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百舸争流(1 / 1)

光阴之外 耳根 2850 字 5个月前

这一刻,紫月藏门轰动,其内原本存在的那一缕太阴之力,便是藏门之种,为太阴幽萤,与这月星辉映。

而他具紫月权柄,此权柄自红月而生,如今独属于许青,亦看作为勾连之痕。

即便是月与月之间并非一样,可如此种种,就使得他拥有了条件,如今的行为也顺理成章。

此刻坐下的一瞬,紫月藏门声响滔天,来自整个月星无比浓郁的太阴之力,齐齐涌向许青。

短暂的不适之后,为他独享而与许青比较,天墨子、拓石山、凡世双,无论是吸收的手段还是总量,都如萤火一般,不显霸气。

即便是炎玄子与二牛,他们最多也就是五门洞开,也就是天狗吞吐。

若无对比自然还好,可如今对比一出,高下立判许青这里,坐在了月星上,如这月星之主!

于是正在晋升的天墨之与拓石山,不由得散出神念震撼的关注,至于一样在吸收太阴之力的凡世双,则是呼吸急促,望着许青,内心升起荒诞之感,但又无可奈何。

就连二牛也都急了,一方面是他对太阴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他觉得这一次干大事,怎么小师弟频频比自己更出风头,与以往比较,如今再次反了过来。

这让他感觉身为大师兄的尊严,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所以,他立刻高呼,“小师弟,我亲爱的小师弟给我留点啊!”

二牛幻化的天狗,吸不到太阴,此刻也只能张开大口,与本体一同向着许青那里呼喊,似乎是觉得这样还不够,二牛狠狠咬牙,起身直奔所在星辰的壁障。

临近的一刻,鲜血如同不是自己的一样,大口大口的喷出,落在壁障上,将其瞬间染红、冰封。

随后头顶天狗一冲之下,向着那壁障直接一口啃去,咔嚓一声,壁障崩溃,队长的身影其然冲出,也要踏上月星。

巨大的推力,让他这里每次靠近,都会被推开,好似在风暴之中,只能再次高呼:“小师弟……”

许青并未睁眼,沉浸在吸收太阴之中,但右手还是抬起一挥,接引队长。

以自身成大师兄的错,化作无形之绳,与二牛相连。

二牛虽依旧被月星排斥,但却依靠此锚,仿佛被放风筝一般,相对的停留下来,开始吸收太阴之力。

而为了重新捡起身为大师兄的尊严,一边吸收,二牛一边飞速传音,“小阿青我和你说,这群人中,我是第一个来到帝宫的,并且在其他人到来前,你大师兄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布置,这太阴之力什么的,都是小菜,等一会时机到了,你就知道你大师兄我的目标了,那才是大菜。”

许青闻言点了点头,体内紫月藏门持续吸收,其内的太阴之力越发浓郁,天道气息也随之暴涨,通过第三藏门逐渐开启的裂缝,可见其内冰寒之力不断爆发,天道雏形的太阴幽萤,也越发清晰。

而许青的气息,也随之攀升!

队长那边也是如此,在二人对这月星的分享之下,各自都在收获,很快月星带着他们轮转,日星将来,而他们这种贴着月星去吸收的方式,使得凡世双那里如河流被截断,无奈之下他只能狠狠咬牙,掐诀间竟在身体四周幻化出无数飞剑。

这些飞剑呼啸,直奔他所在星辰的无形壁障,声响剧烈,最终所有剑汇聚在一起,成了极致之锋,落在壁障上。

他不是要将壁障打破,而是只想破开一个孔!

这样的话,就可最大程度保留防护的同时,也能通过这固小孔,去吸收。

可好在许青来的晚,凡世双之前也吸收的差不多,所以勉强可以支撑。

而相对于他,天墨子与拓石山,则是内心长舒口气,升起庆幸之感,因为他们需要的是太阳之力,并非太阴,但这口气,还没等完全舒完,炎玄子皱起了眉头。

她冷哼一声,竟一步走出,到了所在星辰壁障旁,右手抬起,以不灭帝拳一拳轰在壁障上。

整个壁障,直接四分五裂,崩溃爆开霸道之意,在这一拳里,尽显无余,而她的身影,也迈步中直奔轮转而来的日星走去,但她与队长遇到的情况一样,本身并不具备踏上日星的条件。

所以日星的排斥,将其阻挡在外,不过炎月子毕竟是炎月子,虽被排斥,但看到让自己厌恶的两个人,竟能以此吸收,她不认为自己不可以。

即便是排斥之力恐怖,可她一步一拳,持续前行。

她的拳,蕴不灭,含霸道,那是她的道一往无前,不可阻挡!

