,只看到许青影子遮盖法窍的一幕,所以这一次重点是防范法窍被遮盖以及许青那奇异之毒,其祖父为他的加持,也都在这些范围之内。

每一步落下,都是一道海浪滔天而起。

对方的速度,比曾经快了很多。

此刻天刀出现,随着许青挥手,这七把天刀向着圣昀子,轰鸣而去,所过之处风云色变,一道道煞气回旋四方,直接就落在了圣昀子身上。

凌云老祖没说话。

作为命灯的前任拥有者,圣昀子很清楚自己这七彩风吟灯的弱点所在。

许青只感悟了两道太苍一刀的印记,威力有上限,但他法力浑厚,可以一口气形成多把,以叠加的方式增加其威,当初与司马茹一战,就是如此。

显然一开始就如此是不可取的,大概率是圣昀子被人救走,而自己也吞噬灭蒙失败,所以许青在观察,观察圣昀子底牌的同时,他也在观察四周可能会出现的救援者。

圣昀子漆黑右眼内突然出现金乌之影,此影一声嘶鸣,惊人的生机爆发,融入圣昀子体内后,他全身伤势肉眼可见的刹那恢复,就算是腰部之伤,也是如此。

许青身在半空,长发飘舞,眼睛眯起,他藏了一火之力,因许青很清楚,这一战的关键不是镇杀圣昀子,而是如何在对方失败后,让救援之人来不及去救。

这对他来说,痛苦的不是反震,而是心底的折磨。

因为这种感觉,以往都是别人与他交战时体会,此刻眼看自己的命灯在许青的头顶,来用对付自己,于是圣昀子目中血丝弥漫,低吼一声,直接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

五步之后,他四周五重海浪一波比一波惊人,形成重击向着圣昀子呼啸而去,远远一看,好似水漫道玄,气势无穷。

很快圣昀子第三剑出现,化作八尊背剑鬼影,在许青四周幻化,齐齐转身,拔剑一斩。

此刻拿出后,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扔出,瞬息间这手指就与海水碰触,刹那碎灭化作一片漆黑的液体,飞速污染使得整个大海在这一刻飞速变黑。

许青双手一前一后,身躯舞动,好似太极一般双臂先后一震,瞬间啸海三四五六浪,同时在他前后左右爆发开来,四道海浪,每一道都有恐怖之力,向外轰鸣的一刻,与八尊剑鬼碰触到了一起。

可见此海形成的浩瀚,其上蓝白色的海浪惊天,似有海啸汇聚成第一波大浪,向着苍穹玄天血煞剑,直接一浪轰去!

浪花吞天,血剑轰鸣。    没等结束,第二道剑光出现。

而影子也在暗中散开,毒也是这般,同时许青方才的出手,也看出了这圣昀子与曾经的不同之处,那就是速度。

“鬼衣众,封身魂,化心剑,灭乾坤。”

与此同时,道玄山外,血炼子的面孔在苍穹浮现,向着另一端的天空,冷哼一声。

此剑横扫,化作荡魂镇魔剑,此刻秋风扫落叶向着许青蓦然斩去。

这种能动手就不开口的性格,使得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许青骨子里的狠辣。

玄幽宗山顶,紫玄上仙一边喝着百花朝露莲子羹,一边看着这一战,注意到许青开口后,她轻笑一声。

“虽煞气之重内心不可能有光,不是我要找之人,但归根结底,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主要是长得好看,不像圣昀子,小时候连体怪胎相互吞噬,看着就恶心。”

(本章完)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