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你闻闻朕身上什么味?(1 / 1)

翌日。

一大早,宁凡便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唤醒,宁妍呆呆的站在门前,清秀的面容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仅穿着一个大裤衩子的宁凡上下转悠。

“大人,有人找。”

“谁呀?”

“是我,秦晁!”

一道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宁凡侧目望去,只见秦晁和秦黑等人正在门外静候,看到宁凡的身影,脸上皆是洋溢着一抹亲切的笑容。

“沈司长,昨夜睡得还算安稳?”

“嗯,不错!”

宁凡笑了笑,看向秦晁问道:“一大早的,还未到点卯的时间,秦大人就带着一群人堵上门来了?”

“额!”

秦晁听到宁凡的称呼,不由干笑一声,从大人到老秦,再到小秦,如今沈司长能够重新唤上一句秦大人,真是抬举他了啊!

“沈司长啊,莫怪小秦我大一早前来叨扰,实在是……上面有人要见你。”

“哦?”

宁凡的脸上露出几分玩味之色:“凤凰台魁首?”

“你怎么知晓?”

“呵呵!”

“若不是他要见我,昨日我那般闹腾,岂不是白折腾了?”

“额!”

秦晁再次面色一怔,怎么听着这意思,昨夜那般动静似乎是专门为了见魁首大人才故意闹出来的?

换而言之,这一切都是沈瑜有意为之?

秦大人不由毛骨悚然,深深地看了沈瑜一眼,脸上也是露出几分复杂之色:“沈瑜啊,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今日之后,你恐怕要一步登天了。”

“不过,我大漓的水很深,就算是有魁首大人护持,你遇事也要权衡一番,切不可如昨日那般,莽撞行事。”

“嗯,多谢秦大人提点。”

宁凡含笑接受了来自秦晁的善意,抬脚走到众人身前,轻声道:“走吧!”

“请!”

宁凡随同秦晁回到凤凰台的衙门,却是与昨日的不同,此处更为隐秘,在内府的最深处,寻常人根本就进不来。

一处空旷的大殿之中,伫立着一道身材修长的身影,他侧身而立,仅仅能看清楚半张脸的面容。

“大人,沈瑜到了。”

“嗯!”

那人缓缓转过身,一双眸子在宁凡的身上扫视一番,透着几分深邃:“你便是沈瑜?”

“沈瑜,见过魁首大人!”

“不错!”

杜流风的脸上露出几分惊叹,寻常之人,见到他这位凤凰台魁首,恐怕是站都站不稳了,可这沈瑜,宛如一座山岳一般,巍然不动,神色比之一旁的秦晁还要淡然自若。

显然,这份心性,非常人所能比。

“昨日之事,你做的很不错,为我凤凰台立下了大功。”

“后生可畏啊!”

宁凡看着杜流风的面容,顶了天也就不惑之年,身上却是透着一抹沧桑的气质,仿佛经历了极大的璀璨一般,容貌上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苍老。

“走吧,随我进宫一趟!”

“是!”

宁凡淡淡一笑,一旁的秦晁却是神色一惊,眸子中带着震撼之色,这才入职第二天,直接进宫?

能够让魁首大人亲自带着进宫,还能去见谁?

一步登天啊!

一时之间,秦大人的心中百味杂陈,他在凤凰台效力这么多年,也未曾有过一睹圣颜的机会,可自己的下属的下属,才短短的两天,直接跃了龙门。

羡慕有之,欣慰亦有之。

如今大漓正值动荡,陛下不拘一格,而沈瑜又是一个难得的闯将,若是真的能对他委以重任的话,或许能够改善如今的局势?

“到了宫里切记不可左顾右盼,说出口的话在心中默念一遍再出口。”

“陛下最讨厌有人盯着她看,不可触怒龙颜,偷看也不行。”

“若是陛下问起你揽月楼之事,只需如实回答便是。”

一边朝着宫内走去,杜流风详细的交代着一件件注意事项,宁凡一一点头应下,神色间也是多了几分戏谑。

“到了。”

宁凡和杜流风一路畅通,来到了大漓的权力中心,漓天殿。

“臣杜流风,携属下沈瑜求见。”

“宣!”

门内传出一道清脆的声音,两人一前一后步入大殿,女帝一袭龙袍,坐于御案之前,头也不抬的望着面前的奏折,轻声道:“稍候片刻。”

“是!”

杜流风一脸的恭敬,伫立在一旁,目不斜视,宁凡则是目光毫不掩饰的朝着慕倾城看去,多日不见,这丫头却是憔悴了许多。

“咳咳!”

看着宁凡直勾勾的盯着龙椅上的那道身影,杜流风的额头上冷汗淋漓,一个劲的咳嗽,朝着宁凡使眼色。

心中更是气恼无比,这小子简直是全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啊!

“你便是沈瑜?”

“是!”

宁凡笑吟吟的和女帝对视,目光毫不躲闪,一旁的杜流风连忙拱手:“陛下,沈瑜初见龙颜,不懂规矩,还请陛下恕罪!”

“无妨!”

出呼杜流风的预料,慕倾城似乎并没有升起,反倒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听说,你在两日之内,捕获数十名大焱的细作?”

“不错!”

“朕很好奇,你是如何发现他们的身份的?”

“回陛下,属下素来喜欢寻花问柳,所以对风月场所的女子感知敏锐些许,闻着她们身上的味,就发觉一丝不正常。”

“哦?”

慕倾城听着宁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面色稍稍冷了几分,淡淡的道:“那你上前来闻一闻朕身上的味道,看看是什么样的味道。”

这话一出口,宁凡倒是没什么反应,一旁的杜流风却是噗通一身直接跪在了地上,脸上尽是惊惶之色:“请陛下恕罪。”

“没你什么事,退一边去!”

“是!”

宁凡轻笑一声,抬脚便朝着慕倾城走近,直至御案之前,眸光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娇颜上打量了几番,将头凑上前去,深深地嗅了一口。

杜流风看着宁凡这波大胆的操作,心都快提到嗓子眼里了,拳头更是紧紧的攥着,眸子中尽是无语。

你是真的敢啊!

“可曾闻出了什么?”

慕倾城的声音已经冷冽到了极致,宛如从九幽之下传来的一般,看向宁凡的目光更是没有半分波澜。

“闻出来了。”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