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坟前浊酒颂书经(1 / 2)

光阴之外 耳根 3505 字 5个月前

第210章 坟前浊酒颂书经

此刻的季节,在七血瞳时只是深秋,可在紫土这里已是寒冬。

风雪飘摇而落,洒满大地,覆盖了这座古老的万年古城。

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建筑,好似镶嵌在了如海一般浩瀚无边的雪地上。

大雪纷飞。

整个大地被一层层覆盖,街头的行人不多,一个个都穿着厚厚的衣衫,但却扫不走持续落下的雪花,使得每一个人,都好似正在走向白头。

一股没落又弥漫了压抑的感觉,随着雪花,随着行人麻木的表情,渐渐融合到了环境里,成为了此地的氛围。

而整个城池所有建筑露出的瓦顶,好似一座座雪海中,孤独的岛屿。

这里,就是紫土。

这里,也是南凰洲曾经的帝都。

所以,尸体无法保存太久,只能在这一天的黄昏里,雪天的昏暗夕阳中,下葬。

这是他们在乱世的生存之道,与七血瞳不一样,也分不出哪一个更好。

“不会错,他的眼神,我认识,我回去后仔细回忆,一定是他1

陈飞源扶着悲痛至极眼泪还在流淌的婷玉,也注意到了许青,但处于悲伤中的他,没去在意,这片陵园很大,每天来悼念之人很多。

许久,天色渐暗,随着夕阳的逐渐落下,随着黄昏要散去,余晖中柏大师坟前的众人,默默离去。

而在这悲伤与愤怒中,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在这片陵墓的远方,有一个中年男子,正默默的站在一条胡同内,遥望此地。

“老师,您临走前留下的草木经文,弟子已经全部背完,铭记在心,我给您背一遍。”

“雷队说老师您喜欢喝酒,弟子陪您一起。”许青说着,拿起酒壶喝下一口,随后轻轻的洒下在了坟前,又将酒壶放在一旁。

“你说,他会来吗……”悲哀中的婷玉,抹去眼泪,虚弱的轻声道。

血脉的稀薄,使得柏大师死后没有资格进入家族的皇陵,而柏大师生前也对此不屑,他曾多年前交代过,自己死后,葬于公共陵墓便可。

他恍惚间,好似看到了面前柏大师的身影重新出现,正喝着酒,微笑的望着自己,目中带着威严,可欣慰之意却藏不住的露出。

可就算是这样,在紫土里,他一样被重重规矩锁住,很多事情无能为力,一切,都是因血脉。

但可以看到的,是七血瞳作为七宗联盟的分支,从一开始一定程度上不如紫土,直至岁月流逝发展下来,渐渐达到了平等。

此刻望着墓碑,许青觉得胸口有些刺痛,这股痛,越来越深,开始蔓延全身。

“老师……”中年男子喃喃,声音沙哑,向着墓碑跪拜下来。

他这一生至今为止,只跪拜了两个墓碑,一个是雷队,一个是柏大师。

而乱党在瓜分了一切后,反倒成为了正统,形成了八个大族,占据了紫土,成为了紫土的大家族,延续至今,他们一样供奉炎凰的图腾,以炎凰作为他们的神灵。

随着棺椁的下葬,在这坟前的众人四周,压抑的氛围更为凝重,直至一个少女控制不住,传出了哭声,才将这片压抑打破。

许青轻声喃喃,将自己在草木经上所记下的草药,背了出来。

甚至某种程度,他已经是南凰洲的丹道第一人。

那中年男子身穿粗麻长袍,看起来其貌不扬,脸上还有些蜡黄,可其目中却透出无尽的悲伤,身体此刻微微颤抖,右手扣住一旁的墙壁,已经将那里捏碎。

即便是七血瞳二峰的峰主,身为元婴修士的她,也都对柏大师很是敬佩,如七爷那样的人物,也要对其称一声大师。

至于当初的皇族以及其传承的财富,也都被当年的那些乱党瓜分,血脉一样如此,直至如今枯萎。

所以他改变的模样,来到了此地。

这也是让他更为悲愤之处,他陈飞源的师尊,居然被葬在这里,可他却无能为力。

我想塑造一个有灵魂的主角,许青这个孩子,身上有很多的缺点,比如他小心眼,比如他性格冰冷,但他有自己的温度,无论是恩,还是未来会走入他心里的某个伴侣,他都会珍惜。

如今更是随着血炼子老祖的突破,一举超越,甚至有魄力与外族开战。

可他没有放弃,凭着无与伦比的才华,凭着草木之道,在有限的岁月里,生生走出了另一条道路。

柏大师,是紫土这万年来,少有之人。

相比之下,紫土更像是一个身穿华服但却顽固刻板的老人,一切都讲规矩,一切都讲血脉,一切都是以家族传统为第一考虑。

可紫土不会这样。

他的思想,与紫土相悖,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成为了凡人。

中年男子默默从他们身边走过,直至身后的众人远去,他也来到了柏大师的坟前,望着墓碑,眼圈红了。

他,就是传送到了紫土的许青!

此刻,风雪更大。

婷玉沉默。

而身躯虽被法力加持,更用水晶棺封住,可仔细去看还是能看出柏大师的尸体,正在腐烂,且变的发黑。

“夜尸牵牛,又名毒山根斑鸠菊,为菊科植物细脉斑鸠菊的藤茎及根,木质藤本,生于尸阴山沟、阴冷溪边或丛林中,其味涩辛,入口微温,有腐烂之感,功有怯风解表之奇效,但过量有毒,属典型的阴阳两极草木。”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