于是,在这震耳欲聋的轰鸣中,在天墨子与拓石山的震撼下,她一步步,竟真的靠近了日星。

随后散开自己的五座藏门,显露自身的墟土,幻化自己的大世界,以这些来镇压自己,使自身坐在了日星之上。

这一幕,看的队长酸酸的。

这炎玄子,的确是不凡,与我相比虽还差一些,可也和小师弟差不多了。

而炎玄子的行为,引起了一些因果反应,天墨子不甘,取出一个白玉小瓶,打开后吹了一口气。

一片星光,从这小瓶内散出,那是与此界不一样的星光,此刻被天墨子一吹之下,星光如同具备了气息之态,直奔前方壁障而去。

下一刻,壁障被穿透,形成旋涡,将外界游离的太阳之力吸来,这一样也是拓石山的选择,面对许青与炎玄子这样的竞争对手,他们别无它法,也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只要游离之力还在,他们就还能勉强接受。

毕竟眼下摆在他们面前的目标,是晋升蕴神至于对帝宫的探索,也是要等晋升之后。

就这样,每个人似乎都在等,天墨子三人,他们的目标是蕴神,所以在这帝陵内,等到了机缘,接下来是等。

等破开墟土,等虚幻成真实,等大世界被点壳。

队长也在等,等一个他所说的时机。

他的目标别人不知,可许青与队长干了这么多次大事,多多少少,心里是猜到的。

炎玄子,显然也在等,她的目标不可能只是为了蕴神,因为对于天墨子等人而言的帝陵机缘,对于炎玄子来说,需要的程度没那么大。

于是,这里的众人,在许青看来,分为了三个层次,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等。

他在等自己的紫月神藏天道大成,在等匹配帝剑之藏的天道出现,在等五藏洞开,踏入归墟。

更是在等,自己内心所判断的,队长的大事!

就这样,时间流逝,日月轮转之间,天墨子三人的气息越来越磅磺,隐有蕴神之威,队长也目露幽芒,其内疯狂之意,即将点燃。

盘膝在日星上的炎玄子,双眼也已睁开,所看不是上方,而是星辰之下。

至于许青,他体内的紫月神藏,终在这一刻传来震耳欲聋,回荡整个识海的轰鸣,原本开启了一道缝隙的紫月藏门,此刻彻底洞开!

可见藏门内,太阴幽萤升起,能冻结时空的寒气,在内爆发。

“五门,开三!”

许青的气息,也在这一瞬暴涨,超出曾经,浑身上下寒意蔓延,与身下月星彻底融在一起。

就在这时!

在这日月之星下,在那罗伞华盖、编钟、祭鼓以及环绕的九条巨大星光之力下,在那杂皮大地之上,在那祭坛之上,摆放的仙帝棺樟内,传来了,一声心跳!

怦怦!

这心跳,超越了雷霆之声,即便是开天辟地之意似乎也难以与其比较,因为天已被神污,因为地已沦神国。

所以,这传来的心跳声,是神之声,仙域被污,帝尸岂能免。

此声一出,帝宫轰鸣,波及所在陵墓,扩散星辰,席卷整个神域的同时,炎玄子等待的契机到来了!

她没有任何迟疑,身体在那日星之上猛地一冲,竟在这心跳声的回荡间,直奔下方那巨大且奢华,充满了神圣之威,覆盖了半个大地的七彩罗伞华盖!

那是仙帝至宝!

亦是她为自己大世界准备的天!

她要形成的是浩瀚程度超越一切,古今都少的超级大世!

此世大地墟士可塑,唯笼罩其上的天难有。

这就是炎玄子的目标。

为此,她甚至都压下了对二牛的憎恶与杀机,此刻呼啸间临近,不灭帝拳轰鸣,拼了全力震开一条撞击而来的星龙。

在那条星龙崩溃下,她喷出鲜血,可身影没有停顿丝毫,出现在了华盖之上!

坐下的一瞬,五门洞开,墟土落下,她要将这个罗伞炼化在体内,成为自己的蕴神华盖,从而踏入超越众人的绝巅,此等气魄,远非天墨子等人可比。

而如今,也的确没有人可以阻止她的选择,下一瞬,那七彩罗伞,散出无上之意,开始了与她的融合。

晋升之息,滔天升腾。

远远看去,如一朵神灵之花,在这帝宫盛开,花朵笼罩日月,蔓延一百零八星辰,而花朵之下长出的一条条七彩根须竟与传出心跳的棺樟相连!

不管那棺棹内的神,是谁的手笔,是谁的后手,是谁的新生,她炎玄子要的绝巅,不是蕴神,而是神!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